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章 完结章 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长发,一袭黑色的职业套装,容颜和原来相差无几,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只不过她的眼神儿却再也不复当年的迷恋与温存。

    越凡知道薛琪也看见了自己,可是她眼神儿里无波无澜,仿佛不认识自己,在薛琪眼里她确实只是一个随老板来吃饭的秘书。

    乔杉没察觉到越凡的不对,笑着对越凡说道:“越凡,来,你不是说想认识一下人家吗?”

    越凡眉间萦绕着一股阴郁之色,她慢慢走了过去,朝薛琪伸出手,沙哑着声音一字一顿地说:“你好,越凡。”

    薛琪漂亮的眼睛在她手上扫了一下,笑着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说道:“薛琪。”

    那一瞬间,越凡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狠狠地叩击了一般。

    她想起来拜伦在春逝里说过“若我会见到你,事隔经年。我如果与你打招呼,以眼泪,以沉默。”

    她从未想过,事隔经年再见面,没从过去里走出来的人是自己。

    薛琪只是轻轻地握了一下她的手,马上松开了。

    四个人落了座,越凡本来精神就不济,看到薛琪以后一直在发呆,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面前的酒杯看。

    “来,我们四个碰一下。合作愉快。”陈总举杯,乔杉和薛琪也纷纷举起杯子,只有越凡一个人不动。

    陈总有些诧异,乔杉放下筷子,立马说道:“陈总不好意思,她今天生病了不能沾酒,这杯我替她喝。”

    “那行。”

    乔杉以为越凡是难受的,所以注意力无法集中,喝完酒以后欠身在越凡耳边轻轻说道:“管你同不同意,明天都别来了,就你这状态我怕你把事情处理的乱七八糟。”

    越凡紧了紧拳头,看了一眼薛琪。

    吃完饭以后,乔杉让越凡打车回家,越凡没吭声,目光一直追随着薛琪,等看着她快要坐上陈总的车快走的时候,才出声道:“薛小姐,方便喝杯茶吗?”

    薛琪一愣,刚想张嘴拒绝,就看自己老板对自己使了一个眼色,她笑着点点头应下了。

    乔杉见状,眉头一挑,眼里闪过一丝玩味之色。

    酒店附近就有一个茶座,这会儿饭点刚过,茶座里人很少,两人挑了一个角落靠窗的位置。

    两个人的时候薛琪就没刚才的那么客气了,她撇头看向窗外,说道:“有事吗?”

    越凡也不知道怎么说,她也不知道自己找薛琪干嘛,她看着熟悉的侧脸,良久艰难地开口,“你……怎么回来北方?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北方了。”

    薛琪说过,她不喜欢北方的天气,不喜欢北方的习性。

    薛琪勾了勾嘴角,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了呢,人都会变的。比如我以前讨厌吃香菜,现在也能吃下去了,比如我以前爱喝番茄汤,现在也吃腻了。

    “再比如,我曾经很喜欢一个人,现在,也放下了。”

    越凡握着茶杯手柄的手猛然间收紧了,她脑子昏的更厉害了,是啊!是啊!这么多年了呢。

    “对不起。”越凡苦涩地开口,她嗓子好像红肿了,说话变得很艰难。

    当年太年轻了,外婆离世的痛苦几乎摧毁了她,让她无法面对薛琪,让她用最残酷的手段对待了那个那么那么喜欢她的人。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痛楚慢慢随着时间慢慢消散,她回头想想那件事,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薛琪和她一样,爱着外婆,如果真的是因为她害得外婆离世,薛琪怕是会痛苦百倍,怕是连见她的脸面都没有了。

    一切只是她的谎言,可有些事情,明白的太晚是一种罪过,你看,她的报应来了。

    薛琪微微一怔,“没,没事,都过去了。”

    两个人在一起坐了好久,可说的话却寥寥无几。一个不知道如何开口,一个不想开口。

    眼看着天色晚了,薛琪借口有事要走了。

    越凡看着薛琪的背影,心口有股郁气无法消散,她眼睛有些酸涩,眼看着那个背影越来越远,心好像绞在了一起。

    可是怪谁呢?

    她的心钝钝地疼,当初自己把薛琪关在门外,她也是这种感受吧,或许更痛。

    薛琪努力地睁大眼睛,让自己不要哭出来,她从来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越凡,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演技会这么好。

    这一次,她真的不要再主动了。如果越凡真的喜欢她,一定不会舍得她走的。

    可是她走了那么多步,身后的人还是没追过来。

    薛琪的眼泪流了下来,她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她怕一回头身后的人早就无影无踪。

    你看,哪怕你知道了真相,你还是不肯要我?薛琪苦笑着抹了一把眼泪。

    “等等!”薛琪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她一时间忘了哭。

    “我刚才没吃饱,可以再给我做一顿饭吗?”

    薛琪捂住眼睛蹲在地上低低地哭泣,伪装的坚强不复存在,她哽咽着说:“越凡,这么多年了,你的情话还是没有长进。”

    越凡看着她颤抖的肩,蹲在身轻轻揽住她,“可我知道,我把年少时的喜欢生生熬成了爱。”

    那天,越凡跟着薛琪去了她家。

    薛琪在厨房忙碌着,两人都不提当年的事儿,那道伤疤只能让时间慢慢地将它愈合。

    越凡明白真相以后,她却没有办法找到薛琪。

    那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对这个人了解有多么少,原来自己的喜欢那么浅薄。

    薛琪看着越凡微微泛红的脸颊,“你生病了?”

    “没事,小感冒。”越凡挑起面往嘴里送。

    虽然两人知道对方心里有着自己,但还是有着尴尬。

    毕竟是六年没见面,她们对现在的彼此都不熟悉。

    “你很久没回老家了吧。”薛琪出声缓解了两人的氛围,她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越凡认真地听着,时不时看她一眼。

    “哦,对了,你还记得吕子威吗?”

    越凡的手一顿,“怎么了?”

    “他好像因为伤人被判刑了。”

    “这样啊,挺好的。”越凡低下头摸了摸肚子上的疤。是啊,挺好的。

    那天,薛琪说,越凡我害怕。

    她打开门跟在薛琪身后,想送她回家,就这么一次了,真的就这么一次。

    可是她还是碰上了吕子威,她从来不知道那个人会那么疯狂,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刺伤了她。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救的,怎么被人送进医院的,她只知道自己躺在雪地那么害怕,她怕吕子威会伤害薛琪,可是自己只能躺在雪地里,任意识逐渐消失。

    “你要走了吗?”薛琪站在门口送越凡。

    越凡发现,其实她还是没有变,只是还没有习惯而已。

    她伸手搂住薛琪,轻轻说道:“你知道吗?六年前我几乎是奔溃的,让我笑的人去世了,逗我笑的人被我赶走了。我觉得自己的世界都黑暗了,可幸好,幸好我又遇见了你。”

    薛琪也反手抱住她,她说:“越凡,这一次你再放弃我,我真的,真的不会再要你了。”

    越凡直接把薛琪推到门上想去吻她,可是刚凑她嘴边突然停下了,她看着薛琪紧张的模样尴尬地笑笑,“现在不行,我感冒了。”

    薛琪直接按过她的头,唇贴了上去,“没事,感冒又不会死人。”

    越凡摩擦着她的唇,轻轻呢喃,“薛琪,从今天开始,我的生活重心是了解你,还有……爱你。”

    越凡知道薛琪对自己有多重要,外婆走了,薛琪于她而言不仅仅是爱人,更是亲人。

    “别再把我推开了。”薛琪说着,眼角滑过一滴眼泪。

    浪费的六年只有用以后的时光补齐。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