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七十四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接下来,齐滦与陆擎苍详细的拟定了计划,该怎么行动怎么部署,到了那一天怎么配合,所有的细节,齐滦都与陆擎苍敲定了。↗

    但是,齐滦还是留了个心眼,怕陆擎苍是故意舍了凌珏来套取情报的,所以并没有自己这边的情况告诉陆擎苍,只是告诉陆擎苍什么时候该怎样行动而已,别的包括驻军兵力以及增援什么的,一概都没有说。

    两厢计定之后,陆擎苍就趁夜离开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陆擎苍是在齐滦的副将眼皮子底下出城的,只不过出城之后就掩了身形,但是出城之前没有刻意掩住身形。

    陆擎苍走后,齐滦又自己一个人在营帐中推演了一遍所有的部署,发现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放了心。

    现下,他就只需要等到决战那一日到来即可。

    齐滦看了看地上昏迷不醒的凌珏,扬声叫了副将进来,将凌珏先关起来,命人严加看守。他现在没工夫处置凌珏,打算等大战之后再来处置凌珏。

    齐滦原本以为,这**的事情过去之后,往后十日都不会再有事情发生了。却不想在几日之后接到京中密报,这京中密报是元熙帝亲自让人传给他的,他看了后才知道,原来齐溢自回京后就跟凌玥密谋要害他,还把莲童从明王府弄出来了,这会儿莲童带着凌玥正往云南而来,而齐溢也跟着追过来了。

    大战在即,齐滦根本就未将这等事情放在眼中,只吩咐一直留在云南的那十数个铁卫去暗中缉拿这三个人。毕竟军中之人不可抽调,他身边有军士护卫,也不需要铁卫保护,就将蔡桓之前留在云南的十数个铁卫抽调出去缉拿莲童等人了。

    紧接着又过了一日,齐滦又收到了凌遥的信,上头说的也是这件事,比元熙帝更为详细的是,上头说明了莲童的危险性,又写明了该如何制服莲童,齐滦看了,忙将凌遥所说的法子派人告知那些铁卫,不然的话,若无凌遥的这歌法子,只怕铁卫也是抓不住莲童的。

    想到这里,齐滦不禁觉得贴心,阿遥远在京城里,却还这样牵挂着他。

    安排好这些之后,齐滦就不再分心了,而是专程等着与陆擎苍约定那一日的到来。

    只可惜狄晋崇的伤还没有好,人虽然醒了,但是身体还是很虚弱的,所以这一次大战,狄晋崇就不能与他并肩作战了。

    齐滦原本以为,这一次的大战会耗时很久,哪知援兵到后,他们以一倍于陆家军的兵力倾轧奋战,又因为陆擎苍的临阵倒戈,从陆家军中起义,倒向了他这一边来,于是战场上的形势就越发倾向了他这一边,结束战争的时间,比他预想的时间还要早一些。

    陆家军全面崩溃,被他们斩杀殆尽,剩下的一些就都是降军。

    而陆擎苍也果然如蔡桓所说的那样神勇无比,他一个人将陆展涟和陆如年斩杀,而后又擒住了陆展涟的小儿子陆如州,而陆家精锐尽数都死在了他的长刀之下。

    看见陆擎苍如此战绩,齐滦才是真正的相信了他那天夜里所说的话。

    稳定云南,收复南疆,这本是齐滦的梦想,如今经过一番拼杀,就这样实现了,齐滦心中的激动外人虽然看不出来,他自己却是知道的。

    收复南疆后,齐滦原本是要去见一见轩辕家仅存的那位老太太的,但是陆擎苍说,那位老太太早已不管事了,而且年纪也大了,身体并不是很好,轻易是不见客的。

    齐滦听了此言,也就没有再去打扰她了。

    只将南疆暂时比照云南的例子,筹建州府,将回真族中以及各个异族之间的事情交由官府处置。但因为南疆的事情比云南更为复杂,所以齐滦就让陆擎苍跟着一起去筹建和管理南疆。

    毕竟,收复南疆是一回事。但是想要将南疆治理好,那需要的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了,而这个过程,需要的就是大家共同的齐心协力的努力。

    齐滦将南疆的事情处理好后,才知道原来铁卫已将莲童等三人给抓住了。

    齐滦也懒得见这三个人,只让人将他们分开关押,然后派人严加审问,务必要让人把所有的话都从他们口中问出来,而凌珏的处置他也想好了,凌珏是罪无可恕的人,为免再出什么变故,齐滦就直接下令,将凌珏在城中斩首示众。

    不过,在斩首之前,齐滦还是派人送他去了凌玥那里,让他见一见自己的妹妹再死,结果凌珏真的是疯了,见自己到了穷途末路,心里越发扭曲,竟用捆住自己双手的铁链把自己的亲妹妹给勒死了。

    消息传到齐滦这里来,齐滦只觉得厌恶,命人即刻将凌珏行刑处理了,然后派人处理了凌玥的尸首,凌珏则示众在街市口,后来被痛恨他的百姓争相踩踏,最后也是尸骨无存了。

    齐滦觉得莲童的危险性太大,在处理了凌珏和凌玥之后,也派人将莲童给处死了,还特意请了云南教中的人来处理莲童的尸首,不让莲童再有什么危险性。至于齐溢,齐滦在问出所有的真话之后,就将齐溢再度关了起来,预备等回京时再一同将齐溢带回京中去,然后将齐溢终身圈禁起来,再不许他出来害人。

    之所以不处死齐溢,他就是觉得,齐溢死了反而痛快,对于齐溢来说,让他活着却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这才是最折磨人的地方。既然齐溢不安好心,也就不要怪他不仁不义了。

    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距离他离开京城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因为埋首这些事情,都让他来不及给京中的凌遥写信,回想起来,他也许久没有收到凌遥的书信了。

    齐滦就在想,等南疆的事情上了正轨之后,他也可以回京城去了。毕竟这会儿,明王府地库之中的金银财物都已经运送完了,而明王府的诸人,凌琥该安顿的也已经安顿好了,该准备跟着回京城去的人也都已经预备好了。

    因为凌琥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