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九章 天道vs上古之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道士早已知道,在这上古怨气的核心,除了自己外,还有一个人出没,而这个人,十有八?九便是在三界大战中消失的飞廉。

    而他的目标,就是上古四凶!

    “本来以为只有一个小尾巴需要清理,没想到你的动作这么快,”飞廉面无表情的道:“还是说,你也察觉到了什么?”

    “共工、驩兜、鲧、蚩尤,看来你都已经收集完成了,不然也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了,”道士耸了耸肩,如是道。

    “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打算,那三个老鬼仗着自己的是原始天王脑中灵光所化,把握住了当年还未消散的那一道归元遁一,将它交给你,目的就是为了收集天道碎片幻影,等收集完成之后,便能以天道幻影短时间内控制天条天律,继而反炼欲界,我说的可对?”

    “但是看看你,十二万九千六百道天条天律,你到现在收集了几条,还是你觉的,我会给你时间让你继续收集下去!”

    “把我父王还回来!”趁着二人说话之机,大禹趁机摸到了飞廉的身边,定海模子迎风就涨,然后以一个夸张的角度,猛的砸下,宛如天柱降下,天塌地陷,这一击,连滚滚水浪都给重翻了开。

    大禹不闪不避,只是将手掌轻轻一按,再然后,在大怒又急又怒的表情中,定海模子却是半点也动弹不得,再然后,以飞廉手掌为核心,模子寸寸崩裂,一时间浊浪滔天,水波如龙。

    “杂鱼。”

    ‘咔嚓’‘噗’的两声,模子崩裂的同时,鲧的脑浆也被捏爆了开来,上古四凶的最后一位,终于也死了。

    至于大禹,更是浑身血肉淋漓,胸口多了一个碗大洞口,惊恐的看了对方一眼,倒地毙命!

    “你知道我们的盘算,这不奇怪,我也知道你的意图,”道士突然道。

    “上古四凶,蚩尤属东方,引兵戈,代表的是不败,共工属南方,起水祸,表现的是灾厄,鲧属西,引而不发,乃是传承,驩兜则乃巫术之祖,代表的天通地绝,这四种能力,绝不仅仅是天道所表现的那般,他们合在一起,便是上古之源。”

    飞廉眉头一皱,心中闪过一丝诧异,道:“你倒是知道不少上古辛秘。”

    “上古之源,乃是原始天王开天辟地时,脑中忿怨暴怒之念所化,与三清正好相生相克,只是他们出世较晚,不为世人所知,而如果你将上古之源幻影注入欲界之中,六重天的威能便会无止境的增加,神佛难制,到了那时,太素便会提前降临,我说的可对?”

    “别忘了,我可也是上古世界的一员。”

    飞廉眼中妖光一闪,不惊反笑,“就算让你知道,你又能够阻止的了我吗?”

    话音一落,背后忽然漂浮出三道黑气,俄同一时间,在死去鲧的尸体上,也有一道黑气盘旋而出,这四道黑气,似乎就像是截然相反的三清灵光。

    四道黑气盘旋在一起,而飞廉的袖中忽然爬出一道肉筋,一股极其邪恶的气息扑面而来,就仿佛世间所有的黑暗负面,尽融于此。

    那道肉筋的模样很是诡异,就像是由密密麻麻的肉扣勾结而成,在不断的变化和蠕动,让人看上去就头皮发麻,不能自已。

    “十凶绝恶筋!”道士终于明白,当初的活人张,为什要收集人面兽、五虫这类的世间奇物,原来就是为了给上古之源创造寄生体,而这个计划,早在万年前就开始实施了。

    飞廉的表面皮肤中,忽然爬起无数细如米粒的凸起,筋肉在寸寸暴涨,虬发乱舞,就连模样,也变的越来越陌生、古朴,一半是飞廉,另一半,则像是原始天王!

    “天道之鞭!”

    一道无形的空气之鞭顿时抽打而出,以道士体内蕴含的五种天道,外加数百片天道残片,这一击,怕是要强过当初的九炁天君千百倍,这不是与道真合,而是真正的天道之力!

    刹那间,无边无际的洪涛巨浪,突然就被一分为二,就像是有开天的巨人,朝着这水面斩出大斧,开出了一道万里长壑。

    但就是这般凶恶的斩击,却对如今的飞镰,没有造成半分影响。

    “终于,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啊,”伴随着一声幽幽的叹息,道士忽然感觉到一股致命的威胁,而话不说,五道天道光轮,连同数百团晶莹,同时绕身而转,而一只大手已经捏了过来。

    正正按住其中一道天道光环,恰好是祝融氏所拥有的万火之源。

    又是一声‘咔嚓’。

    这代表着火之天道威能的转轮,就这么的,被一捏而碎!

    天道,居然能被毁掉。

    这种常识,若是给漫天神圣看到,差不多能惊呆了眼。

    但是道士却并不吃惊,融合了上古之源的他,已经比魔化的原始天王,更要恐怖,而是开天辟地,这开天所劈开的,不就是这天道嘛。

    而毁了这火之天道之后,四周的温度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火云火团洒的到处都是,天空火红成了一片,天血雨、鬼夜哭,世间哀嚎!

    ‘哗啦哗啦’的潮水声再度响起,而剩下的三道天道光环,早已超越了肉眼的速度,乃至光的速度,世间的所有景色都变的苍白空洞,只有一条无限大河正在激流不止。

    这就是时间之河!

    难以形容这条河的模样,仿佛所有的瑰丽、浩瀚、波澜壮阔,尽流入眼底,而无数个场景,亿亿万万的生灵,在其中演绎着自身。

    然后,这两条河流中,忽然多了两条小鱼,他们并不顺着河水的方向游走,时而向东,时而向西,时而逆流往上,那一幕幕的逻辑、因果、存亡,在不断的被搅乱、破坏、毁灭。

    而两条小鱼的间隔,正在被不断的拉近之中。

    “天道也是有极限的,不然怎会有大衍之数,开天之运,你还能坚持多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