关灯
护眼
字体:

简单介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张仁海,无字号,六尺男儿,幼爹娘唤叔,黔中人。少时张父曾问之,汝日想成器,欲何行。

    其对曰:“勿忘本。”闻子言语,父无语。

    年方十一岁,爱舞乐,喜玩乐,学无成。张母甚忧,张父与其反。时值日中,海迟还家,张母甚忧,张父慌忙走邻人,然未见其子,少顷海还家,张父怒而责之,张母护之,事不了了之。

    海年幼曾对天许诺,若有朝小成币不遗父母。然今其身难保,欲何行?常苦恼。

    ...

    功夫不负苦心人,海经苦学,公元二零一四年,年方二九入太学。天未明,其便起身研舞技。

    友不解,问其曰:“汝日晨起,有何用?”

    其曰:“吾只当是喜好,打发身子”。

    是年九月,海闻舞乐举,欣然报道。

    主考官询问海,曰:“汝喜舞乐,缘何因?”

    海复曰:“舞乐是吾命一结构,故吾喜之。”

    考官点头,曰:“汝子可教也。”海喜笑,未再言。

    出榜日,海闻讯走望之,既无名,其沮,去舞乐地还家。

    至家门,海终知未得名缘何因,只因功夫未至纯清,待勤练。

    ...

    这儿小子我说的主要是街舞方面的。

    逝去的4月,很荣幸小子我终于拖着这个不甘的身子参加了世界街舞大赛。从那年(2007年)跳舞伊始,不知不觉数载已过。数载以来小子经过自身努力,也取得了一些自己想要的效果。

    可尽管这样,小子我仍然觉得缺少些什么。

    那年跳舞伊始,小子我的梦想——站在最大的舞台上跳一次。那么,这辈子对跳舞便不在有遗憾,可不其然,4月,小子我做到了!哈哈哈,为自己的装逼点个赞。

    小子我开始跳舞时,其实不是这样的,只是因为想在女孩子的面前装点逼,耍酷(小子想只要是跳舞的boy没有这种的想法的,小子认为十分罕见!而且还认为这种人似乎不太正常,呵呵呵...个人观点而已。)。

    可经过时间的洗礼,渐渐地,这种想法似乎凭空消失了,慢慢地小子真正地爱上了跳舞。

    喜欢跳舞的人都知道,舞蹈是通向自由的一种娱乐方式,它能给他人带来快乐;它是一种艺术,它是一位舞者内心最深处的情感表达;因为它的存在,许多舞者的烦恼在逐渐飞到九霄云外。也可以这么说,懂得了跳舞,就知道了怎样做人!对,做人!

    还记得,曾经跳舞的时候,邻居说小子我有点不务正业。其实事实不是这样的,小子只是想开心一点,因为不知怎么地,跳舞对于小子我来说真的很好玩。也因为跳舞,小子我认识了各式各样的人,因为他们小子我每天都很开心,没理由不开心啊。

    ...

    有舞的世界,便不在有世界末日。

    虽然,现在小子的身体有点差,也暂时没跳几个星期了,但是,无论、不管、怎样,小子我都会坚持跳的(注:只跳一些幅度不大的舞种,幅度大的小子我不会去碰的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