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2章 正文完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陆笙带着点对乔晚晚的疑惑,打完了比赛,最后顺利晋级。

    赛后安排了一次发布会。在发布会上,乔晚晚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我要退役了。”她说。

    什么新旧抗衡,什么一姐之争,在这句话面前,直接就灰飞烟灭了。

    记者们一下子炸开了锅,纷纷问为什么。是因为伤病还是因为输球,还是由于今年成绩没起色、团队入不敷出……一瞬间众人有了很多猜测。

    “都不是,”乔晚晚摇头道,“是因为,我……有点迷茫。”

    所有人都错愕地看着她。包括陆笙。

    “很难以置信吗?”她苦笑着,说道,“我打了二十年网球,但是突然有一天,我找不到打球的意义了。曾经我渴望胜利,渴望冠军。现在,这一切对我失去了诱-惑力。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打球了,真的不知道。”

    现场一阵沉默。

    因为乔晚晚突然宣布退役,新闻发布会笼罩上一层阴云。陆笙也觉得有点惆怅,和南风一同走出会场,她问他,“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呢?”

    南风反问她,“如果乔晚晚今年打进了大满贯的决赛,你觉得,她是否还会选择退役?”

    陆笙怔了一下,继而摇头道,“不会。”

    南风便没再说话。

    陆笙问道,“你的意思是,她退役是因为成绩不好?”

    “我的意思是,许多事情,没必要寻求意义。假如一定要弄清楚活着的意义才能活着,那么许多人都可以去死了。”

    额……

    他看着她萌呆呆的表情,莫名有点好笑,抬手轻轻戳了一下她胶原蛋白满满的脸蛋,笑道:“你的人生在前进,这就是最大的意义。”

    陆笙点了点头,复又叹口气,说道,“不过说实话,她挺可惜的。”

    “确实可惜。以她的资质,她本可以走得更远,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没过自己那一关。”

    高水平竞技打到最后,总是自我与自我的搏斗,先赢自己,再赢对手。从胜利中汲取力量很容易,在失败中保持本心却很难。

    南风发现,他唯二的两个徒弟,偏偏把最难的事情做得举重若轻,一个是打不死的小强,一个是油盐不进的滚刀肉,真是……感觉买彩票中五百万的几率也不过如此了。

    半决赛陆笙遭遇一号种子,输得很快。

    教练团们都不认为她目前有实力赢一号种子,可是输得这么干脆这么快……也挺出乎意料的。

    陆笙下场时一直摸着手腕,南风首先发觉不对劲,问道:“是不是受伤了?”

    “没事儿,就是感觉有点别扭。”

    “疼吗?”

    “发力的时候有一点疼。”

    “……”这还叫没事儿?!

    南风急得脸色都变了,陆笙感觉他有点夸张,她笑道,“真的,就有一点儿疼。”

    他瞪了她一眼,“半点儿都不行!”

    唐纳德就在现场,他提着陆笙的手腕看了看,然后让她握着拳往一旁轻轻歪手腕,问陆笙的感受。

    陆笙:“有一点疼。”

    唐纳德:“可能是肌腱炎。”

    回去之后唐纳德给陆笙做了个详细的诊断,确定是肌腱炎,程度不算重。唐纳德问道:“之前没疼过?”

    “没有,不过有些别扭。”

    “几天了?”

    “一个星期了吧。”

    南风拧眉,“怎么不早点和医生说?”

    陆笙发觉南风的脸色好像一直没好,她挠了挠头,小声说道,“也不疼,就是别扭,我以为是累得。”

    洛水滨说,“你确实是累得。”

    肌腱炎是运动员高发的伤病之一,而腕部是网球运动员最容易受伤的位置。据统计,受伤的职业网球运动员里,有接近一半受了腕伤。

    打网球造成腕伤的原因有很多种,最多的是击球方式不科学。但是对于高水平运动员,基本不存在击球方式错误的可能,他们受伤,就是因为运动过量。

    简而言之,累得。

    陆笙这两年的训练强度很大,尤其换教练之后。她自己很自觉,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比赛也是安排得密集又紧张,她在赛场上拼尽全力,其运动强度又高于平时的训练……

    种种原因,造成她的手腕不堪重负,才有了今天的炎症。

    好在并不严重。唐纳德预计的治疗期是两周,两周之后就能正常训练。身为一个运动医生,唐纳德不仅掌握了常规的治疗方法,还会推拿、针灸等中国传统疗法,也不知道这货是跟谁学的。反正陆笙看到一个混血帅哥拿出一排银针来用英语炫耀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震惊了。

    伤病,对一个运动员来说是司空见惯。陆笙成天在新闻里看到大牌球员们的伤情,现在自己受伤了,她心情很平稳,感觉不受伤都不算运动员了。只可惜治疗期内的训练量很少,这让她有些不适应。

    教练团的其他成员与她的感受差不多,对陆笙的伤情并无大惊小怪。

    除了南风。

    他的心内很不安宁。他自己也知道是因为太过在乎,可是,他做不到不在乎。他怕她的伤情恢复不顺利,还怕她有别的闪失。他又不想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让她烦恼,只好把这些都闷在心里,表现在外,就是成天拉长个脸,生人勿近。

    两周总算过去了。

    陆笙恢复训练,一切照常,没出什么差池。南风这才稍稍放了些心。

    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月,他们的日子恢复平静,跨年时,南风强制给大家放了假,不许训练。考虑到陆笙有惊无险的伤病,他认为他们应该适当多一些休息时间。

    陆笙偷偷地跑去训练场,被南风给捉了回来。他冷笑,“你不是想运动么,我陪你运动。”

    陆笙:“谁要在床上运动,我要去球场。”

    南风轻轻一挑眉,“你确定?在球场,嗯,运动?”

    他那副下流无耻的表情,令她秒懂,于是她哭笑不得地一脚踢向他,“流氓!”

    他笑着捉住她的脚踝,手伸进她的裤脚,顺着棉质运动裤往里,缓慢地摩挲她的小腿。

    陆笙红着脸,抓起身旁的枕头砸他,“我就想去训练嘛。”

    “你先和我在这里练,练赢了我,就放你去球场。”

    ……

    新的一年,第一场赛事是深圳公开赛。

    陆笙在深圳公开赛打到了决赛,但是在决赛中,南风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她手腕的炎症,再次发作。

    团队里从上到下都没料到她的手伤会这么快复发。她此前两个月的训练感觉很好,怎么一到赛场上就被打回原形。

    “会不会是误诊?”南风问唐纳德。

    唐纳德答道,“不会是误诊的。肌腱炎这种伤都能误诊的话,我的行医执照可以吊销了。”

    南风也觉得误诊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伤情会这么快发作?明明上一次已经痊愈了。而且,根据唐纳德的诊断,这一次发作,比上一次更严重!

    他要疯了。

    但是他又必须冷静。冷静下来,想一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一直以来,南风都觉得对陆笙来说,她的膝盖比手腕更容易受伤。因为她太能跑了,膝盖承受的压力很大。所以教练团安排赛事时也特地注意保护她的膝盖。

    到头来,最可能受伤的膝盖很好,手腕却伤了。

    按照她的身体素质,那个程度的肌腱炎痊愈之后,不会这么快复发。因为说到底,她后来的训练和比赛都没有透支体力。

    为什么,偏偏就复发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有没有可能,导致她受伤的原因并非是运动过度?因为如果真的过度,那么膝盖很可能比手腕更早出问题的。

    如果不是运动过度,又可能是什么呢?

    南风回顾这一年多以来陆笙的变化,突然仿佛抓到了问题的关键。

    第二天,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