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29 状态重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义体高川敏锐感到了某种变化,更让他惊异的是,他似乎听到了三仙岛本身发出的声音,那是一种需要依靠敏锐的感觉和高度的想象力才能为声音,其本身并非声音的某种感觉。他直觉意识到,援兵已经到来,转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这种意识就如同救命稻草一样,强烈地刺激他的精神,让他的自我认知有了一种仿佛回光返照的活跃——这是在他的感觉中,极为漫长的时间以来,最能让自己感觉到自己仍旧存在的活跃。

    他仍旧无法感受到太多,仍旧觉得自己就如同一个虚无的灵魂,被囚禁在空旷黑暗的宇宙中。但是,至少不会立刻就“睡着”,生怕自己永远都无法醒来。他迫切想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仍旧在积极地思考,哪怕自己无法去验证这些思考,无法去执行任何一个步骤。单纯的空想,飞速旋转的思维,仿佛产生了某种不可见的引力,正在将自我人格碎裂的部分弥合起来。

    他越来越清楚自己是谁,过去的记忆也越来越清晰。如果将他之前的感觉,形容为一种“宇宙大爆炸般无休止地膨胀和稀释”,那么,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宇宙的扩散达到了某个临界点,正在产生某种转化,在一种奇妙的状态下,膨胀和稀释被转变成压缩和凝聚”。

    这种转变是如此迅速,仿佛只是一种概念上的转换,是只要过了某个临界点,就会自然发生的情况。但义体高川觉得,这绝对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在自己可以感受到的边界之外,在自我的外侧,有某种关键的东西带来了这个契机,促成了这个临界点的抵达——若没有这个关键的东西,自我的碎裂、膨胀和稀释——无论哪一种,都是负面意义的——将会永无休止,无限靠近临界点,却完全无法抵达临界点,然后,自我就会在这种极度的负面状态下彻底瓦解。

    有什么东西,在外边推了自己一把,让身为高川,不,应该说是让身为“义体高川”的“自我认知”重新回到人格消亡和诞生的循环中。

    义体高川觉得,如今的自我认知,是在这个循环中重置的——度过了那个微妙的临界点,让“自我”诞生的大爆炸重新开始,一丝不苟地按照原有的模样重置了。

    这是无比奇妙的体验,也是无比复杂的体验,义体高川可以描述一部分,却有许多超乎想象力的,根本无法去形容的过程是他无法描述的。

    而且,不仅仅是自我意识的恢复,还有更多新的感觉产生。假若说,原本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虚无的幽灵,被关押在一个无法接触的躯壳内,虽然不是对外界没有半点反应,却也是没有太大的感觉。那么,现在,一直都有的感觉正在变得更加明显,新的感觉正在产生。旧有的和新生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条丝线,将这个虚无的灵魂和实在的躯壳连接起来。

    以前形容自我和义体的关系,就像是“棉花结结实实地填充在布偶外皮里”,现在,这团已经变得稀疏的棉花团,正在改变形状,不再是“一团”,而是“一根根线”,在这个“布偶外皮”内穿插,形成一个足以支撑这个外壳的骨架。

    虽然不再是“血肉”了,但是“骨架”已经重新出现,那么,自我意识和义体的重新聚合也就重新有了希望。

    义体高川沿着这些新产生的“丝线”,不断用自我认知对其进行加固,加粗,沿着这些增殖的“丝线”,去更多地触碰义体,重新去把握义体的实感。他的意识在这个过程中,穿梭了难以辨认的距离,也遇到了重重的阻力。而这些阻力,他认为正是源于三仙岛对义体的控制。

    三仙岛对义体的控制是强有力的,主导性的,但这种情况的前提,正基于义体高川自我意识的衰减,以及自我内在感知与义体实在感知的分离。当他重新和义体搭上线,重新对义体的存在有了实在感时,他可以清晰觉察到,三仙岛对义体的控制力正在削弱——自己占据了一部分,三仙岛就要退出一部分,而这正是三仙岛尚处于事先设定好的某种机制的证明。

    三仙岛的暴走是无意识的,就像是计算机程序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运转时,产生了bug。但是,应对bug的保险机制并没有消失,它只是没有被触发而已——现在,义体高川借助外来的力量,成功触发了这个保险。他不知道这个过程是怎样,但是,只能说,在三仙岛暴走后,这个保险就一直在等待触发。

    义体高川意识高度集中,精力愈发旺盛,思维飞速转动,而且不再有那种在“真空中悬浮,什么都碰不到”的虚无感。他越来越能清晰感受到,自身的精神思想在主导一个切实的实体的运作。每一次阻力传来,只要他能坚持下去,这些阻力就会自行消失。而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坚持再坚持。

    终于,他感受到了义体的部分内部结构,感受到了手脚,感受到了眼睛,只是和过去的感觉不同,他现在感受到的部分,和过去残留下来的义体感觉并不相似。这些可以感受到的地方,每一部分似乎都被替换过,更新过,改造过,从基础物质构成就已经变成了别的东西——理论上,义体的材质和统治局特有的构造体材质相似,并在这个末日幻境的过程中,是近江从统治局的灰雾和构造体材质处得到启发,根据已经发掘出来的资料制造出来的新物质。并且,在之后的时间里,近江和桃乐丝等人,对义体进行了多次的调整和改进,让后来的义体与最初的义体有了巨大的不同。

    然而,那种程度的变化,也及不上如今的变化。这种基层上的改变,让义体高川觉得,义体已经是和过去截然不同的另一种东西,而不是由过去发展改进而来的东西——之间不存在继承性,是就是从头到尾的全新的东西。

    他无法确定自己的感觉到底是对是错,但很明显,这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