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九章 天道vs上古之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坚持多久?当天道之力耗尽之后,不用我动手,你就会被反噬而死!”

    一幕幕的场景在碎裂重组,东海之滨、西海之源、十根天柱、上古战争,在逐鹿之战中,他们逆转了因果,在百族之争中,他们断绝了人族的宿命,在天地初开之后,他们灭绝了先天种族。

    整个时间长河,因为他们的动作,而变得如同即将爆开的洪水,无数时光狼潮拥挤在一起,大禹和轩辕降生在同一年代,女魃则取代了祝融,成为女火神,龙凤麒麟三族,变成了蛇族称霸。

    终于,在不断的衍化,不断的曲折之后,场景变的越来越荒凉,越来越孤寂,这是刚刚开天后的场景,清浊难辨,大帝刚刚成形,些许的山峰山脉,还能看到血管血水的痕迹,这是原始天王的血肉,还没有彻底化作天地的缘故。

    而在这时,道士的身影再度显出,头顶的天道光轮就像是燃烧过度的发动机,光芒时隐时现,浑身上下,就像是即将破裂的陶瓷娃娃,毫无疑问,这就是过度使用天道之力的代价。

    “时光长河的水,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深啊,”道士懒洋洋的道,似乎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就算你这般说,也掩盖不了你即将死亡的事实,”不知何时,飞廉出现在了对面,淡淡的道。

    “是啊,看来我是必死无疑了,只不过你没有发现什么吗?”道士忽然问。

    “这个时候,话术还有什么用,别忘了,这里是虚拟世界,时间的变化根本无法影响外界,拖延时间的这个主意,对于你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

    “是嘛,”道士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来,“那你再想想,我为什么非得将你拉入时光长河中,汹涌的浪涛间,是不是让你忘掉了什么?”

    以飞廉在虚拟世界的道行,已经相当于超脱之境,念头一转,便能横跨数个纪元,过去、现在、未来,尽在掌控之中,顿时色变,“你好大的胆子,你们竟敢背叛!”

    心神丹元、肺神皓华、肝神龙烟、胆神龙曜、肾神玄冥一一现身,将对方团团围住,齐道:“我们的确是因上古怨气而生,但我们现在已是人,不再是神。”

    “天有五精,以摄万灵;地有五行,以摄群生;人有五藏,以摄神明。”话音一落,五色顿时淹没了一切,而飞廉此时此刻,目撑欲裂。

    在这片虚拟世界之中,超脱之境,没有人能够伤害的了,但是对于他来说,最大的伤害,其实并不是杀死对方,而是破坏对方心中的最大的执念。

    五脏神所做的,就是在二者逆流时光长河之时,将虚拟世界的时光,与真实世界的时光相连,这样一来,就算是对方施展盖世法力,穿越时光长河,等他来到外界之时,西天与欲界的角逐业已结束,大局已定,他的执念、他的目标、他的手段,将无有半点用处。

    这就是道士真正的目的,这也是只有五脏神才有的手段。

    他们应上古之怨而生,也是唯一的一种,能够改变这个上古怨气核心运转的存在。

    只是让飞廉始终也想不明白的是,五脏神怎么能够背弃自己的使命,这正是他们诞生的意义啊!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把怒火宣泄在道士头上,天道转轮寸寸崩裂,再然后,道士的身子从头到脚,燃起了无穷尽的烘炉之火,还有无数的刀锋在其中转来转去,这种锋芒之犀利,远超世界一切,哪怕是剑道的极限。

    这是当年元始天王开天辟地的刀锋,再世刀锋!

    “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你还想着在与我纠缠下去吗,时间可不等人,你在这里拖延一刻,外界的如来小胖就多争取到了一点时间,哈哈,来啊,互相伤害啊,”道士毫无顾忌的惨叫声,但却露出了胜利般的笑容来。

    对方已被自己引到天地刚开的时间点,想要倒转时间长河,不是做不到,但却绝对会错过佛魔的那场大决战。

    既然自己无法完成三清交与自己使命,那就让对方同样完不成自己的执念。

    有个伟人说过,既然无法从正面击倒对方,那就把对方的智商拉倒同一个水平线,然后以丰富的经验打败对手。

    飞廉真的怒了,他不怕失败,也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万年的酝酿,早已让他将一切都可以舍弃,但是让他不能容忍的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而无法参与到这种天地大变中来。

    这会让他感觉到,自己千万年以来的怨愤,没有半点发泄。

    无声的爆炸响起,飞廉的右手,业已插入到虚空之中。

    一只擎天巨手从天而降,直直插入到时间长河中,做为超脱的存在,时光的影响对于他来说,已经是降到了最低,很快,肺神就被捞了出来,没有半点阻碍,一把就将大佬捏成粉碎。

    同理,心神、肾神、脾神也紧接着被毁灭。

    “你杀不了他们的,我与他们乃是一体双面,只要我存在,他们迟早有一天,会从时光的长河中复活,”虽然道士已经意识模糊,但依旧喃喃道。

    这一下,在这个时间点,半个上古大地,都毁灭于飞廉的暴怒之下,一个超脱者,哪怕是局限于虚拟世界,他的威能,也是无止境的。

    而道士的肉身,连同天道转轮,一同毁灭了干干净净,没人能在这种程度的攻击下存活下来。

    这是超越此方世界的力量!

    但是一道白线突兀的出现在了虚空之中,道士虚弱的声音传来,“你乃原始天王的恨意所化,但是元始天王又是这世间唯一一缕天机所化,如今你我乃是同源,你想杀我,不是不能,这般耗下去,你当然能赢,只是你赢了,你也是输了。”

    时间,关键是时间,道士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拖延时间。

    三清的打算若是没有成功,至少,还有如来小胖这个备胎。

    谁知,飞廉忽然平静了下来,“你当我没有料到此时吗?”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