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6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到底是谁将异种卵混进来的!”上官金鸿此刻已经有些失了冷静,他咬着腮帮子,努力不让自己的脸上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来。

    “容我提醒一句,如此大规模的异种卵,绝对不可能是外来的。”卡尔顿博士此时眉头紧锁,毕竟任谁近距离地看着上百条异种幼体从人体头颅中破体而出,那感觉都不会好,哪怕那些让人恶心的小怪物在没有脱离被其寄生的人体的时候就□□掉了,更因为及时,所以居然还有十几个人在那异种幼体钻出来之后,还没有彻底死去的,此刻已经被紧急送去抢救了。

    或许是发现得及时,最后死去的也只有一百来号人——相比今天出席的总人数来说的确算很少了,而其他人也在紧急调动的大批医疗人员的检查下紧急隔离进行彻底的检查,到目前为止还并没有发现被异种卵寄生的情况。或许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否则要是都被感染了,那估计今天的琥珀宫就真的会变成修罗场了。

    虽然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好的一场订婚宴,此刻已经被弄得面目全非,但身为主人公之一的阿帕莎此刻却完全没有责怪任何人的心思了。她和其他人一样,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恐惧和惊惶。

    使劲咬了咬下嘴唇,好不容易让自己不那么颤抖了,阿帕莎挣扎着开口:“那、那难道是出了内鬼?到底是谁?居然帮助异种!”说到后来,她几乎是用喊的了——任谁面临这样的死亡威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她还是一个需要人保护的柔弱的服从者!

    “到底是是谁投靠了异种,这个问题暂时还无法得出答案,”萨罗曼的目光从在场之人面上扫过,犹如实质化的尖利钢刀,几乎要将这些人的外皮剥下来,看一看内在到底是人是鬼,“不过现在却能够知道对方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藏起了这些异种卵。”一想到如果不是自家球球的动作,他或许就无知无觉地喝下了带有异种卵的酒水,萨罗曼的杀气就根本收敛不住!甚至,如果不是觉得艾罗尔和新的异种女皇关系匪浅,我在明敌在暗,怕打草惊蛇的话,他此刻怕是早就将对方的“画皮”连同性命一起扯掉了!

    他还在找到新的异种女皇藏匿的地点,却没想想到对方也迫不及待地想要除去自己了!看来这一代的异种女皇,要比它的“前辈”要更加的熟悉人类的思维模式。

    “什么方法?”

    “……食物,”萨罗曼的眼睛眯了眯,灿金色的眸子因为神色冰冷的缘故,此刻犹如锋利的刀刃,“刚刚卡尔顿博士他们已经得到了检测结果,今天宴会上所有的食物、水果和饮料,几乎都没有遗漏!”而事实也证明,出现状况的那些,都是吃过点心或者是喝过饮料的,而最先出事的那名贵妇更是早早地喝了红酒。

    “……什么?!”听到这话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几乎不敢相信他们听到的——几乎没有遗漏?!那不就说明所有的吃食里面都有异种卵?!可为了满足这万人的享用,那些食物酒水可是好几万份……那即是说——那里面有上万颗异种卵?!!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说不定就是事实),所有人都淡定不能,甚至不少人都顾不得仪态伸手扣住喉咙催吐——食物他们不一定吃了,可是当时为了给那对订婚的新人祝福,大部分人都举起过酒杯……

    更有甚者,若不是此刻被限制了行动,怕是恨不得立即肋生双翼立即逃离这个恐怖的魔窟!

    是的,此时此刻,在他们心中这已经不是富丽堂皇的宫殿了,而是埋葬性命的地狱!

    “萨罗曼亲王阁下,请不要吓唬人,事实上或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上官金鸿本来不打算这么早开口的,但是想到如果他们不开口的话,估计所有人都要被萨罗曼给牵着鼻子走了,更何况在这种人心惶惶的时刻,更是容易让人产生服从心理,他自然是不乐意的。所以哪怕太阳穴突突的疼,他还是要开口要转移话题,绝不能唯萨罗曼马首是瞻!

    “你也说的是‘或许’,”达鲁萨兰直接就上官金鸿的话进行反驳,“没有那么糟糕?死了那么多人难道还不算糟糕?u.n.02333星球上那起码上千只密密麻麻的异种还不算糟糕?异种可以躲避生命体的检查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还不算糟糕?”

    “躲避生命体的检查?”

    “要不然作何解释为什么我们的食物安全检测那么严格,却依然混进来了异种卵?”达鲁萨兰表现得怒火冲天,“除了内鬼之外,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解释吗?!”

    达鲁萨兰的这话说得实在是太独断,偏偏一时之间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刚刚那个内务总管嘴巴张合了几下,想要解释,最终却只是徒劳地开合了几下,便恹恹不语了。一时间,场面静默得可怕。

    “达鲁萨兰阁下这话未免太过武断,”上官金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开口,“异种是我们盖亚星人所有人的敌人,更是全人类的灾难,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有人站到异种那边去。”

    “这不可能!我可是吩咐了他们检查了每一道食材的,从食材的采购、运输到制作都有全程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监控的!”对此激烈反驳的正是琥珀宫的内务总管,也是负责这次宴会食物酒水的总负责人,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别的什么,他绝对不允许自己背负这么沉重的罪名!

    “仅凭你一面之词,根本无法服众!而且这其中经手的人那么多,你能确保到每一个环节吗?”上官金鸿义正言辞道。

    内务总管一听,就知道上官金鸿是打算让自己扛起这个罪名了。可是……凭什么?!他根本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而且若是承认了,他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而且还会成为全人类的公敌,在历史上也会背负骂名!而且可气的是,就在刚才事情还没发生之前,这个上官金鸿还对自己客气得很,转眼却是这么一副嘴脸,简直是让本来就小心眼的他更咽不下这口气了!

    “那些人全都是陛下钦点的护卫!”内务总管背上被自己的冷汗都浸湿了,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上官金鸿,恨不得咬下对方的一块肉来,“难不成你还想怀疑陛下不成!?”

    “那或许是我们之前没有检测到……”牵扯到皇帝,主君王派别的人自然是不乐意了,不等上官金鸿开口,就有人站出来辩护,“或者说达鲁萨兰亲王阁下说得那些内鬼……”

    “你少血口喷人!”本来内务总管还以为自己将苗头引导了皇帝陛下那里而心虚,此刻听到这样越越发明显的恶意揣测,更是坐不住了,整个人都要扑到对方身上去,恨不得直接扭打一番,“我可以向神明发誓,若是我和异种卵的事情有一星半点的关系,就不得好死!”

    “呵,向神明发誓也不过……”

    “我怎么……”正想说自己不可能怀疑也没那个意思,一道清冷的声音就*地打断了他的话:“住口。”

    “怎么就不能怀疑?”

    声音并不大,却奇异地让起了争执的两方安静了一瞬。内务总管看向说话的人,见是唐无求,本来打算转移火力的想法瞬间偃旗息鼓——先不说他敢不敢和唐无求对着干,光是他背后靠着的人就足够让他把所有的都打落往肚里吞了。

    不过内务总管是这么想的,上官金鸿却并不这么想:“唐先生这时候表态,莫不是对这幕后之人有了头绪?”

    “幕后之人?头绪?”唐无求冷冷地重复了这两个词,然后看了一眼艾罗尔道:“刚才你们不是讨论出来了吗?要么是内务总管,要么就是……”

    “大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怀疑陛下吗?!就算你是未来的亲王妃,你说这样的话也是以下犯上!”不等唐无求说完,阿帕莎就愤愤地打断了唐无求的话,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此刻因为愤怒而更大了,只不过因为略带狼狈的妆容,让她整个人的气势弱了几分。

    唐无求还没有说话,白娑罗可不乐意了,她脆生生的开口,说出来的话却一点儿也不软糯:“无求哥哥都还没有说完呢,你怎么就自己断章取义了?还是说你的心里其实就是这么想的?”

    被反驳的阿帕莎一下子噎住了,慌乱地转头看向艾罗尔,有些急切道:“陛下,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我是相信你的……”

    嗤——猪队友。

    白娑罗暗暗嘲笑了阿帕莎一句,平日里看着还有些小聪明的,怎么一遇到这种事情脑子就跟短路了似的?这个时候说相信什么的,不更是坐实了陛下被怀疑的身份吗?

    ······

    事实上,并用不着阿帕莎来“助攻”,就已经有人发问了:“那么,就请陛下为我们解释一下,将异种卵放到宴会上的吃食之中是何用意吧!”

    一言既出,举座皆惊。

    说这话的人是本应该在外面忙碌的卡尔顿博士——因为他的身份,使得他成为了检测的人员之一(虽然康伯巴奇表示宝宝一点都不乐意)——正是因为对他的承认,所以当他这话说出来之后,让那些原本众星拱月围在艾罗尔身边的那些人在第一时间的下意识就是退开了一些距离——无论如何,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毕竟,谁都是惜命的。

    “你们这是干什么?”艾罗尔眨了眨眼睛,卖萌似的歪了歪头,“距离我这么远干什么?”却是没有回答卡尔顿博士的话。

    可惜的是,虽然艾罗尔的面容依然带着之前的那种介于支配者和服从者之间的模糊美,但他暴涨的身量却并没有给他让他以前一样看上去顺眼。而仿佛是此刻众人才发现,他们越发高大威猛的陛下,似乎外形上……真的出了一点问题——更有细心的人发现,明明之前穿起来非常贴身修身的衣服,此刻已经被撑得紧绷绷的,仿佛是……要被撑破了似的!配合之前艾罗尔状似柔和无辜的问话,不仅不让人安心,反而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诡异。

    阿帕莎也发现了这一点,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就在这么犹豫的一瞬间,她就亲眼看见艾罗尔肩膀处裂开了一条口子。

    对于他们来说,衣服有了褶皱都是难以忍受的,更不用说是破碎了。在这么多人面前,阿帕莎忍不住想要低声提醒一下艾罗尔,却在往前挪动了一步之后不知怎么的就被抓进了艾罗尔的怀里!

    “啊!陛……下……”阿帕莎差点惊呼出声,但是在对上艾罗尔的眼睛之后,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僵直着身体靠在他的怀里——曾几何时,她曾经不满过这个少年皇帝的体格过于瘦弱,可是此刻背靠着对方那变得宽厚结实的胸前,她却没有半分属于未婚夫妇之间的甜蜜。她甚至敢发誓,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背后那冰冷坚硬如坚铁一般的触感,完全无法和人联系在一起!

    蓦地,她的心中涌起了巨大的恐慌。

    “陛下,请您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在那些异种卵的基因检测之中,会有您的基因组合序列?”卡尔顿博士见艾罗尔将阿帕莎抓进了怀里,心里一个咯噔,面上却不表露半分,依然是平静却冰冷的口吻。只不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个模样的卡尔顿博士其实根本不能惹了——一向亲善温和的他一旦严肃起来,震慑感丝毫不亚于一名铁血的军人。

    卡尔顿博士会用如此态度也是有原因的——能够出现这么多的异种卵,绝对是异种之中出现了新的女皇。只不过他们追踪了那么久,愣是没有找到异种女皇的藏匿地点,所以在这次行动中,卡尔顿博士第一时间就提取了那些异种卵。

    要知道,无论是那一种生物,只要是存在着“生育”的关系,那么通过细胞和基因链的分裂,就绝对会在“母子”之间存在十分紧密的联系。

    正是基于这个原理,所以卡尔顿博士打算从那些异种卵中提取它们的基因序列,通过筛选排列的方式,找出异种女皇最可能的基因组成,到时候通过基因探测的方式找到对方所在。

    却没想到,得到的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

    一开始,他们都以为异种女皇是在后面渐渐进化出来的,所以寻找的重点一直都放在后面出现的大规模异种之中,却从来没有想过对方会是最早出现的。

    没错,在得知艾罗尔被感染之后,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对方变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的事实,可就算这样,也从来没有想过,艾罗尔和异种女皇有什么关系——可现实却深刻地告诉了他们什么叫做灯下黑!

    ······

    “放开我的孩子!”阿帕莎的母亲惊叫着。比起卡尔顿博士只是面无表情,虽然给人一种忧郁美但实际上却是一名支配者的林顿表现更加激烈:“你想挟持人质吗!”

    “挟持人质?干什么这么说?”艾罗尔挑挑眉,状似无辜,“她刚刚已经与我订婚了,所以她现在是我的人了。”

    只不过看到这一幕的人,完全没有生出理所当然的感觉。反而因为此刻艾罗尔的模样,面上流露出了骇然的神色。

    此刻的艾罗尔,因为刚才的动作,上半身的衣服差不多都报废了。虽然没有变成碎步条条,但是这里爆开,那里撑破……已经显露出来那衣服下面的皮肤……那泛着青黑色的皮肤了。若只是皮肤青黑或许还可以用其他的说法解释开来,但是那手臂上鼓掌出来的一条条让人无法忽视的紫黑色血管,却明明白白地昭显了他此刻诡异的状态。

    “呀——!”有几个还年幼的服从者已经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嘘——别怕。”艾罗尔猛地转头看向发出尖叫的服从者,那迅捷的速度仿若用目光捕捉猎物的捕食者,偏偏他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安抚的笑来——可惜这笑容实在是太过僵硬,更不用说嘴唇咧开之后露出的白森森牙齿……那名贵族少年不仅没有被安抚到,反而面色越发苍白了。

    艾罗尔目光环视周围的人,见到他们越发后退,嘴角的弧度却越发的大了,声音也更加柔和:“大家这是怎么了?”

    而对此大家的反应则是……再后退了一段距离,面上的戒备之色已经不加掩饰了。

    就连刚才还在维护艾罗尔的上官金鸿此刻面上也是捉摸不定,尤其是在他看到艾罗尔如此明显的变化之后——很明显,在此之前他大概是完全不知情的——此刻艾罗尔的模样让他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但似乎真的年纪大了的缘故,他还真想不起来。

    “哎,这可真令人伤心,本来我还想着,让大家快快乐乐的死去呢。”艾罗尔轻飘飘地丢下一颗重磅炸弹。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上官金鸿这次是真的骇然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句话的原因,他总觉得自己头痛得很。

    “当然,”艾罗尔似乎懒得再看上官金鸿一眼,微微眯了眼睛——在这眯眼的动作之间,他那原本圆形的瞳孔一下子变成了竖针状,只不过大部分人都目光躲闪,因此并未注意到,“不过既然你们不肯配合,那我也就只好……”

    “杀了他!”达鲁萨兰爆喝一声,随机子弹就朝着击中了艾罗尔的脑袋……不对!

    唐无求骇然地看着铁黑色的尖尾巴将子弹光束击飞,让一旁误中枪的人直接倒地身亡。

    “怪、怪物啊啊啊!”静默之后的尖叫声此起彼伏,除此之外,外面也想起了纷乱的脚步声,还有不同的人的急切呼喊声:“快!安保人员!军队呢?!发生了大量变异!请求支援!”

    “什……”上官金鸿还能没有来得及惊讶,就见自己眼前原本还算俊秀的外孙在眨眼之间仿若脱画皮一样,直接将身体的皮肤撑破,露出里面……铁灰色的身躯来!

    上官金鸿已经吓呆了,他瞪着眼睛,嘴唇哆嗦着:“你……你不是陛下……”

    “我怎么不是?”此刻“艾罗尔”除了头部以外,颈部以下的部分已经全部变成了异种的模样,他……或者说是它完全忽略了身边那些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凌乱的逃跑脚步声,张开嘴,直接伸出长舌,洞穿了怀里阿帕莎的头颅!随着令人胆寒的“呼噜噜”吮吸声响起,阿帕莎连尖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来就香消玉殒了。

    “你……你被感染了!”上官金鸿此刻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感,他也不是傻子,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此刻第一时间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只可惜,他甚至来不及召唤他的私人军队,就感觉颅内一阵翻江倒海的剧痛,随机脑壳一阵“豁然开朗”后,便永远的失去了意识。

    “真蠢,呆在我身边这么久,怎么还会以为我不会为‘孩子们’找饲料呢?”此时的艾罗尔……不,异种女皇面无表情地看着从上官金鸿脑袋里面钻出来的异种幼体,长长的尾巴一甩,直接将就近的一个人摔过去,而那异种幼体别看才刚刚“破壳”,但是动作灵敏得很,呼啸一声就从头顶扎了进去,被祸害的那个人连挣扎都反应不及,眨眼之间就四肢抽搐死了。

    只不过这鬼东西注定无法长大了,因为下一秒,一枚□□就点燃了整个尸体,正在皮囊里面大快朵颐的异种幼体虽然速度敏捷,却也无法逃脱,更不用说没有长大的它还没能拥有成体那种几乎无坚不摧的外壳,就这么活活的烧成了灰烬。

    “嗷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在面前,异种女皇并没有所谓母子连心的充沛感情,有的只有自己的臣子被“食物”干掉的愤怒!它仰头尖啸,最后还勉强维持着点儿人型的脑袋直接被撑破,露出异种特有的椭圆形的脑袋。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艾罗尔融合了的缘故,这个新的异种女皇并没有一般异种的头部那么长,头上也并非只有嘴巴这一种器官,而是增添了两个朝天的呼吸孔,上方也大概有两颗吐出来的圆球状物体——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眼睛鼻子吧?

    不仅如此,新的异种女皇并不像它的前任那样体型巨大到臃肿,这决定了它在躲避和攻击的时候,拥有更快的速度!

    由此可见,这新的异种女皇的确进化成了更适应盖亚星的物种。

    而此刻这个新物种,正带着从前任那里继承的满腔复仇,势必要用杀戮和鲜血毁灭脚下的这颗星球!

    ······

    这一世到底改变了多少?

    萨罗曼一边斩杀着呈包围状态的异种为唐无求开辟一片安全的领域,一边思考着。

    诚然,因为有着记忆,他为和异种厮杀做了足够的准备,但不知道是否因为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本应该发生在好几年后的浩劫居然提前出现,而且比他记忆中的更加来势汹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准备工作并没有白做,而且大概他从来该不轻视对手的原因,哪怕是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不会有措手不及的情况发生。

    更何况……萨罗曼回头看了一眼虽然被自己保护着的但也是拿着武器击杀异种的唐无求——自己还得了这么一个上天难求的宝贝。

    正如萨罗曼所预想的那样,虽然被艾罗尔=异种女皇这件事情搞得措手不及,也因此忽视了对方在眼皮子底下产卵寄生感染人类的危机,但当他们突破异种的包围圈,赶往主厅的时候,情况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糟。

    事实上,大部分人以为会尸横遍野一片狼藉的主厅反而并不混乱。

    大概因为唐无求他们发现异种卵在食物中的事情太早,大部分人为了保持形象或者其他原因,并没有进食多少东西,所以被异种卵寄生的人数并不算多。后来又因为那些人需要被检查隔离,因此哪怕后来异种女皇催动了异种卵的“苏醒”时间,也没有寄生多少个。

    最重要的是,那个时候在大厅走动清理的都是军队的人员,而这些人员,不仅自己早就注射了疫苗,更是随身携带了药剂——虽然副作用大了点儿,但是虚弱一阵子总比直接被当作饲料吸食干净丢了命要好得多吧?

    至于被感染“融合”什么的,他们可不是艾罗尔,认为这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了——除了曾经顶着那个人皮皮囊,现在的异种女皇又有哪一点和那个少年皇帝相似?说是“感染融合”,怕是“吞噬消化”才更确切吧!

    那种面目全非且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打死他们也不要当!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人对研究出疫苗的唐无求他们感激更深了。

    因此,哪怕因为异种女皇潜伏得很深,又发动了突然袭击,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事的情况还是渐渐明朗化了。

    ······

    说起来,萨罗曼和唐无求他们被异种女皇的隐藏搞得措手不及,而异种女皇这个时候兵行险招又何尝不是因为它已经有些狗急跳墙了?

    本来,按照异种女皇的安排,它应该大量地“进食”让自己越长越大,以满足产卵的需求——别看异种卵一开始的时候小的不得了,但是为了能够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中都能够孵化并且成长为异种,所需要的能量是非常大的——可是因为这个新的异种女皇并非是从异种卵孵化出来的,而是通过基因链的融合,渐渐吞噬原本艾罗尔的身体而变化的,再加上艾罗尔本来其实就是一名辅助者……虽然这也是为什么“艾罗尔”会成为异种女皇的重要原因之一,但“融合”的后遗症,哪怕异种女皇的精神力再强大,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艾罗尔本来的影响。因此在不能完全压制并消灭艾罗尔本来遗留下的精神力的前提下,异种女皇是不敢搞出什么大动作的。

    这也是为什么异种女皇……或者说是那个时候的艾罗尔&异种女皇只敢偷偷摸摸地折磨琥珀宫里的下人并且时不时用各种理由去进食那些等级不错的辅助者或者是支配者的原因。

    本来异种女皇还想着“和平演变”,等再过一段时间,它就能彻底地将艾罗尔“消化”干净,到时候那些残留下来的所谓人类的情感或者顾虑就完全不会对它起什么约束作用了。

    只可惜,它的如意算盘打得劈啪响,却忘记考虑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萨罗曼。

    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放在异种身上也是适用的。因为萨罗曼完全出乎它意料的雷厉风行且行之有效的举措,使得它原本盘算的很好的繁殖计划全都破碎了。

    逼到了绝境,异种女皇自然也不打算坐以待毙,兼之艾罗尔本身也对萨罗曼的存在非常芥蒂,所以一鼓作气,就准备在订婚宴上将所有人的都变成“食粮”。

    只可惜,现在看来,这个如意算盘也要落空了。

    ······

    虽然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争斗,但是在面对外来的威胁的时候,之前不合拍甚至针锋相对的己方又会团结联合起来,一起抵御外敌。

    就像是这次异种的入侵,虽然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某些野心极大的人心怀不轨在其中“牵线搭桥”,才将如此危险的物种引入到了盖亚星,但是更多的人却是选择拿起手中的武器,一起来对抗这些破坏了他们和平生活的敌人。

    哪怕是之前曾经想要借此研究异种来做些什么的联邦共和国,在爆出那些秘密实验室的事情之后,领导人还是当机立断做出了正确的处理方案——可以说,如今异种之所以没有“泛滥”起来,也是有联邦那边的努力的。否则,就算萨罗曼再怎么手眼通天,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整个盖亚星的两颗行星都面面俱到地照顾到。

    异种异种并没有团队合作的意识,更倾向于单兵作战,但每一只异种的战斗力都不容小觑。因此为了有效地消灭这些怪物,原先的军队早就已经划分了许多的小队,每一个小队的单个战斗力可能不一定比得上成体的异种,但是取长补短地配合下来,将猖狂的异种干掉却是并没有多大难度的。

    当然,也为了有效的管控,小队之上还有各个长官。苏利文就是担任着这一职位。

    作为曾经跟随萨罗曼去u.n.02333星球冲锋陷阵过的人,苏利文对待异种自然是很有经验的。虽所以因此这次虽然出现了异种女皇,但是苏利文却是完全不担心的——他相信既然他们能够干掉上一任的异种女皇,那么这一任的异种女皇也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过世事无绝对,在他们绞杀了大量的异种之后,其中一支在外围的小队队长却报告了苏利文一个灵通毛骨悚然的消息。

    “帝国大部分地区出现了异种和许多可疑机甲——那些机甲和异种在一起并且通过热源扫描并没有发现热源驾驶者!”

    帝国爆发了异种?

    异种和机甲在一起?

    没有热源驾驶者?!

    如果说第一个消息让苏利文他们觉得虽然意外但还算是在掌控之中,那么后两个消息就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了。

    “异种和机甲‘和平共处’?没有热源驾驶者?难不成是自动驾驶或者是机器人驾驶?”干净利落地砍掉了一只异种的脑袋,并且非常敏捷地躲过对方脑壳里面喷/射/出来的脑浆——或者说黄绿色强酸更适合——的雷德克里夫还有闲心开一开玩笑,但下一秒就直接被周森给瞪了一眼。这位平时就很沉默寡言的支配者此刻却道:“难不成是异种?”

    “……异种?”雷德克里夫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好笑的笑话,毕竟如果真的是异种的话,那他们的灾难可就来了——要知道,异种本身就很难对付了,速度快不说,防御力还特别的高,如果再加上机甲这层“保护”的话,那绝对会更棘手了。更重要的是,能够从操作机甲的话,至少就说明驾驶者的精神力不低——可他们才刚刚得出异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或者头脑没发育的生物,如今闹这么一出,不就是啪啪啪打脸吗?

    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附和雷德克里夫的话,他们都为周森话语中透露出来的可能性而沉默了——异种的攻击完全是无脑性的,别说是其他物种了,就是同类都有可能“一言不合”就互撕,所以机甲里面的驾驶者是人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被那些异种攻击撕吃就阿弥陀佛了,更不用说一齐行动了。

    虽然很难想像,但估计驾驶者是异种……或者异种的进化种的可能性非常大!若真是这样,那的确让人毛骨悚然——从只知道杀戮和破坏的无脑生物变得能够驾驶机甲——这种进化速度委实可怕了些!

    “通知下去,全国解除所有武器和机甲限制,请求盖亚星上所有机甲战战士支援。”萨罗曼不像雷德克里夫他们还有闲心去思考为什么,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第一时间就直接下达了命令。

    解除所有武器和机甲限制?会不会有恐怖分子混入?听到萨罗曼下令的某些官员刚想这么说,转念一想,恐怖分子?再恐怖的恐怖分子,难不成还比得过异种?至于要保护琥珀宫的完整什么的……连命都快没有了,谁还会关心这些身外之物?

    本身这场订婚宴上出现的来宾就都是位高权重者,而这些位高权重者,无聊身处何位,自身的本事都是不弱的,哪怕是那些养尊处优坐吃山空的贵族,也有那么一两架性能非常不错的机甲——在全名尚武的珈蓝帝国,机甲本身就代表着财富、实力和权势,会通过机甲来“炫富”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言归正传,哪怕他们的精神力或者实力不足以操控这些机甲加入战局,至少躲进那些机甲之中,可以抵挡一阵子异种的攻击,说不定就瞎猫碰上死耗子就干掉了那么一两只或者是十几二十只异种了呢?

    总而言之,解除了武器和机甲限令,就相当于增加了一个强有力的外援。

    ······

    “我也要去帮忙!”稚嫩的少女声暂停了一下唐无求的动作,他转过头,看向目光坚定的白娑罗,道:“娑罗乖,不要闹,这可不是去玩的。”

    “我知道,我不是去玩!大家都要去战斗,我当然也不能纯粹躲在大家身后当逃兵!”白娑罗字字铿锵,让那些坐在保护圈里只知道惊惶和祈祷的被保护者们都面色不自然起来。

    “小娑罗,你的勇气让我十分感动,但是你依然不能去。”一旁的雷德克里夫擦拭了一下脸上脏污的地方,不等白娑罗继续开口就解释道,“你毕竟只是一名服从者,战斗这种事情,交给我们支配者就好了。”

    白娑罗一听就不乐意了,小嘴撅起来:“谁说服从者就不能战斗了?又不是没有服从者和支配者一起上战场的情况!”仿佛是为了增加说服力,她继续道,“而且我是达鲁萨兰的未婚妻,和他并肩作战是理所应当的!”

    “你还太小了,娑罗。”这次开口的正是达鲁萨兰,虽然自己的小未婚妻要和自己并肩作战的打算让他的心暖乎乎的,但这个时候可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到时候我无法专心投入战场。”的确,服从者和支配者一起上战场,就是为了防止支配者在战斗的时候杀上头了,到时候热血和杀气冲头反而对本身的精神思维造成重大的损害的情况出现。但同样的,能够在战斗的时候安抚他们的服从者,无一例外都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白娑罗的确出色,可出色却并不代表她能够在战场上发挥自如——她毕竟还是太小了。

    别说白娑罗,就是现在军队里的一些士兵,因为并没有经历过曾经那段战火纷飞的日子,没有上过战场,手上没有沾过血,在对战的时候,行动难免有些迟疑。他们驾驶的机甲可能比异种的外壳要坚硬一些,但却不一定能杀掉异种,甚至会被那些异种反杀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绞杀异种的主力部队都是每一个人都上过真实的战场的,就算不是战场,也是协助军队进行过危险的围剿之类的行动。

    或许有人会说,他们在网络上也做过许多演练和对战——可,再怎么牛/逼,也只是虚拟的,那里面就算死亡,也有再来的机会,所以他们的罪恶感和心理压力会少许多。

    诚然,异种和人是不能相提并论,可同样是杀戮,需要的觉悟和心理承受力相差并不大。

    相比起来,白娑罗实在是太“嫩”了。

    “可……”无求哥哥就可以……白娑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唐无求直接从空间钮里拿出了一台机甲,然后干净利落地进入了驾驶舱。

    不仅是白娑罗,其他人也都被唐无求的这一举动给惊呆了——要知道,唐无求进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