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5章 [童玩剧]matche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两个人正吻得投入,忽然间,重莲的衣怀一裂,倏地一下掉出去一本武功秘籍。步疏不经意瞥了一眼,登时双目圆睁,惊得瞳孔一缩,什么?《莲神九式》!

    重莲也意识到自己掉了东西,不慌不忙地俯下身去,把它拣起来,塞进衣怀里,放浪地笑了笑,抱住她继续吻。步疏的心思却彻底被那本莲神九式吸引过去,对于重莲的唇舌纠缠只是马马虎虎地敷衍着。

    重莲停下来,懒懒的声调说:“为什么不吻我?”

    步疏心慌地答道:“啊?不是一直在吻吗。”

    “你撒谎,是我在吻你。”

    “那不都一样吗。”

    重莲用漂亮的手指刮了刮她的脸蛋,温声说:“娘子今天是不是累了?不如改日再说吧。”

    步疏心想,不行,待会儿他会把《莲神九式》宝贝地锁起来,以后就没机会了,不如现在就骗他脱衣服。

    想到这里,她一脸娇嗔,幽怨道:“哼,你坏,人家何时说过累了,是你撩起来的火苗,现在又说不想要了,还把理由推到人家身上。”

    重莲玩味地一笑:“呵呵。既然如此,娘子也该有点专业精神,别只顾保持形象,拿出点诚意呗。”

    “讨厌!”步疏撒娇地轻捶他的胸膛。

    重莲用温热的手掌接住她的拳头,揉开她的十指与她交缠在一起,火热的双唇在她的香颈间流连,红唇雪肌,两个人的样子都煞是好看,倘若有人把这个情景画下来,定是史上最艳的一幅春工图。随着重莲一双撩拨的唇所到之处,双手正在帮她一点点褪下雪纱香衣。

    步疏娇喘之余,迷离的眼角盯着他的衣怀。还没有露出那本莲神九式吗?既然他说要她拿出点诚意,她就羞赧着伸出手去帮他解腰带,这时,一只大手把她挡了回去。

    重莲道:“不必。”

    “怎么?”步疏一惊。

    重莲笑道:“我是说,不烦娘子动手,况且在这种地方,也用不着那么麻烦。”

    步疏心里骂道,我真是笨呐,都忘了他连衣服都不用脱就可以……这可怎么是好。

    她的手指不经意摸到重莲的鬓颊,觉得微微有些出汗,她笑着说:“夫君一定热了,不如……脱掉外面的罩衣可好?”

    重莲道:“娘子细心极了,是有些热,那就脱掉好了。”他脱衣服再把衣服挂在树枝上这一系列动作潇洒得很,让躲在暗处偷看他练剑的宫女们羞得不敢再抬头。

    步疏偷眼看去,他衣怀里揣着的那本莲神九式,已经露出一条边儿了,淡蓝色的书皮,纸张有些磨旧,看去也不是很厚。奇怪,他从小就开始修习莲神九式,应该早就倒背如流,今日为何随身携带,莫非其中还有参不透需要反复推敲的地方?

    重莲里面穿的青色常服有一股清幽的芳香,这不是叫侍女熏的,而是他的汗香。据说凡是练过《莲翼》的人,体质都会有所改变,尤其练到后面几层,人的身体会发出莲花清香,从此出汗的味道都像莲花蜜味,练到最后一式,放屁都是香的。

    这绝不是夸张。

    步疏心里庆幸,若是他已把莲翼练到后一层,这本莲神九式可能早就该烧了,看来现在他还没有练就,所以秘籍尚存。

    重莲俯身继续吻她。从她这个角度,已经可以瞄见莲神那两个字了,只是衣襟裹得很紧,不能轻易掉出来。步疏希望他再猫点腰,就故意将腰肢向后弯去,几乎在重莲的臂上对折过去。这时重莲道:“娘子的身子好软,这个姿势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步疏巧笑道:“夫君说得人家怪难为情,快不要再说。”

    “我不是在夸你,能娶到你这样的美人儿,是我前世修来的福。”

    步疏道:“你何时嘴巴学得这么滑,以后快不要再跟那林氏二子厮混了。”

    重莲道:“有了娘子,我谁都不想再碰。林宇凰若是再来找我,我定要羞辱他一番。他那腰杆子来的比菜板子还硬,扭动起来蠢笨得要命,怎比得这水做的女儿家的身子,轻如丝绸,软似柔荑。”

    步疏的脸羞得通红,用纱袖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娇喘道:“想不到你婚前婚后区别竟这么大,人家都爱死你了。”

    “呵呵,这就要死了?那也死得太快了点。我还没把真本事拿出来呢。”

    步疏从指缝中偷看他的衣怀,那里面的东西几乎要掉出来了,刚才明明很容易就掉出来的,现在怎么还不掉出来,真是急死个人。难道人家守了二十五年的节操,就这样崩溃在表姐夫的甜言蜜语之下?重莲根本不爱步疏,是个人都知道啊。他这是在玩儿。

    重莲双手用力拽她的脚,却发现怎么都分不开:“娘子若是累了的话,那就改日再说吧。”他说着从树枝上取下衣服。

    步疏急忙抓住他的手:“等等,夫君误会了,是我的裙子太瘦,我这就把它脱了。”

    “哦。”重莲把衣服重新挂在树上,等她脱裙子。

    步疏低头脱裙子,心里骂道,做女人真命苦,特别是古代的女人,穿得里三层外三层不说,干这种事还要脱来脱去脱个光。

    重莲见她口中颇多微词,笑道:“呵呵,娘子是不是嫌脱裙子太麻烦了,要不改日再……”

    “不用!来吧,已经脱好了!”脱掉裙子后,步疏只穿着一条极薄的内裙,行云流水般窈窕的身段在裙中若隐若现,甚为养眼。

    重莲高兴地笑起来:“娘子动作好利落,这才是习武之人的作派。”

    “是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老夫老妻了。来,前面还是后面?”

    重莲被她的干脆惊到了,吃惊之余,忍住不笑出声,捂着嘴巴,说:“那就……前面……啊不,后面,后面吧。”

    步疏背过身去,双脚踩在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上,这下完全看不到他的衣怀了,只能回头偷瞄,也好,不看他的脸就不会对表姐有太多负罪感。

    重莲拍拍她的肩膀,捂着嘴,忍笑道:“对不起,娘子,还是前面吧,前面好一点。”

    “……”

    步疏心想:他在耍我!重莲根本不喜欢步疏,前面后面对他来说有什么区别吗?!

    重莲补充道:“前面可以看着娘子的脸,以免做到一半忘记是娘子,酱紫就不会和别人弄混了。”

    呃……你个蛇精病,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无限度地被容忍吗?!我步疏怎么说也是双成楼的圣女,又不是花满楼的头牌!可是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只能咬破嘴唇忍。

    “呵呵,没关系的,就听夫君的,前面也不错。”步疏苦笑,笑得很是心酸。

    重莲的放浪是誉满江湖的,可是从来没有人喷他不正经,就是因为普天之下的女人和至少半数以上的男人都想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