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8、火!人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说了这么多,罗淮秀觉得自己真应该走了,她不是因为同情苏念荷,更没有帮她要脱离苦难的意思,她说这些只是想让她死心,别做不切实际的梦,更别把自己的不甘心转换成仇恨移驾到别人身上。

    可苏念荷依然将她拦下,眼泪越发汹涌,甚至大胆开口道,“你帮我个忙好不好?我想见见他。”

    罗淮秀瞬间拉长了脸,“罗少夫人,还请自重!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罗子航的妻子,按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姑母。你提这种不知廉耻的要求就不怕我说给罗子航听?”

    她长得那么像拉皮条的?

    苏念荷咬了咬唇,用力吸了吸鼻子,哽咽的道,“我也不想破坏他的亲事,但我就是想见他一面,最后一面,把我要说的话说完,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他。”

    罗淮秀勾唇,“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呵呵……别说我不信,就算我信我也做不到。”

    苏念荷泪眼中溢出一丝不满,“有何做不到的?帮我向他带个话难道很难吗?”

    罗淮秀很无辜的对她摊手,“可我为何要帮你?”

    苏念荷一时哑口,“我……”

    看着她那伤心的泪眼,罗淮前突然冷下了脸,“老实说,你若安分规矩,安家一定会给你一个好的交代,就算你做不了安家的儿媳,但你也不会吃大亏。可事到如今,也只能怪你自己。不管你和罗子航之间是谁的错,也改变不了你背叛安家的事实。苏念荷,奉劝你别自掘坟墓,那两个奶娘是如何死的我想你很清楚,你身上背着两条人命,安家没有追究下去,等于帮你收拾了烂摊子,你要聪明的就适可而止,否则下次再搞出事,谁也帮不了你!”

    本来她是好意提醒,可看着苏念荷一副不死心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把旧账翻出来。不怕苏念荷因感情变态,就怕她变态起来再伤害无辜的人。

    而她后面的话也起了些效果,苏念荷脸色变得苍白,咬着的唇不受控制的哆嗦,甚至不敢在同她对视。

    罗淮秀最后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你好自为之!”

    看着她背影,苏念荷拼命的吞回将要溢出的眼泪,双手紧紧掐着手心。

    “念荷。”

    突然,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她赶紧低下头用手绢快速的擦干眼角。

    罗子航走到她身前,惊讶的问道,“出何事了?为何在此哭泣?是谁欺负你了?”

    苏念荷没敢看他,只是不停的摇头,“没事。”

    罗子航抓着她肩膀,眼里有着怒气,“还说没事,没事你为何要哭?说,是不是我姑母给你难堪了?”

    今日在大门口同爹一起迎客,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姑母,刚刚还看到她从这边离开,只不过他没前去打招呼。她是安一蒙的女人,安家杀了他还未出世的孩子,他恨都来不及,又如何能做到讨好她?眼下,自己的女人在此哭泣,直觉告诉他一定是罗淮秀说了什么难听的话。

    苏念荷当然不会把自己同罗淮秀的谈话告诉他,见他误会,也没想要去否认,只是伏在他胸前抽泣。

    罗子航咬起了牙,目光瞪着罗淮秀离开的方向,恨意更深。他的女人已经跟安家没关系了,这个女人居然还跑到他们家来羞辱人。他们害了他的孩子,这笔仇他都还未同他们算,现在上门来给她女人难堪,简直是欺人太甚!

    今日回罗家,还算顺利。罗淮秀也知道罗太夫人和罗明旺要她回来的用意,就是想告诉别人外头那些传言说她和罗家决裂的消息是假的。虽说罗家没得到实质性的好处,可潜在的益处还是不可估量。她和娘家人亲近,就代表她身后的男人也跟她娘家人亲近,还代表她女儿女婿也跟他们亲近。

    这算盘,罗家的人打得是又精又细,估计以后他们在京城说话、做事腰板都更挺了。

    她知道罗家的心思,可她还是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心。说起来,她真是一点都不在意。安一蒙和南宫司痕的性子在那摆着,要是以为凭着亲属关系就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好处和实惠,那真是大错特错。那两个人,连皇帝的账都不买,更何况是只是一个罗家。

    她来罗家,除了带着周晓外,安一蒙还派了侍卫跟随。不过她没让侍卫跟着进去,只让他们在大门外候着。

    今日,借机会同她套近乎、讨好她的夫人小姐很多,应酬这种事对她来说就跟吃饭一样简单。笑一笑,附带温声细语同对方寒暄几句,她这安夫人平易近人的形象就传开了。

    宴席过后,她也并未久留罗家,而是以孩子为借口早早的告辞离去了。

    坐着马车,又有侍卫前后护着,一路都挺安全。而就在马车刚行驶到集市街道时,突然外面的过路人的议论声引起了罗淮秀的注意。

    “听说了吗?那家独味酒楼失火了。”

    “何止听说,我刚从那里过来呢。”

    “啊?你去看过了?”

    “是啊。”

    “怎么样了?火势大吗?我要赶着回家,没那闲工夫去看热闹。”

    “火势可大了……你自己看看那浓烟,都快把天盖了。”

    议论声还在继续,而罗淮秀扯开小窗的帘子伸出了脑袋,这一望,她脸色比那远处窜天的浓烟还黑。

    “夫人,这……”周晓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一脸的震惊。

    “去酒楼!快!”罗淮秀没答她的话,而是冲车夫急声下令。

    独味酒楼!又是她的独味酒楼!

    从她开始装修酒楼到今,她的独味酒楼就没安宁过!哪怕是现在没营业,也能出现这样的事,真他妈见鬼了!

    此刻的她脑子里出了乱,就是气。这个酒楼在当初承载着她很多希望和幻想,可一次又一次的出事,不是被人泼血,就是井里出现人头,如今就算歇业,也要遭受大火摧毁……

    远处浓浓的黑烟,像毒气一样侵蚀着她心窝,饶是她心理承受能力再强大,也经不住这样的打击。一处不动产而已,得罪谁了?

    周晓也没闲着,赶紧对外面的侍卫吩咐道,“快回府通知将军大人,就说独味酒楼着火了,夫人正赶过去,一时半会儿恐怕不能回府。”

    她知道不管出何事,一定要把消息送回去,将军他得到消息,会有主张的,绝对不会不管。

    如过路人所传,真是独味酒楼着火了。罗淮秀赶到的时候,附近全是人,全都挤在一处看热闹,他们还是下了马车挤进人群的。可火势大,连大门都烧着了,那火光、那浓烟、那些霹雳巴拉的声响,别说进去救火了,就连他们站得极远都能感觉到滚烫的热气扑面而来。

    两层的楼阁,虽主体由石头筑砌,可其余的几乎都是木材而造,外墙还好,里面的桌椅、楼阁……全都是易着火的东西。不用进去看,罗淮秀都能想象那是如何一番惨样。

    她双手捧着脸,狠狠的吸着气,尽量让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火势越来越大,浓烟之中开始冲出火光,看得围观的人都不禁高呼大叫。面对此情此景,罗淮秀心如刀绞,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什么叫‘水火无情’。这年代,别说有消防车和消防设备了,就是吃水还要挖井才行。这么一种落后的条件下,想要灭火,根本不可能。

    “夫人,你别难过了。”一旁搀扶着她的周晓担心她,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如此安慰她。

    罗淮秀双手在脸上搓了又搓,然后对她道,“不知道有没有人报官?你去看看衙门的人何时来。”

    这么大的火,总要处理的,酒楼已经被彻底毁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被伤及到。报官是首要的,要是波及到别人的性命和财产,她这个老板娘推脱不了责任。

    周晓不放心她,“夫人,我还是陪着你吧。如此大的火势,想必官府很快就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