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2中元节二之昔日往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02 中元节二之昔日往事

    “奶娘,把少爷小姐带下去!”司空灵儿艰难地别过脸去,轻轻擦拭着眼角晶莹的泪珠,尽量控制着自己胸腔内无法遏制的狂怒和激愤。

    “是!”奶娘闻言,连忙匆匆将两个孩子抱走了。

    李毅岩自觉失态,连忙笑着走到司空灵儿的床榻旁,柔声安慰道:“灵儿,辛苦你了!”

    司空灵儿并未理睬她,一直背对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人之间的沉默,让李毅岩的脸色有些黑沉,瞥了眼屋内恭恭敬敬站着的产婆及其他人,冷声呼喝道:“你们都出去!”

    产婆动了动嘴,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几个丫鬟给利索地拉出了大门,“这算怎么回事啊?”她焦急地在门口一阵张望,终于看到提着食盒的金小云,匆忙迎了上去,一脸担忧地说道:“不好了!老爷把所有人都赶出来了。哎呦,这可怎么办啊?”

    金小云听闻,手中的食盒啪得一声落在了地上,惊慌失措地四处张望,最终在一侧偏僻的角落里偷偷地掀开了一条窗户缝,查看屋子里面的情形。

    此时,泪眼婆娑的司空灵儿咬牙切齿地朝着李毅岩怒喝道:“是你!你这个禽兽!你简直不是人!”

    “怎么,为我生孩子你很不情愿吗?”李毅岩怒气渐涌,沉声冷笑道:“你别忘了,你已经是我的夫人了,为我生儿育女是天经地义的事!”

    “你给我滚!”司空灵儿歇斯底里地怒骂道,羞愤交加,怒气冲天!

    “哼哼!”李毅岩一声冷笑,甚是阴险,满是讥讽地怒瞪着此刻哭的梨花带雨的司空灵儿:“怎么还想着你的明渊哥哥呢?”

    “是你冒充明渊哥哥的笔迹,诱使我去了竹屋,然后……”司空灵儿此时此刻才终于明白当初的自己的多么的愚蠢,竟然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是又怎么样?”李毅岩怒声道:“不管怎么说我也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把你娶进了门,没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倒是你,有夫之妇,竟然成天想着自己的心上人,你究竟有没有廉耻?”

    司空灵儿闻言两行热泪不禁落下,廉耻?这个问题应该问他才对吧!

    见司空灵儿没有回答,李毅岩一时恼怒,一脚跨上床,强行将司空灵儿的脸对着自己,“竟然还和你情郎偷偷私会,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司空灵儿始终没有说话,只是恶狠狠地瞪着他。

    “这可如何是好啊?夫人生完两个孩子大出血,如今这血还没止住呢!”产婆焦急地说道,“大夫怎么还没来,这老爷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急死我了……”

    金小云闻言,心头一阵焦虑,手不由自主地抚摸上自己的小腹。

    “自从嫁给我,你就从来没对我笑过,更别说好好服侍相公了!”李毅岩阴阳怪气地说道:“秦王有那么好吗?值得你如此日思夜想吗?”

    “你根本不配和他比,你这个禽兽不如……”司空灵儿的话还未说完,只听到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从屋内传来,李毅岩扬着的手带着几丝颤抖,打在司空灵儿满是泪痕的脸上。

    “你……”司空灵儿怒极,只觉得脸上热乎乎的,浑身的力气都仿佛在抽离,身下湿漉漉的极是疼痛。只是这种痛和心底的痛根本是不可同日而语。

    为什么老天爷会让她知道这个残忍的事实?

    “你是我的夫人!”李毅岩大手握着司空灵儿不盈一握的小巴,大拇指使劲地摩擦着她发白的唇瓣,厉声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李毅岩谁都别想得到你!哈哈哈……”他疯狂地撕扯着司空灵儿的衣衫,亲吻着她,强迫着她。

    室内是一片残忍可怕的笑声和尖叫声,产婆正欲推开房门却被人从背后敲晕,迷迷糊糊中还吃了一颗药,这些年一直都是浑浑噩噩,人事不知,直到今日才想起一切。

    知道了实情真相的李芷歌心情格外沉重,她知道这件事情和李毅岩有关,却不知他竟然如此的变态残忍。一个人心事重重地在静苑的桃花树下。

    “大姐!”忽然听到一声轻柔的叫唤声,李芷歌回首看到一身素衣的李如瑶站在不远处,神色憔悴,形容消瘦,甚是凄凉。

    李芷歌缓步上前,看来她是一直在为金姨娘守孝,“死者已矣,节哀顺变!”不管怎么说金姨娘的死是因她而起,虽然找到了产婆却还是没能知道当年事情的全部真相。

    “大姐,这是娘生前让我交给你的。”李如瑶将一封信笺递给了李芷歌,长叹一声道:“这些年娘一直都在装疯卖傻,她说她过的好辛苦。直到看到了你,她才突然感觉到解脱。她很高兴,这样她就可以去天上向小姐恕罪了!”

    李芷歌蹙眉,她和李如瑶年纪相仿细细算来也只不过是相差八个月,如此算来当时自己出生之时金姨娘已经怀有了身孕。

    拆开信笺,她终是明白了一切。

    当时产婆被人打倒在地,金小云躲在一侧隐蔽的角落里紧紧地咬着牙,那个人影她是那么的熟悉,虽然她穿着一身很宽大的黑衣用垂到腰际的帽子遮着脸,可是金小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

    傅侍郎家的千金,司空灵儿的闺蜜,傅琉璃!

    傅琉璃将一颗使人迷失心智的药丸塞进了产婆口中,拖至一侧隐蔽的墙角,随即站在窗边,冰冷地看着李毅岩是如何变态的强暴司空灵儿,殷红的嘴角露出一丝阴狠的冷笑,让人不寒而栗。

    “司空灵儿,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平日里装的那么圣洁冷傲,如今却是连脚底下的烂泥都不如!”傅琉璃勾着红唇一字一句道,微眯着眼睛,“只不过是一封信而已,就足以让李毅岩发狂,真是个疯子!”

    金小云知道傅琉璃会武功,不敢轻易动作,直到看到傅琉璃离开,这才连忙起身冲进房间,刚靠近床榻就被李毅岩一把推倒了地上,肚子疼得厉害,爬都爬不起来,鲜血不断地渗出。

    “小姐……”金小云流着泪看着司空灵儿留着屈辱的泪,直到唇色发白,彻底晕死了过去。

    李毅岩终于得到了满足,从床榻上下来,穿戴好衣物,看到司空灵儿的被褥下全是血,几乎已经湿透了整个床榻,连忙推了几下,毫无反应。

    李毅岩心下一急,伸出试着谈了谈司空灵儿的鼻息,吓得整个人惊慌失措起来,随即冷言一眯,瞥了眼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金小云,“今天事情一个字都不许说出去,否则你和你肚子的孩子都得没命!”

    金小云吓得瑟瑟发抖,看刚才李毅岩的神色,小姐难道是……

    “小姐……小姐……”金小云努力挪到了司空灵儿的身旁,这才肯定她已经没有了呼吸和脉搏,她死了,被李毅岩折磨致死!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忍辱偷生,装疯卖傻,她对不起小姐,对不起司空家的恩惠!

    手中的信笺被风吹走了,桃花飞舞,一直试图找到的真相如此清晰明了,对于她而言却是如此的惨不忍睹。

    李毅岩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就谎报司空灵儿失踪了,其实他将她的尸体存放在了之前被她和轩辕佑宸找到的棺材里。既然如此,那么娘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8-26

    银面在知道了真相之后脸色阴郁,沉默不语,虽然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在得知自己的生身母亲竟然是在产后大出血之下被自己那个禽兽父亲强暴而死,他还是恨不得将李毅岩直接砍了!

    “之前我在金库里看到一口堆满了金银珠宝的棺材,里面都是娘的嫁妆。”李芷歌轻声说道:“所以我怀疑娘的尸体还在这里。”

    银面皱眉,微微颔首,“有这个可能!如今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李府,而且还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清眸流转,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卧房!”

    李毅岩那个变态为爱不择手段,简直丧心病狂,他就算的得不到娘的心也要得到娘的人,哪怕的尸体也不例外。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走一趟!”南宫让手中的折扇哗哗直响,大摇大摆地朝着李毅岩的卧房而去。

    轩辕佑宸微微皱眉,朝着李芷歌点了点头,他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

    笃笃笃,南宫让敲了敲李毅岩卧室的房门,“李相,在吗?”

    李毅岩闻声,微微一怔,随即开门:“平南王何事找微臣?王爷怎么会在微臣府中?”不禁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个……我是来找你谈谈……那个……”南宫让一时有些口塞,随即精明地笑道,“不知李相可否借一步说话?”

    李毅岩闻言,微微皱眉,随即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将南宫让带到了一侧较为偏僻的墙角处。

    南宫让得意地朝着从窗口跃入李毅岩卧房的银面和轩辕佑宸挑了挑眉,将李毅岩引开了,有一句没一句和李毅岩瞎聊着。

    李芷歌最后一个跳进屋子,三人一番仔细的检查,却始终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轩辕佑宸凝着李毅岩窗前的七彩屏风发着呆,李芷歌不解,只见他将屏风带到床头雕刻着花开富贵的图案前。正好有几个圆点组成了一个手掌的图案,大掌贴上,便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床榻最上层自动地向一侧平移。

    李毅岩听到声响连忙拔腿就朝着卧房而去,当看到自己的一双儿女以及被打开的床榻,双手不断地颤抖着,脸色发白,颤声道:“你们要做什么?还不赶紧回去!”

    银面面色凝重地瞥了眼怒气正盛的李毅岩,伸手一推将床榻下方的机关按钮启动,只听得一声诡异的声响,一具森然白骨呈现在众人眼前。

    李芷歌的眼眸被那具尸体之上带着的首饰所刺痛,那上面都用篆文刻着一个“灵”字,这……就是娘!心头莫名地复杂情绪,说不出一个字,但却是有千言万语憋在胸口。

    她转身,靠在轩辕佑宸的肩头,匍匐在他的胸口,顿觉哀伤。

    轩辕佑宸伸手搂着她,温柔地抚摸着她冰凉的身躯,望着已经是白骨的司空灵儿顿觉悲哀。

    银面脸色阴沉,一步步地走向李毅岩,咬牙切齿地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混蛋!”

    李毅岩整个人顿觉无力,倒在地上,凝着自己的儿子对着自己咆哮质问,“我只是太爱她了!他容不得她心里有别的男人,我真的只是一时冲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

    银面冷眼旁观,提着李毅岩就往外走去,丝毫不念父子之情。

    南宫让看到眼前的一幕,心底颇有感触,顿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兄弟,倍感凄凉。

    在平南王和宸王的双双作证之下,李毅岩杀害原配夫人司空灵儿,藏尸家中的案件终于的告了段落。

    此案震惊朝野,皇上震怒,革去李毅岩官职,打入死牢,不日问斩。

    死牢。

    李毅岩一身囚衣满目凄凉的望着漆黑的牢房,枉他李毅岩谋划的半生,步步为营,却最终死在了儿女情长之上。

    爱之深而责之切,当初她生产之日他无意之中看到了司空灵儿和秦王的通信这才一怒之下,犯下了不可弥补的大错。

    忽然一名狱卒悄悄地停在了李毅岩的身侧,衣袖间飞甩出一根细绳,快速勾住了李毅岩的颈脖,疼得他来不及说一个字,便已经两眼发白,脸色乌青,狠狠瞪着前方之人。

    “你……”李毅岩的喉间发出怪异的声音,很明显来者他是认识的。

    “哼!”来者红唇一勾,继续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企图将李毅岩活活勒死。

    银面见状,击出一掌,落在了那根细绳之上,李毅岩整个人弹开,后脑撞在了坚实的墙壁之上,一道刺目的血痕,以及李毅岩不甘的神色。

    狱卒连忙逃窜而出,身形矫健,功夫不弱。

    银面看着脚下匍匐着的李毅岩,眉头紧皱,只见李毅岩正努力地向自己爬来,神色哀伤,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出口就一口气提不上来,死了!

    “你是什么人?”南宫让上前拦住了那名杀害李毅岩的狱卒,上下仔细地打量了那人一番,看上才娇小玲珑,是名女子!

    李芷歌双眸微眯,当与那人四目相对之时便已经知晓了此人的身份,傅琉璃!

    只是还不待她出手,傅琉璃手中就多了一颗黑色的弹丸朝着李芷歌飞射而去,那速度极快,倒是让南宫让有些无措。见状,急忙回身保护李芷歌。

    一阵黑烟滚滚,南宫让护着李芷歌匍匐在地上,挥了挥周边的黑烟,起身后这才发现那人已经逃走了。连忙起身,朝牢房而去,李毅岩早就已经断气了!

    “怎么回事,刚才那个人是谁?”南宫让很是不解,摇了摇头,纳闷道:“三日后就直接问斩了,竟然还有人要直接杀人灭口,这说明什么?”摸着下巴的手不断地抚摸着肌肤,沉思状,随后眸光停留在李毅岩的尸体上,激动道:“难道这件事情还有帮凶?”

    银面和李芷歌都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看来是猜对了!

    这么说,他们一定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三人缓缓走出死牢,南宫让极是诧异于真相,歪了歪头,“杨国公夫人?如此说来这件事情是她故意伪造信笺让李毅岩误会发狂,以至于杀害了李夫人……但是如今来说这根本是证据不足,再加上她是皇亲国戚,不可能被问罪。杀了李毅岩,难道就不怕画蛇添足吗?”

    李芷歌闻言,也很是同意南宫让的话。就算金小云的信笺可以证明她是始作俑者,但是毕竟她疯癫多年,众人皆知,更何况她已经去世,对于傅琉璃的那些证词根本是无效的。她为何如此着急要杀害李毅岩,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远远地看到轩辕佑宸静默地伫立在前方,夜风吹起他身上月白色的衣袂,月光投射在他俊朗的脸色,格外的冷凝,仿佛结上了一层寒霜。

    他挥了挥手,身旁多处了几条黑影,吩咐了几句,那些人影便渐渐地消失殆尽了。

    *

    桃溪河畔,银面和李芷歌将司空灵儿的遗体入土,周围是繁茂迷人的桃林,远远地看不见边际。

    “灵儿,这是你身前最爱的地方,你安息吧!阿弥陀佛!”一心大师对着新坟鞠躬,只叹世事无常,当年他本就不看好李毅岩,此人奸猾狡诈,却不知竟然如此泯灭人性,自私狭隘,实在令人发指。

    “娘,如果有下辈子就投个普通人家,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吧!”银面跪在地上,披麻戴孝,却挤出了这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