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够一针见血地指出——艾罗尔这绝对就是被感染了!

    当然,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或许已经不能简单地称之为感染,而是融合了。直白点来说,就是当时艾罗尔心心念念的那台生物机甲,实际上就是掏空了异种的内部改造而成的,估计是用了什么方法刨除了异种的脑神经这些主控思维的部分。因为异种的内外骨骼都十分坚硬,所以虽然制作那台生物机甲的人想要将其“改头换面”,但实际上结果却并不如人意,虽然增加了几家材料,但粗粗看去,还是仿若一只放大版的异种。

    估计那个时候谁都没想到异种都被掏空拆解了,其本身的生物基因还有那么强的感染性。艾罗尔在使用了那台生物机甲之后,用作训练打斗难免会出现伤口,而那些遗留在残骸中的“东西(或许是细胞,又或许只是一段基因链片段)”下意识的就“游走”到艾罗尔的身体里了。

    因为异种基因的缘故,艾罗尔的身体也被一定程度改造,体能和攻击力等方面也在他的体内生物链被异种生物基因大片感染改造的同时提高了许多。但这种实力的提升是十分短暂的,而且后患无穷。因为异种根本就不是一个爱好和平的物种,它们的思维里只有侵略和杀戮。所以,所谓的实力提升,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顺利孵化成长而暂时将自己寄居的这个“堡垒”加固一番罢了。

    但因为感染艾罗尔的并不是异种卵,所以他并没有如同梅兰达号上的那些人一样被孵化出来的异种幼体直接破体而出丧命,而是被渐渐“同化”了。

    ······

    听了卡尔顿博士的分析,唐无求久久不能语,他虽然想过艾罗尔的变化原因,但却没想到,在那么早的时候,艾罗尔居然就被感染了。

    “还记得太后的死因吗?”林顿的话让唐无求一惊,同时也想起了那个时候芙兰留下来的信息。

    “你是说……”

    “知子莫如母,更何况为了隐藏陛下服从者的身份,太后更是对陛下的身体变化情况关注得紧。那个时候虽然陛下的外在没有发生变化,但实际上精神已经受到到了极大的改变。虽然没有亲临现场,但想必两人发生了不愉快的争执,那个时候的陛下……或者说是那个‘变异体’为了自保,便直接对太后下了杀手。”虽然这只是康伯巴奇的猜测,但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不是真相。

    康伯巴奇似乎觉得还不够惊人,又扔出一个重磅炸弹:“如果我的推断没错的话,这段时间琥珀宫已经满足不了那个家伙的欲/望了,但因为不是直接取而代之而是融合了的缘故,所以那个家伙也不想暴露人前……至少现在不是他暴露的时机。既然他有顾虑,那么就不用担心没有对付他的方法,现在我们应该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什么?”

    “异种女皇。”

    唐无求眨了一下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萨罗曼,你是说……异种女皇?”

    萨罗曼的面上却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一脸凝重道:“异种这种生物本来就是特殊的无性繁殖,虽然外形像人,但是它们的习性更倾向于动物,社会群体也与蚂蚁和蜜蜂类似,而异种女皇就担任他们群体的繁殖任务。”

    唐无求喃喃开口:“可是在u.n.02333星球的时候,我们已经杀掉那只女皇了……”不仅如此,他还将对方拆骨抽筋,用作生物机甲的原材料了。”

    “小无求……咳咳你估计生物这方面不太了解,”雷德克里夫刚开口便被周森暗中踢了一脚,连忙改口,“如果异种的社会习性和蚂蚁蜜蜂差不多的话,那么虽然损失了女皇,但幸存者一定会再进化出来一只的。”

    唐无求倒吸了一口冷气!

    康伯巴奇的脸上没有惯常那种“你们这些鱼唇的人类”的嘲讽表情,而是同样沉重,可想而知这件事情绝非是子虚乌有:“或许应该庆幸的是,无聊异种的数目有多少,活着的异种女皇也只会有一个。”

    但这话完全没有给大家以安慰,换言之,只要他们没有彻底消灭异种,那么就会有新的异种女皇出现,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异种再次生成。

    更何况,异种女皇可不是想消灭就可以轻而易举消灭的。

    别看那个时候他和萨罗曼合作收拾异种女皇并没有多大的损失,但实际上,回来的路途上他几乎都是在休眠舱中度过的——不是因为空间跳跃,而是因为精神力损耗太大,必须通过深度沉睡来恢复。

    虽然这之后他的精神力也提升了一大截,但是他能预感到,若是异种之中孕育出了新女皇的话,那必定是比之前还要棘手的硬点子!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的战场是盖亚星——不同于贫瘠的荒星u.n.02333可以狂轰滥炸,盖亚星可到处都是活生生的群众!

    到时候,若是火力高了点,那么杀死的不仅仅是异种,更有可能是同胞——这种情况,光是想一想就足够让人头皮发麻!

    ······

    因为萨罗曼曾经有过对战经验,所以面对如今的局势,虽然有些困难,却还并不到吃力的程度。再加上唐无求有遍布整个盖亚星球的“眼线”们,所以异种的剿灭比他们一开始所想象的要轻松那么一点。虽然在盖亚星上就要顾忌不要伤到同胞,但其他的百姓也不是只会躲在军队后面嘤嘤嘤的手无缚鸡之力之辈。

    珈蓝帝国本来就是崇尚武力的,所以哪怕是相对柔弱的服从者,骨子里也有战斗的意识,虽然比起异种的凶残值,大部分人还不足以对抗,但是质量不够可以靠数量来凑!更何况,如今飞速发展的高科技也不是用来摆设的。

    这边萨罗曼他们还在对抗越来越多的异种,眼看着局势已经渐渐得到了控制,偏偏这个时候皇室却一点儿都不给力,指名道姓地要为当今的皇帝陛下召开盛大的订婚仪式!

    ······

    “妈/的/智/障!”爆粗口的是康伯巴奇,这人虽然一向嘴毒,但却从来骂人不带脏字,所以能从他嘴里吐出这样的话来,足以看出对于这种事情他有多大的意见,“那家伙就算变异了也应该是服从者吧?两个服从者在一起能干什么?”

    虽然大家都被上官宫玉他们给欺瞒过去了,但是随着对艾罗尔的调查越发深入,对方其实是服从者,只不过是注射了特别的药剂伪装成支配者的事实自然就瞒不住了。不过与此同时的爆出的是艾罗尔和异种融合的情况,相比之下,对方“女扮男装”的事情倒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不过,这也大概解释了为什么之前艾罗尔的支配者能力一直很低的情况了。

    “你就不能忍一忍吗?待会儿到了宴会上可不能摆出你这张嘲讽脸,我可不想你到时候拉满全场的仇恨值。”在他身边是难得一身正装的卡尔顿博士——对于自家伴侣有时候过于“率性”的性子,他可是操碎了心。他经常怀疑自己到底是找了个伴侣还是养了个孩子o(︶︿︶)o!

    “放心吧,到时候全场最瞩目的一定不是我。”康伯巴奇倒是习惯了自家伴侣的说教——当然,除了卡尔顿博士之外的人敢这么说他,绝对是一航空母舰的话反驳回去!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亲哥也是!

    康伯巴奇说的自然是萨罗曼和唐无求这对准夫夫——鉴于唐无求现在年纪还差几个月成年。不过,康伯巴奇说得瞩目可不是拉仇恨或者是秀恩爱,而是因为他们两人之前在剿灭异种的战役中的惊人表现。

    是的,惊人。

    萨罗曼亲王阁下(自从他放权回去给如今的艾罗尔之后,他便同时卸下了摄政王这个职位,虽然在民众的心中他的威望只升不降)就不说了,本事就是实力强悍之人,是保护帝国最坚固的盾,是对抗对手最锋利的矛;就连大部分人以为是“灰男孩儿”的唐无求的表现也让人刮目相看。

    之前对抗异种虽然有军队有高科技武器,但让人措手不及的是,异种们也是会进化的,而且大概它们天生就是为战斗而生的,对于这块的学习能力的领会速度简直可怕!最让人惊骇的是,它们不仅仅是依靠自身的领悟,还可以通过“感染”和“寄生”来获取对手的能力!

    这种情况自然是大家始料未及的,不过并没有等大家恐慌多久,新研究出来的成果就及时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虽然他们不知道是怎么研究出来的,可是只要注射了那种疫苗,他们就不用担心在战斗中因为被异种伤害了而被感染,就算是不小心沾染上了异种卵,只要那东西没有进入到脑袋里,他们就不用担心自己成为那些怪物的养料!

    因为这一研究成果,不仅极大地安抚了珈蓝帝国的民心,也给盖亚星另一边的联邦共和国缓解了极大的压力——要知道,因为之前联邦共和国的“知情不报”和研究野心,短短的时间里,联邦共和国已经沦陷了小一半了……

    而能够研究出来这种疫苗,其□□劳最大的就是唐无求。甚至可以说,因为有了这个疫苗,大家才会有兴致来参加皇帝的订婚宴。所以,在看到他们到场的时候,会获得所有人的注目也是理所当然的。

    ······

    无论是何种宴会,一般都是讲究“男女搭配”,当然,现在已经不依靠男女来分类别了,但是哪怕是做面子,也是成双成对的出现的,更不用说是在这种订婚宴会上了。

    而在宴会上,唐无求和萨罗曼这一对无疑是最为瞩目的,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和外形,更因为摄政王……现在让权后变成亲王阁下是带领他们抵抗异种的指挥官,而他身边的唐无求设计出来的新型机甲也让他们在对抗异种的战斗中减少了大量的伤亡。可以说,若不是因为帝国的制度还是帝制的话,他们两个的呼声怕是要盖今天的那对小年轻了。

    “真奇怪,陛下居然没有生气,”达鲁萨兰自然是和白娑罗一起来的,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很多,还是个中学生的白娑罗也成熟了不少,不过她一张口就还是依然那个骄傲任性的小女孩儿,“要是放在以往,他见到亲王阁下夺了他的风头,怕是早就脸都黑了,结果现在眉头都没皱一下。”

    达鲁萨兰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整个人也成熟了不少,越来越像萨罗曼那种冷静沉默的性子靠近。这要是以往的话,一说起这样的话题,他肯定早就很有兴趣和自己的未婚妻聊聊了,但现在,他只是往相谈甚欢的艾罗尔和上官金鸿他们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和自己的哥哥交流了一个眼神,低声嘱咐白娑罗:“待会儿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白娑罗愣了愣,虽然不太开心不知道为什么,但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嘟了嘟嘴,挽着达鲁萨兰的手紧了紧。

    ········

    贵族的订婚仪式的奢华繁复程度本来就不低,更不用说当事人之一是帝国皇帝,所以到场的宾客起码就有好几千人,更不用说还有服务人员和安保人员这些了。林林总总,起码不下万人——或许对于珈蓝帝国的总人口基数是很少,但要知道,到来的全都是贵族们和位高权重之人。说句不好听的,若是此时从会场上空扔一颗□□的话,整个盖亚星也就废了。

    毕竟与会的宾客不仅有珈蓝帝国的人,就连联邦共和国都派来了一个很隆重的使者团。

    不过,像是皇帝订婚这种大事,又怎么可能会出这么大的问题?先不说是一国皇帝的身份,能够出现在琥珀宫的都是盖亚星上的高官、贵族和各阶层的知名人士,其安全等级本来就是最高,恐怖分子虽然每次都说要策动袭击,但怎么可能真的得逞?

    不过,鉴于现在除了恐怖分子外,还有恐怖生物的威胁,所以来参加宴会的,尤其是有资格进入琥珀宫的,还是都要通过非常严格的安检。非安保人员,除了本身在军部那几个有特权的,其他人别说是机甲,连武器都是不允许带进来的。就算是那几位有特权的,他们的武器和机甲也都是锁定状态——毕竟,也算是面见陛下的情况之一,若是不这样,那就会被指责意图以下犯上大不敬了。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信心,所以在仪式开始之后,大家的注意力还是都转会了今天的一对主角上。

    “艾罗尔果然已经出现异变了。”唐无求没有开口,却能够通过精神力将自己的“话”传递过去。虽然很今天的艾罗尔打扮得十分的光鲜亮丽,无论是个头还是体型比起之前都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一眼看上去就是一名强壮的支配者了。但是唐无求这段时间跟着卡尔顿博士和林顿他们可是研究过不少感染者,更是至少艾罗尔本来是被上官宫玉用药剂伪装成支配者的服从者,所以他现在这个模样,要说没有猫腻才怪呢!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萨罗曼杀掉了上一任异种女皇,后来又亲手将以异种女皇的骸骨为主骨架改造了生物机甲,他发现自己现在的精神波动居然时不时地就能和异种的精神波动契合一小段时间了——而因为大部分异种都是“杀戮机器”,所以它们的精神波动很多时候都是一致的。

    这也是为什么唐无求后来可以针对性地研究出疫苗的原因之一。

    言归正传,正是因为这种连唐无求都不太愿意但却暂时不得不依赖的“特性”,让他在从艾罗尔的外表下感受到了艾罗尔的情绪波动——和他现在言笑晏晏一脸幸福的表象不同,他现在给唐无求的感觉就是一颗即将爆炸的核弹!

    “交给我解决吧。”见唐无求的脸色很难看,萨罗曼不难知道是艾罗尔的原因,连忙将人揽住肩膀拉近怀里,用自己的气息隔断他外散的精神触须。

    “我很担心,比起和海姆斯沃斯小姐订婚,我感觉他更想‘吃’了她。希望这一场温馨的订婚宴最后不会以血腥收场。”被萨罗曼雄厚的气息保卫,唐无求就像是回到了温暖又安全的港湾,刚刚因为意识“接轨”而被那残暴狂烈的情绪影响而隐隐作痛的大脑也舒适了许多。

    “但至少不是现在。”平心而论,艾罗尔现在绝对犯不着为了一个海姆斯沃斯的服从者而在几乎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剥开他现在的“画皮”。

    但无论是他还是唐无求都知道,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不可能发生,而他们能做的,也只是尽力阻止而已——毕竟无论是支配者这方还是服从者这方,双方的个人和家族都是对这场结/合乐见其成甚至是迫不及待的。

    ······

    订婚仪式出乎意料的顺利,在两人交换了订婚戒指之后,接下来便是吃吃喝喝。不过对于在场的人来说,吃喝什么的并不是重点,人际交往才是目的。

    所以明明主角是艾罗尔和阿帕莎他们,但唐无求和萨罗曼他们这边愣是也涌来了一大波人,几乎都是打着“艾罗尔和萨罗曼是一家人”的借口来套近乎的。唐无求发誓,看到这一幕,阿帕莎脸上的笑容都快挂不住了……出乎意料的是,艾罗尔依然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仅拉住了似乎有意往这边来的阿帕莎他们,甚至在对上唐无求看过去的目光时,举起手中的酒杯微笑示意了一下。

    萨罗曼虽然相当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面对这些人中的某些人,也不是能够随意拒绝的,所以面对别人的敬酒,他自然是也要有所表示的。只不过他刚刚将就被凑到嘴边,一只手就从旁边打过来,直接将杯子给拍开,不仅杯子落到地上跌城碎片,里面的酒水也撒落到了一位大胸美女裸/露出来的饱满胸脯上。

    “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被落了面子,这敬酒的人自然是不敢直接冲着萨罗曼发火,于是这炮火不自觉地就转移到了罪魁祸首上,却发现打落这杯酒的正是萨罗曼旁边的人,他们现在同样不敢轻易得罪的唐无求。

    因为刚才那女性服从者带有几分做戏的高亢尖叫,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边。

    “不能喝。”唐无求皱眉,还拉着萨罗曼往后退。萨罗曼虽然不明所以,不过却十分配合地后退了几步,留出了一个小圈子。

    不等其他人开口,唐无求继续道:“这酒水里面有东西。”

    有东西?

    其他人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身为枕边人的萨罗曼却是立即明白,下一秒就有几名安保人员将敬酒的人员和刚才那名被酒水泼到的贵妇制住了。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这是要破坏两国的友谊吗?”那人一头雾水,见自己自然被这么对待,立时不满地嚷嚷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艾罗尔也带着他新鲜出炉的未婚妻走了过来,见状那被制住的两人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皇帝陛下!皇后殿下!请为我们主持公道!”

    被人称呼为“皇后殿下”,刚刚因为订婚宴会上出现了不和谐插曲而不开心的阿帕莎表示这feel倍儿爽,当下也没等艾罗尔说话,便摆出一副一国之母的态度来:“你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贵宾的?赵部长,刚才出了什么事?你尽管说出来,陛下一定会有公正的判断的。”

    但唐无求并没有给任何人表现的机会:“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能放人。”不仅如此,唐无求还示意安保人员直接将人给拖下去。

    阿帕莎的脸色很不好看——这是无视自己的权威吗?她咬了咬牙道:“唐先生,我敬你是萨罗曼王叔的准伴侣,但在琥珀宫,你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

    “既然你都说了我是萨罗曼的伴侣,那么我自然要为我的伴侣的生命安全负责,”唐无求完全不为所动,“现在也不是闲聊的时候,我建议最好将刚才的酒杯碎片以及这位承载了所有酒水的女士去做个检查。或许就在这十几秒钟,异种卵已经孵化了。”

    “什么?!”

    “异种卵!”

    “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

    唐无求的话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让刚才还打着看热闹注意的人全都炸了锅,一时间,整个大厅都响起了嗡嗡嗡的声音。

    “安静——!”上官金鸿气沉丹田地一声吼,暂时压住了众人的议论纷纷。他沉着脸,一双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唐无求:“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们这里经过了层层把关,保证一只纳米虫都飞不进来,又怎么可能会有异种!”

    上官金鸿在这些人中还是很有威信,他的话很好地让刚才还有些惶惶的人心暂时安定了下来:“是啊,光是我们进来就经过了好几个管卡的安检,我还从来没有这么‘透彻’地被检查过呢。”

    “是啊,所以说异种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嘛……”

    “会不会是故意破坏陛下的订婚……”

    “有可能……毕竟陛下订婚也就距离成年了,摄政王现在已经不是摄政王,只是亲王,心里肯定不好受……”

    “可是这个赵部长是联邦的,我记得联邦最先出事的那两个人曾经就在我们帝国来过,那个时候这个赵部长还是带队的……”

    “哎哟可不是……难道这是联邦针对帝国的阴谋?”

    …………

    虽然只是一些窃窃私议,但是在场的都是等级中上的支配者和服从者,自然不可能听不见这些。

    那个赵部长自然也不例外,他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知道自己若不说点什么的话,怕是真的会坐实这些流言,他下意识地看了某人一眼,壮士断腕般决然道:“这些都是污蔑!作为联邦的代表之一,我是带着极大的诚意和祝福来的,怎么可能破坏两国的友好关系!”

    唐无求自然也不例外,他正要开口,一旁的卡尔顿博士先说话了:“又没说是你带进来的,不过就像唐先生说的一样,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追究责任,而是避免那异种卵感染人体!”

    “对!快救我!快!”听到这话,那贵妇也顾不上仪态了,她面色煞白,全身颤抖,若不是被制住了行动,恐怕此刻已经软倒在地了——此刻她也来不及怨恨将酒水泼到自己身上的唐无求,只希望自己不要被那异种卵变成可怕的怪物,最后丢了性命!

    不仅是那贵妇,刚才还将萨罗曼他们围得水泄不通的众人此刻也不约而同后悔躲避,生怕在刚才逗留的时候被不知道在酒杯还是酒水中的异种卵给沾染了。

    卡尔顿博士皱了皱眉,很想说异种卵从皮肤沾染到感染人体还是需要时间的,但没等他开口,就听见那贵妇就尖叫挣扎了起来:“快救我!快救我啊——啊!”

    本以为是太过恐惧而失态,却没想到下一秒,一个血色的肉/柱就从她的右眼眶破眼而出!

    “嘭!”

    在“诞生”的同时夺取了那贵妇性命的小怪物甚至还来不及张开嘴露出那层层锯齿状的利牙示威,便被一枪爆/体成了肉碎!

    直到那异种幼体被杀死,在场的人才终于反应过来。

    “啊啊啊啊——!”

    “异种——!!”

    “救、救命!”

    …………

    虽然现场立即混乱,但好歹这些人都是有能够受邀的资格,所以虽然恐慌,却也并没有像是普通民众那样慌不择路。只是不少人大概被恐惧和血腥所刺激,尤其是其中一部分服从者,此刻已经抑制不住呕吐起来!

    虽然异种的出现让人始料未及,但是萨罗曼的动作够快,让大家的惊恐至于又渐渐放心了一点。而那些呕吐的服从者的同伴们看到他们虚弱的样子,也抽出了精神安抚他们。可就在他们以为这些人只是因为被刚才的场面刺激到了的时候,接连不断的“噗嗤”、“噗嗤”声让他们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