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所有观看新闻发布会的观众都表示,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比任何一场电影都要“刺激”!

    是的,虽然这一场新闻发布会只有短短两个小时,但是却一改以往所有新闻发布会那种中规中矩严肃正经的气氛,充满了各种反转和高/潮/迭/起,“剧情”的节奏完全是hold不住啊!

    的确,这次新闻发布会主要是以梅兰达号的事件为主题进行的,但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有想到这其中会穿插到摄政王叛国(?),皇帝与摄政王□□(?)等等这些政治问题,更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其中会扯出来异种这种恐怖的生物!

    实在是那种青面獠牙的怪兽出现得太让人猝不及防了——明明前一秒还是各个乘客或温馨或搞笑的留言,结果下一秒这些还笑着说着的人的胸口就被刺穿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

    甚至因为这是立体投影的情况,观众仿佛直面了那血腥恐怖的一幕!

    是的,血腥恐怖。

    明明上一刻还是温馨和睦的气氛,下一刻就完全演变成了人间炼狱!

    虽然因为那些怪物毫无顾忌的大肆屠杀,让那摄录的器械只是拍到了开头一点画面就被不知名的外力弄得关机,但是那不到一分钟的幕幕却是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是怎样的一种怪物?

    仿若雨后春笋一般突然在视频里飙出来,数目简直多不胜数,甚至动作快的异种还让那些所有人近距离地“接触”了一下它是如何破开人类的脑子,如同喝豆腐花一样吸食脑髓,然后又从自己的嘴里反呕出一枚鹅蛋大的卵形物,“鼓动”一声填满了那个被吸食的人类的颅腔,然后那枚卵形物在眨眼就被捅破,一条犹如章鱼但是比章鱼的触须多十几倍的圆柱形生物就破壳而出!下一秒,那些密密麻麻的触须便扎进了颅腔之中残余的脑髓之中。

    然后,那明明已经失去了生机的人类就这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了!

    这一幕虽然并没有发生在镜头最前方,但是那些一直在仔细观察这份影像资料的人又怎么可能错过?!

    被恶心的人们觉得他们的鸡皮疙瘩都要掉出来了!

    更不用说那些亲朋好友就是梅兰达号上的群众了,他们简直快要疯了——那些死去的可都是他们的家人!死无全尸不说,甚至还变成了这种恶心又恐怖的怪物的肥料……

    若是这样,他们宁愿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

    有一部分并没有认识的人在梅兰达号的观众率先反应过来,齐刷刷的在视频前面开始刷起了留言,甚至有不少人直接拨通了政府机关的投诉热线,所有人的举动久违了一个——一定要将这些恶心的东西全部消灭掉,才能告慰那些死者的在天之灵!一定要将它们完全消灭掉!绝不能让这种怪物出现在他们生活的盖亚星上!

    更有脑子转得快的,在见到摄政王阁下安然无恙地返回这里,不由得眼睛都亮了起来——有摄政王在,他们一定可以防范那些可怕残忍的恶心怪物破坏他们的家园的!

    至于之前还以为那些言论而产生动摇,认为萨罗曼叛国或者是居心不良什么的……呵呵,这么想的傻/逼是谁啊→_→?

    反正肯定不是他们呵呵<(︶︿︶)_╭n╮╭n╮!

    他们只知道有命才是硬道理,反正这之前摄政王也不相当于一直在管理帝国吗,他们生活得不是一样安稳么<( ̄oo, ̄)/……

    其实对于他们这些平民百姓来说,谁来当他们的领导者其实并无所谓,反正只要能够让他们吃饱穿暖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就可以了——而在这种恐怖的异种威胁下,一看就弱了吧唧“养在深宫”的少年皇帝和已经出死入生战场数回并且战功赫赫武力强大的摄政王……不用想都知道改选谁吧?

    ······

    虽然艾罗尔不能第一时间看到观众们的刷屏留言,但是那份影像资料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和反转,他不用脑子也能想得到。

    他很想矢口否认影像资料中那些东西的存在,更想指责萨罗曼和唐无求他们是在随口造谣,可是晚了。

    早在他看到影像资料中出现那些梅兰达号上的遇难者的面容的时候他就应该否定掉!可是他失去了先机,现在已经无法再说那份资料是造假的了。

    而变相的,也相当于承认那里面出现的异种都是存在的了。现在全国的人民都已经看到了,想要再矢口否认……那是不可能的了。

    况且,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那些的真实性了。

    可……到底他们是如何得到这些资料的?

    难道冥冥之中,还有他们没有算计到的吗?

    这些问题不仅存在于艾罗尔的心中,同时也盘旋在上官金鸿的脑海里——比起参与者艾罗尔,下具体命令的上官金鸿才是这一事件的制定者。

    甚至,在艾罗尔参与到这其中之前,上官金鸿就已经暗中筹划了不少东西了。

    也更因此,他比艾罗尔更加恐惧和心慌。

    和萨罗曼共事这么多年,他十分清楚这个男人是个什么样的性子,更何况之前那珈蓝大学和珈蓝军事学院中间那片森林下的地下研究所……

    紧赶慢赶,他好不容易将那研究所中最后一点异种卵保存下来,为了不被发现他还让人专门将那异种卵并研究人员和“饲料”送到没有人踏足的荒星上去,却万万没想到,居然被一搜探亲回家的飞船给毁了!

    此刻怒火中烧又慌又惊的上官金鸿完全忘记了,在得知梅兰达号被困于u.n.02333星球上,而萨罗曼要带人去营救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多么的暗喜——他毫不动摇地坚信着,这些人都是给异种送菜,最后是会成为异种的“饲料”的!甚至为了不暴露己方和让萨罗曼他们没有逃脱的机会,他提前通知了己方人员在撤回的同时给萨罗曼他们挖了不少“陷阱”,保管能让萨罗曼他们“洗”都“洗”不干净!

    甚至,后来和艾罗尔合作也是基于这些原因!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萨罗曼背负着污水葬身异种口中,然后遗臭万年的准备了。

    可是,这一切都建立在萨罗曼真的死无全尸回不来的前提下!

    可是,萨罗曼偏偏全须全尾地回来了!

    不仅如此,上官金鸿他们还比任何人都要早知道,萨罗曼毁掉了u.n.02333星球的事情!

    原因无他,他埋藏在u.n.02333星球上那些“钉子”全都毁了!

    那可是他这大半辈子几乎所有的心血呀!

    当即上官金鸿就是一口老血喷出,人事不省了。后来虽然紧急抢救过来了,但是整个人却衰老灰败了不止一点,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明明他可以和艾罗尔“狼狈为奸”的,却愣是没有出席的缘故。要不然,哪里能让艾罗尔就那么冲动行事?

    ······

    “所以最后他们还是没有松口吗?”唐无求看向达鲁萨兰,有些好奇的问。

    “没有松口?不,哥一出马,他们怎么敢不松口?”达鲁萨兰得意洋洋道,好像有这种威慑力的是他似的,此刻他的心情十分的高兴,若不是从小的礼仪教导已经刻入了骨子里,此刻他怕是要手舞足蹈起来了。饶是如此,随着他的讲述,他的面部表情变化也完全可以用“眉飞色舞”这个词来形容,“嫂子你是没有看到那些‘泥鳅们’的表现!简直可乐死了!”

    嫂子什么的……听得唐无求的眼角抽了抽,不过看在对方很是贴切地将那些家伙们形容成又滑又黏一有机会就往洞里躲藏的泥鳅,唐无求表示就当作没听到那个称呼吧。

    而从达鲁萨兰的叙述中,唐无求也明白自己带过去的东西终于还是起了作用。

    而且,比他想象中的起了更大的作用。

    那份视频,其实并不是原本梅兰达号上的视频。

    应该说,梅兰达号上面其实本来应该有一份这样的视频的,但是因为上官金鸿他们的操作,使得梅兰达号在偏离原本的运行航线被迫降落到u.n.02333星球上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被毁掉了。

    但也不能说这份视频是作假的,因为上官金鸿他们千算万算,唯独漏掉了一个罗睺。

    罗睺的制作者到底是谁其实并不可考,唐无求也无意逼迫对方对自己坦白,不过很明显的一点就是,梅兰达号上面发生的事情,罗睺是一清二楚的。

    唐无求后来成为了罗睺的主人,从某种程度上两人是可以思维链接的,自然就发现了这件事情——虽然罗睺有意隐瞒——原本唐无求只是打算告知萨罗曼,但是却没想到在这之前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反而正好让他找到了有力的“佐证”。

    唯一需要处理的就是机甲的视角和摄像机的视角不太一样,不过比起这个,反倒成了小问题,处理起来简单得很了。

    而此时的唐无求并不知道,事情还仅仅只是个开始,他拿出来的那份视频资料,所带来的影响,远远不止眼前的这个时候。

    ······

    就在那次新闻发布会后一个月,在当时唐无求和萨罗曼他们给帝国人们所带来的影响在艾罗尔和上官金鸿他们的运作下有所消退的时候,一份模糊的视频又在网络上迅速流传开来。

    从拍摄角度上来看,这份视频不仅光线不好,而且镜头总是在摇晃,里面的声音也是除了尖叫和粗重到底喘气声外别无其他,但却在短短几分钟之内,获得了超过帝国六成人数的点击。

    无他,只因为这是一份临死前的真实记录。

    而这份临死前的记录,想要表达的信号也只有一个——

    异种,在盖亚星出现了!

    ······

    如果说,在看到唐无求公布的视频上官金鸿和艾罗尔还只是一个心肌梗塞一个怒火中烧的话,当他们接到紧急战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变了脸色。

    几乎所有的帝国人都看过那场新闻发布会,自然也是看到过那场新闻发布会上遇难者留下的视频中那凶恶残忍的怪物异种。但是……因为u.n.02333星球距离盖亚星毕竟还是有一段距离,在艾罗尔和上官金鸿他们事后的紧急运作之下,唐无求的那个视频,最大的用处就被上官金鸿他们引导着最终成了洗刷泼在萨罗曼身上污水的“去污粉”——虽然这对于唐无求来说,已经足够了。

    除了那些遇难者的家属们,也没有多少民众将这份威胁太放在心上,依然是该吃吃该喝喝,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

    毕竟遇难者的家属……满打满算也不过千把人。

    所以,当一个野外探险小队中的一个成员在一个丛林里遇害并且被发现尸体时发现头颅已经空荡荡了的时候,还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只以为是被什么野兽袭击。

    但当他们接二连三地失去同伴,并且在一次对抗中终于看清楚了敌人的真面目的时候,他们才切实感受到了恐惧!

    铁黑色的身体,没有眼睛鼻子只有满嘴锯齿形尖齿的锤形的脑袋,削铁如泥的利爪以及劈山裂石的蝎状尾巴……明明只应该存在于盖亚星以外的怪物,明明在官方的说法中不可能自主移动到其他星球的怪物就这么赤/裸/裸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诚然,身为支配者的武力值不可能弱到哪里去,热衷于野外探险的更是有许多保命的本事,但是在对上这高达三米,浑身仿佛包裹着一层坚硬的外骨骼的生物,他们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多大的抵抗之力!

    连激光枪都只能伤到对方而不是杀死对方!

    在被对方洞穿脑颅的之前,满心绝望野外探险的人员拼尽自己的最后一点力气,用他们平时记录野外探险的光脑账号发布了生命中最后一段视频。

    就是这段极短的视频,却让整个帝国连带着联邦都炸了锅!

    ······

    “今天大家聚在这里的目的想必都清楚,现在异种并不是像之前所想象的那种,距离我们有好几十光年,根本无法威胁到我们的生命安全。之前梅兰达号事件的余温还没有散去,那个时候估计大家还抱着异种不会跨越星球的想法。但现在……自欺欺人的想法应该丢掉了!别忘了,我们一开始发现异种的地方,可不是u.n.02333星球。”

    说这话的是达鲁萨兰,按道理来说,这样的话应该是萨罗曼来说的,但是因为之前摄政王和少年皇帝那几乎已经摆到明面上的“冲突”,因此这次的发言人就变成了两人共同的“亲属”了。毕竟,之前萨罗曼和艾罗尔一个主战一个主和,谁都不适合先开口。

    但是既然是人,自然是会有偏颇的,所以达鲁萨兰这明显的偏向于萨罗曼的话让上官金鸿那边的人坐不住了,其中一个官员就道:“难道达鲁萨兰亲王想说这其中有人做了手脚?”

    “做了手脚?”达鲁萨兰有些惊讶地挑眉,然后看向这名官员,“为什么你不猜测那些异种有在星球之间迁徙的能力?”

    这名官员开口之后上官金鸿就知道要糟,内心在这名猪队友身上插了几十刀,上官金鸿也不顾端着范儿了,开口弥补道:“我们之前不是已经做过异种并不具备高等级智慧,完全是依靠本能行动的野兽的判定吗?”

    “我们之前还做过他们不会出现在盖亚星上的判定呢。”达鲁萨兰冷哼道,可见对于之前艾罗尔联合上官金鸿给民众灌输的思想不满得很。

    上官金鸿:“……”

    “现在不是争吵判定正确与否的时候,异种才是眼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艾罗尔开口之前,萨罗曼仿佛不经意间淡淡开口,直接就将有些混乱的现场镇压了下去。

    艾罗尔愤愤然地咬了一下下唇,疼痛让他有些轰鸣的脑子清醒了些许:“之前已经在第一时间派了人去处理这件事了。”

    萨罗曼:“处理?陛下是想息事宁人吗?”

    很想回答“是”的艾罗尔在对上萨罗曼那双平静到诡异的灿金色眼眸,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换了一种说法:“毕竟不能造成民众的恐慌,之前梅兰达号的事情已经让他们感到不安了。”

    听到艾罗尔的话,达鲁萨兰很想撇撇嘴,但在他做这个动作之前,萨罗曼表明了更加直白的态度:“荒唐!”

    “……你!”被猛地一斥责,艾罗尔差点控制不住要站起来,还是上官金鸿人老动作不慢地暗暗拉了一把,饶是如此,艾罗尔也感到意难平。

    而萨罗曼也没打算直接用“荒唐”二字就放过这位少年皇帝:“陛下可还记得,珈蓝帝国的国训是什么?难道过了几十年的安稳日子,曾经吃肉的野兽就被磨掉了利爪,变成只能被人圈养的宠物了吗。”萨罗曼的措辞并不激烈,但就是这种稳之又稳的语气让艾罗尔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但他不再是以前那个艾罗尔了,所以萨罗曼的话不仅没有让他觉得羞愧,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只是眼下明显不是好的时机,所以艾罗尔暂且也只有强压下怒火,咬着牙道:“摄政王这话未免有失偏颇,只是当今国民都已经习惯了安稳日子,既然我们能够暗中解决的,又何必惊扰民众?”

    “但眼下帝国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如果我们还藏着掖着,反而会让大众觉得我们无所作为。”说这话的明显是摄政王党派的。

    艾罗尔看了对方一眼,暗中给对方记了一笔,忍住又开始轰鸣的头痛,正要开口,上官金鸿先说话了:“此言差矣,早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陛下已经派遣了特种部队,如果时间没有算错的话,现在应该将那些异种全都剿灭了。”

    “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