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62.第362章 看戏的青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现在唯有青龙是最轻松的,它一脸兴奋的表情在旁边观战,不住的狂拍手,有多少年了,它也记不得了,之前的那些日子里没人敢下来,即使下来了也会被阵法给绞杀,现在两块大陆一合并,它的使命也完成了,阵法也撤去了,等待的日子就觉得更无聊了,可是它又不能自己走出去,它需要有个修士带它上去,只是这一点这两个女修怎么会知道的,有趣,如果每天都有人下来在它面前这样表演一场,那就更有意思了,要是再弄些灵酒之类的就更完美了,可惜可惜,只是上去又有什么意思呢,龙生无趣啊,它活了多少岁了它自己都不记得了。在上界霍霍了很多年被君家小子给忽悠下界来,只是它是条信守承诺的好龙,即使很无聊也没动过离开的心思,它知道会有人将它带出去的,想着想着心中澎湃着,龙爷要回去了,上面的乃们你们准备好了么。就在它这样走神分心想事的时候,在它没有看到的地方,月鸿和庞元雅使了一个眼色,俩人一边攻击着孟修容一边慢慢的将战斗范围往青龙这边移过来,而这一切做的却好像很自然看不出任何破绽,就连一门心思和俩人对打的孟修容都没发现其中的蹊跷。当她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庞元雅已经脱离了战斗圈,而月鸿紧紧的缠住她,不让她逃离一分。

    这一切俩人做的很默契,速度也很快,就连青龙都愕然的看着自己头顶上的手掌不明所以,眨了眨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头顶上的女修在对它做着奇怪的姿势,念着奇怪的咒语,脑海中突然就变得模糊起来,眨了眨眼睛,再眨,却好像看不清前面是什么。一声龙啸声吼了起来,晃了晃龙头,头一歪晕了过去。庞元雅诡异的收起灵气,手一托将它托到手里,摸着它帅气的龙鳞,这是她的了,从很早的时候她就已经打起了这条青龙的主意,她忘不了前世君家分阁阁主带着它的威武气势,一直没有灵兽为的也是今日,她找寻了很多御兽的法决,收服灵兽的玉简,才下定决心选择了这一种古老霸道的御兽决,她抚摸着青龙,亲切的说道,“以后我就叫你阿青吧。”说完抱住龙身冲着月鸿眨了眨眼,月鸿勾了勾嘴角,冲着孟修容打出一记木系法术,一道道藤蔓从地上慢慢的爬了上来,缠住孟修容的手脚。趁此机会,他赶紧带着庞元雅便往外冲去,只留下恨极了的孟修容和他们看不到的空间里的阿灵的愤怒咆哮声。这个同样也是阿灵一直计划了好久的东西,这条笨龙很好骗的,只要能把它骗到空间里她就办法制住它,只可惜又被破坏了。

    青龙晕倒前的那声龙啸声传的很远,至少正在往这赶的木依依听了个真切,一兽车人正欢声笑语吃着火锅坐着兽车,看着风景聊着天,就这声龙啸声打破了这样和谐的气氛,顿时兽车里一片安静。木依依愣愣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道,“我没听错吧,刚才是什么声音?”风宇辰一下御剑跃出兽车之外,“依依,我过去看下。”慕容瑾气的一拍桌子,“又被人跑到我们前面去了!”华云薇询问的眼神看着木依依,“依依,别担心,听这声音应该离的不远,我们马上赶过去,就算是有人抢到我们前面了,我们也能再抢回来!”木依依摸了摸怀中的玉盒,诧异的说道,“不能啊,我大哥说的那龙不可能跟别人走啊,不过这事也说不准,亲眼看一下我才放心。”顿了顿她又郁闷的说道,“是可忍孰不可忍,老虎不发威就当我是病猫呢,那青龙是谁想带走就带走的么,照我大哥的描述,它是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龙了,一点也不夸张的说就是拍拍龙尾也会将一片山给拍塌的存在啊,若是它落到庞元雅或者孟修容手里,我简直难以想象,她们真的不是一般的心大啊!怎么就敢去想着收服一条龙,还是只连上界修士都头大的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龙!”华云薇扑哧笑了说道,“风掌门还没消息传过来,说不定只是那条青龙耐不住出来溜达溜达,也不一定就是孟修容和庞元雅,幸亏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人。”木依依扁扁嘴说道,“肯定是她俩,除了她俩有贼心还有贼胆,别人要么没贼心要么没贼胆,不信你等着看。”

    而这个时候刚冲出青龙涧的庞元雅和月鸿便碰到了闻声赶来的风宇辰,猛地看到风宇辰庞元雅条件反射的便想溜,突然顿了顿止住了脚步,脚尖一转鼓足了勇气抱着青龙站在月鸿身后,现在她不怕她,月鸿也是一城城主,并不在他之下,也同样是元婴期修士甚至比他修为还要高。风宇辰抬眼看了看她怀中的青龙,“放下青龙,我放你们走。”庞元雅忍不住探出头说道,“风宇辰,你开什么玩笑,这是我的,刚结的契约,你别觉得你是泰古宗掌门就了不起了,这里是月莲大陆,现在站你面前的我夫君是月莲大陆五大城之一月城城主,你搞清楚!”风宇辰一听莫名就想笑,“前两天跑去偷袭鸾城然后被打了个落花流水,刚刚发生的事你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啊,放下青龙,这次我就暂且放过你,这是第二遍,别让我说第三遍!”

    风宇辰的话一说出来,庞元雅莫名就有一种想按照他的话做的冲动,但是她硬生生按住心底的恐慌,将青龙紧紧的抱在怀里,“已经结成契约你来晚了,今天我们走不走你说了不算,月鸿我们走!”拽住月鸿就急匆匆的想离开,但是风宇辰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离开这里,抬手便是一击,正好打到他们脚前。庞元雅有些惊慌的拽住月鸿的法袍,“风宇辰,你不要欺人太甚!”庞元雅怀中的青龙感觉到她的不安,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小心翼翼的看向外面,又打起来了,好啊,继续看戏,今个好戏可真挺多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