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3章 杨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就在辛嵇和王离师兄弟二人为北伐大业忧心忡忡的时候,身处横山要塞的王元贞却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大师兄你怎么来了?”王元贞看到曹翼的时候,着实大吃一惊。

    “怎么?不欢迎啊?要是不欢迎的话,我掉头就走!”曹翼一边跟着王元贞往里走,一边调笑着。

    “咦!没想到大师兄你也会说笑!!这不像你啊!!”走在前头的王元贞忽然停下脚步,一脸讶异的瞅着曹翼。

    “在华山的时候,要处理各种方方面面的事务,自然要沉稳一点了。既然都下山了,还摆出那副面孔给谁看!!你师兄今年才十八,又不是八十!!”曹翼顺手伸手推了王元贞一把,让他赶紧往前走。

    “还真是!!师兄你要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你点年纪。话说以前在山上除了师傅,我最怕你了。”差点被曹翼推了趔趄的王元贞,一边继续带路,一边和曹翼闲聊。

    “你可拉倒吧!你会怕我?你这家伙仗着师傅的宠爱,什么时候正眼看过我!!”似乎是很少这样毫无顾忌的说笑,所以曹翼现在兴致很高。

    “师兄这话就丧良心了!!我哪回见你不是低眉顺眼的,连头都不敢抬,深怕你治我一个腹谤之罪。”随着曹翼的语气越来越随意,王元贞似乎也找到了当初刚上山时,二人互相斗嘴的感觉。

    “好一个腹谤之罪!!你这是拐弯抹角骂我啊!!怪不得二哥当初总是说你小子最坏了。”曹翼虽说既要勤加修炼武功,又要管理华山派事务,但是平日里都会尽量抽出时间来读些书。所以“张汤腹谤杀颜异”的典故他还是知道的。

    至于曹翼口中的二哥,说的是辛嵇。虽然辛嵇后入门排在曹翼后面,但是曹翼平日里都称辛嵇为二哥。

    “从二师兄嘴里能听到我什么好话,他就会偏心老四!!”走在前面的王元贞虽然嘴上埋怨着辛嵇,但是脸上却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你少在这编排二哥!!你当时都多大了,还跟老四闹。别说二哥,就算是我看见了,我也会揍你!!”一听王元贞说起二哥偏心这事,曹翼就想起了当年王元贞逗弄李离不成,反被李离咬了一口,最后恼羞成怒之下准备爆发,反而被路过的二哥揍了一顿的事迹。

    “嘿嘿!谁知道老四这么不经逗,再说了吃亏的可是我!!结果挨揍的还是我!你说我跟谁说理去!!”虽然这些都算是自己小时候的黑历史,但是现在都成为了最美好的回忆。

    “你还敢讲理!!谁给你的理!!皋陶吗!!”曹翼说完后,师兄弟二人登时笑作一团。

    这话还是从师傅那里听来的,不过师傅常说的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虽然他们不知道梁静茹是谁,但是不妨碍他们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后来这话的格式就被他们师兄弟几人拿来用,私底下翻着花样的玩。

    至于曹翼所说的皋陶是上古尧舜时代的名臣,长期担任理官(主管司法),开创了华夏的司法体系。

    半晌后,笑的肚子疼的王元贞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向含笑看着他的曹翼作势拱了拱,算是谢过了曹翼的开导。

    自从跟着父亲来到横山要塞后,王元贞就再也没有笑过了。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感觉身上的被子有千钧之重,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不过通过刚才这一番放肆的大笑,让他心中的郁结之气,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这些日子苦了你了!不过也没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天塌下来,也砸不到你头上!!”

    彻底缓过劲来的王元贞听闻此言,不禁百感交集,郑重的对曹翼躬身一礼。谁知要还没弯下去,就被曹翼伸手扶了起来。

    扶起王元贞后,曹翼伸手在他胸口轻锤了一下说道:“咱们师兄弟之间怎么还来这个,有那么生分吗!!”

    就在王元贞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旁边的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喧闹。

    “这是…………”曹翼虽然不懂军务,但是军中晚间禁止喧哗的禁令他还是知道的。虽说现在横山要塞暂时没有战事,但是还是行的军中戒律。

    王元贞侧耳一听,就苦笑道:“这是我的那帮亲卫。”

    “亲卫!!”

    面对曹翼的震惊,王元贞狠狠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始解释道:“自从我献策大破李延忠后,父帅就在军中公开了我的身份,随后就开始为我组建亲卫队。不过我身边的这些亲卫,大都是军中将领的子嗣后辈,是准备在我身边谋个前程的。对了!老五也在里面!”

    “老五!!谁的意思!!”一提起老五,曹翼脑海中就闪过那满院子的狗。之前曹翼对贺子岳还有点愤怒,但是听过他的悲惨遭遇后,满腔的愤怒尽数化作了怜惜。

    “这是师傅的意思,为的就是希望老五能多结识一些,可以托付生死的袍泽。”说起贺子岳的遭遇,王元贞也是心有戚戚然。

    “可是………这样不会出事吗?”

    “能出什么事!!你这是关心则乱了不是!老五只是因为自身经历,所以在为人处世的时候,走向了偏激,又不是傻子。其实跟老四差不多,只是比老四更加极端罢了。”王元贞一边说着,一边带曹翼往那边的院子走去。

    那个院子就是王元贞亲卫的居所了。

    所谓的亲卫,不过就是王焕章为王元贞挑选未来军中心腹罢了。其中的成员,不是王焕章极度看好的年青一代,就是军中核心将领的子嗣晚辈。

    所以他们在横山要塞中,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只要不是太过分,军中军法官一般都不愿过问。再说了,这些人他也管不了,除了王元贞之外,谁也没资格管。

    这可能是王焕章给儿子设置的小小考验吧!

    吃过晚饭后,除了例行巡逻的军士外,其他人都应该要回到自己的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