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9章 绝望无力(求订阅月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雷霆,命运,乾坤

    多位道主,选择了大道之力,融于劫难。

    浩劫降临!

    这群人,其实看得出来劫难的心思,劫难的心思也

    不难猜测,在场的,李皓、天方都看出来了,只是想着

    ,那些家伙可能没看出来。

    结果证明,大家都心中有数。

    这才是让天方稍有波动的地方。

    他没想到,大家都知道,最终,还是选择了支持劫

    难,此刻的天方,微微皱眉,但是也没说什么。

    仔细去想,也许一切都有迹可循。

    他的目的和劫难的不同。

    劫难就算称霸了天地,那也只是浩劫动荡,注定是

    乱世长存,乱世,未必就是坏事,对顶级强者而言,乱

    世,反而是各路豪杰的机会。

    而天方,李皓,这群人所追求的,包括混天,秩序

    之主,全都在追求一个和平,一个自由

    这反而不是好事。

    对强者而言,和平的年代,意味着他们没有了

    太多的机会,上面,会多出一位爹妈。

    恰恰相反,乱世,才是豪杰崛起的时代。

    “劫难!”

    天方脸色漠然:“你以为,这样就能和我抗衡吗?

    工粉洗

    力浮现,这一刻,整个天地四方,仿佛都有浩劫之力弥

    漫,无数修士,无数强者,都感受到了灭世之威。

    和李皓他们对峙的那些九阶,眼神都有些复杂。

    劫难,恢复巅峰了。

    他们也知劫难所想,只是没想到最终,乾坤几

    人,还是选择了支持劫难,一个个强者,感受着体内还

    在流逝的灵性,感受着对手的强悍,感受着寿元的消耗

    此刻,都是面色复杂无比。

    我们,是九阶。

    昔年,站在巅峰的人物。

    可那个时代,九阶好像也不过如此,有了天方

    ,有了秩序,他们这群九阶,在百万年前的时代,其实

    不太起眼。

    他们只是绿叶!

    衬托着这群人的强大。

    就如李皓这个时代,强者很多,而今,混天、龙战

    纷纷死去,也许,也就人王、苏宇这两人,还能和李皓

    一较高低,可实际上

    在九阶眼中,若非李皓自己放弃了时光,什么苏宇

    ,压根不可能出现,什么人王,论毒辣,论阴险,论狠

    毒,都不如李皓。

    这人,真正的走上了大道无情之道。

    几次大战,皆是此人掀起。

    若干年后,百万年后,也许也会和今日一样,

    只知天方,不知其他诸多九阶,提起他们,也只是有所

    耳闻,提及天方,却是众人皆知,混沌第一!

    这一刻,几位九阶、没管李皓几人,而是扭头看向

    劫难。

    劫难气势不断攀升!

    而天方,也并未打断劫难,此刻,只是默默看着,

    劫难之主看着天方,微微凝眉:“天方兄好自信!”

    自己汲取多位九阶之力,此刻,攀升到了极致。

    可天方,依旧淡漠。

    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对强者而言,这样的天方,其实是大家极其不愿意

    看到的,很不爽,大家宁愿看着劫难小心翼翼算计的样

    子,宁愿看着劫难,那有些愚蠢,又自以为聪明,被大

    家看透,又都默契不说的样子。

    劫难在他们眼中,是没有秘密的。

    而天方永远都是那么神秘。

    其实没人喜欢这样的人,就像李皓几人,李皓和人

    王在一起,大家其实更喜欢人王,就像至尊和人王在一

    起,大家也更喜欢人王。

    哪怕,人王也不是个好东西。

    哪怕人王嘴巴极臭!

    可人王,往往能让你看出他要做什么,想做什么。

    今日的天方,也让他们不舒服。

    一直都不舒服!

    这样的不舒服,持续太多年了。

    劫难仿佛因为实力的提升,也彻底放开了,此刻,

    冷眼看着天方,咬着牙关,仿佛发泄心中的怒火:“天

    方,你始终如此,始终觉得,没有你做不到的事!”

    “很久以前,你就如此!仿佛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中

    仿佛所有人,天生都该是你的奴仆,你直让人厌恶,

    恶心!”

    天方哑然失笑,轻笑一声:“劫难,这并非我的错

    ,只是你们自卑罢了!”

    他就如同那大家公子,到了此刻,依旧气度非凡。

    “你们自卑,不如我,被我压制了一个时代。你们

    自卑,我悟道更快,实力更强,对道的感悟更深。从始

    至终,我对你们,和对他人,都是一个态度,也不曾看

    低,当然,也不曾高看一眼。”

    他笑了起来,他不觉得,有何不妥。

    要说不妥只是这些人,自己自卑而已,我高看

    不高看你们,是你们自己的能力问题,而非我的态度问

    题。

    他笑着,看向远处的李皓,轻笑一声:“李皓很年

    轻,实力也不算太强大,比起你们当年还有所不如,可

    我倒是很喜欢和李皓交流一番,不同的人,既然强融不

    到一起,不是一个层次,不是一个圈子,你们何必非要

    强融我的圈子,要我接纳你们呢?”l

    他如此的云淡风轻,却是让众人心中怒火沸腾!

    不是一个层次?

    不是一个圈子?

    都是九阶,你比他人高贵到哪去?

    四周,无数雷霆爆发,天地好像颠倒了一般,那无

    数劫难之力,此刻,居然呈现出了朵朵祥云,仿佛

    天地被颠倒,时空被错乱!

    仿佛,劫难化为了幸运,化为了祝福。

    而此刻,天方才认真了一下,看向四周那浮现的特殊大道之力,微微点头:“这倒有几分意思!”

    鼓地之道  颠倒鼓地之力  化劫难为祝福  这才

    有趣。

    有些两极之感了!

    “劫难,你要和我切磋一番吗?”

    天方说话间,劫难之主,一步上前,看着他,眼神

    冷漠无边:“天方,莫要再张狂了,我知,我未必是你

    对手,可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这深藏不露的家伙,到

    底有多少底牌,凭什么如此张扬!死亡有什么可怕的?

    吾等活了多少岁月,虽惧,可真到了此刻,也不亏!”

    惧怕死亡,人之常情。

    不怕死的,都是神经病,都是年轻人,越老,越怕

    死。

    他承认,自己怕死。

    可真到了没活路的时候,也不值得去惧怕了,他冷

    笑一声:“今日,我便要撕破你这张永恒不变的虚伪笑

    脸!”

    扭头,看向李皓众人,冷笑一声:“李皓,我知你

    算计多,诡计多端,不过你可要看清楚了,这老东

    西,可不是好惹的,我若死,我倒也看看,你们能如何

    解决他!”

    话落,瞬间消失!

    天地之间,刹那间,祥云朵朵浮现,弥漫整个天地

    ,一刹那,他双眼化为雷霆之色,仿佛锁定了什么,一

    股青烟在眼前浮现!

    命运!

    此刻,那命运之柱,宛如通天巨柱,巨大无比,也

    让天方无处藏身。

    劫难眼中溢散出一股特殊波动,无数祥云,刹那间

    仿佛化为了人形,直奔那巨柱所在而去,四面八方,一

    根根雷柱再次浮现,将天地锁定!

    就在这一刹那,一拳浮现,生死浮现,磨灭天地!

    天方依旧带笑,生死之拳,仿佛穿透了空间,一个

    刹那浮现在劫难面前,无数雷霆爆发,空间被毁灭,生

    死磨盘被打破,可雷霆也瞬间消散!

    两道影子,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仿佛没有移动,

    在这虚空之地,瞬间交错万次!

    这一刻的天方之主,仿佛认真了起来,他爆发出来

    的实力,并不比劫难强多少,可随意穿梭空间,快的

    不可思议,各种空间封锁之道呈现出来,无数雷霆之力

    ,纷纷被他锁在了原地!

    这时候,人王几人看着,都面露异色。

    又看向那些不动的九阶,人王忽然传音道:“咱们

    是先看戏,还是如何?此地九阶还有不少,咱们虽然未

    必会输,可想赢,也没那么简单”

    “那俩真要分出了胜负,对咱们而言,也都不是什

    么好消息”

    今日,他们虽然杀死了不少人,可主角,并非他们。

    一直都是天方!

    到了这一刻,成了天方和劫难,他们好像也只是大

    战的开胃菜,先打了一场表演赛,这两位主角才上场

    了。

    “李皓,你有办法对付天方?”1

    此刻,人王好像笃信天方不会败,看了一眼李皓。

    其实,他也很疑惑。

    李皓的崛起,一直都被他看在眼中,到了今日,李

    皓此刻虽然很强,好像将自己的血肉,蕴养在了天地各

    方,混沌各方,让他迅速强大了起来。

    可是就这样了吗?

    如果只是如此人王觉得,自己融合了黑暗,未

    必就不如李皓,可这不够的,虽然那时候,他们也许也

    能走到此刻劫难的地步实际上可能还要差一点。

    如果连劫难都败了,他们靠什么去翻盘?

    天方又不是啥好东西!

    这家伙,就差明摆着说了,你们都要死,他要重造

    混沌,一切推倒重来。

    而苏宇,则是盯着李皓看了几眼,此刻倒是没说什

    么其他的东西,将四周散开的万族强者,纷纷召唤回归

    ,身后,再次聚集起了一群人。

    此刻的他,气息也在强大起来,秩序之力,正在转

    换成规则之力,和混沌相融,这也是他真正走向混沌的

    一步。

    只是,看了李皓几眼,略显疑惑。

    对这位,昔日眼中强大无比的时光之主,而今再看

    其实也不比他强什么,虽然觉得也很正常,对李皓

    而言,其实只是过去了几个月罢了。

    可对苏宇而言,他崛起到今日,印象中,最强,最

    无敌的,就是时光之主。

    而今李皓虽强,可也没让他感受到惊艳无双。

    也许这就是强大后的无奈。

    昔日,那些觉得强大无比的存在,一个个被超越,

    已经失去了一些敬畏之心了,时光之主也只是万族

    给予李皓的称呼罢了。

    他在这混沌之中,其实也只是一个新人罢了。

    苏宇心中想着,还是略有遗憾。

    对他而言其实并不希望,自己见到的时光之主

    就如此轻松,被自己超越了,那是万族万界的信仰,

    是无敌的象征!

    可在这混沌中其实,信仰正在破碎。

    李皓依旧很强,可远不如他们想象中的那般,身后

    的万族修士们,其实也有些幻想破灭之感,此刻,若是

    李皓代入天方,也许他们才会觉得,这才是开辟了

    万界的无敌强者。

    哪怕天方是敌人,那也无所谓。

    而这时候,袁硕也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有些迟疑

    ,又有些无奈,哪怕吞噬了五行之道,此刻的他,匹敌一位九阶都有些艰难。

    在这场大战中,整个银月,根本给予不了李皓太大

    的支持。

    袁硕其实想说几句,又不知从何说起。

    这一刻的李皓,仿佛独立于世,也不主动说出战,

    一直都在被动等待着结果,这和印象中的徒弟,其实有

    些差别的。

    李皓,其实一直都喜欢掌控全局的。

    可今日也许是实力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没有信

    心,只是一直被动应付着这一切,也许是自己融入万界

    太多年,也曾见识过宇皇的果决狠辣无双!

    再看今日的徒弟甚至还不如人王主动。

    眼看着那边两人,大战正酣,大道之力波动,席卷

    整个天地,袁硕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小皓,你有办法

    ,对吧?你肯定早就料到今日了”

    仿佛为了给徒弟扳回一局。又仿佛是为了给自己打

    气,又好像是为了证明,他徒弟,才是最强的,才是谋

    划最深的!

    此刻的他,并不愿意,自己徒弟在各家眼中,显得

    有些无力。

    他想证明这一切,李皓早有盘算!

    李皓回头,看了一眼师父,笑了笑,摇头:“他们

    太强了,我们崛起的时间太短暂了,老师先看看吧!”

    袁硕瞬间皱眉!

    忍不住低骂一声,低不可闻,又觉得自己很无能,

    一时间,心中感慨万千。

    从走出银月的那一日不,从对付新武那些残存

    强者的那一日起,偌大的银月,再也没人真正能懂李皓

    了,他们已经无力去做什么。

    侧头看向万族,再看新武。

    新武众人,都被人王融了,万族这边,此刻,大道

    都在续接宇皇天地,他们和这两位王者,关系很大,此

    战,他们死了许多人,可都无怨无悔。

    而银月,之前吞噬九阶天地,其实也走出了一些七

    阶强者,甚至八阶修士。

    可是在这一战中,并未给予李皓太多支持,除

    了洪一堂给了至尊一些信仰之力,协助至尊斩杀了一位

    九阶之外,整个银月修士几乎没有创造出更大的战

    果。

    哪怕他也没有。

    而他,其实得到的很多,一切东西,包括五行之

    道。

    这时候,他们又被九位九阶包围,想做点什么,好

    像也无能为力。

    往兰和银日的联系,也没有相象中的那么坚宓

    人王用内天地,关联了整个新武。

    宇皇用自己的新天地,联系了整个万族。

    而李皓却是飘然在外,他和银月的联系,从他

    将大道之主的位置,让给了洪一堂、干无亮的那一日起

    ,就彻底断开了。

    余光看向身后,新武的人都消失了,万族的人看向

    李皓,眼神都很复杂,看向宇皇,都是崇敬有加。

    而再看自己身后,银月的修士们,死了一些,活下

    来的却是有些沮丧,哪怕李皓先前斩杀了两位九

    阶,可好像和银月关系不大一样。

    没他们什么事。

    此刻的空寂,雷帝,道棋几人,都有些心神恍惚,

    光明帝尊死了,空寂这位一直支持李皓的道友,此刻,

    也好像没有去看李皓,只是有些失魂落魄。

    袁硕,心中不是滋味。

    自从李皓超越了他,他便觉得,五禽门的希望,五

    禽门的荣光,都在李皓身上了,可是

    这一刻,再看外面也有些失魂落魄的九阶们,仿佛

    和银月修士一般,都好像有些无力之感。

    再看身后,包括干无亮在内,很多人都活着,可却

    是有种活着也很不是滋味的感觉。

    “干无亮!”

    他忽然传音了一句,后方,干无亮有些恍惚,急忙

    看向袁硕,有些迟疑:“袁教授”

    “此战,关系重大,我们不可能独善其身!新武也

    好,万族也好,其实都只是我银月拉出来的打手

    ,可如今,我银月却是有些放不开,无能为力!”

    干无亮默然。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