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穿越之玩转古代娱乐园_分节阅读_19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衣裙上擦了擦,羞涩地放在他的掌心。

    “可儿不笨的,每个人都有自已的长处,可儿也有许多地方,别人比不上。以前,你的碧儿姐姐也常自嘲自已是个闯祸精,可是整个蒙古找不到第二个比她更聪慧的女子了,不然君问天也不会心甘情愿地为她束缚,他可是最骄傲最精明的商人,神鬼在他面前,都会觉着羞惭,可他为了碧儿姐姐,就成了一个非常平凡的男人。”韩江流想起在君府时,看到君问天和碧儿顶嘴,那神情分明就象是个恶作剧的孩童,乐此不疲地把她逗得面红耳赤。也就是看到那一幕,让自已心生了怯意。同样是男人,他怎么会看不出君问天眼中对碧儿刻骨的爱意呢?

    可儿悄然打量着韩江流戛然神伤的表情,轻轻放缓了呼吸,小手一扳,反握住韩江流的。

    她知道,夫君又在想卷发姐姐了。

    韩江流在洛阳巡视完钱庄分号,就从洛阳出发往这里赶了。一路上,韩江流一旦突然沉默下来,脸上就会露出痛楚的神情,有几次眼中还闪烁着泪花,他闭上眼,肩急促地抽动着,象是在压制着沽沽上涌的思念。

    这时,她就轻轻地握住他的手,默默地陪着他,等着他心头的悲伤缓缓流过。

    她真的一点都不妒忌,甚至心中连酸酸的滋味都没有泛起过。比较而言,她比夫君幸福多了,她可以朝朝暮暮地和喜欢的人一起,哪怕就只是看着。而夫君呢,卷发姐姐已经成了一缕飘逝的烟,他只能在记忆里一遍遍地寻找、呼喊姐姐的名字。

    她想这可能就叫刻骨铭心,不管过去多少年,有一个人就铬印在心里一样,一旦想起,就鲜活如昨,仿佛从没分开过。

    这样的夫君,她舍不得埋怨,唯有心疼。

    两个人无声地走了很久,不知觉,走进了村子前的大道上,有几个路过的山民诧异地打量着他们,热情地停下来,问他们需不需要什么帮助。

    他们已经认不出眼前这个巧笑俏兮的少女是陆家有暗疾的丫头了。

    陆可儿指着村子边上一处空寂的房屋,问晚上可不可借住。那里是陆掌柜一家以前居住的旧屋。

    山民怔了一下,在小脸上找出一丝熟悉的痕迹,“你。。。。。。你是陆小姐?”

    陆可儿格格地笑了。

    陆掌柜离开之前,那房子没有处理,一直空关着。打开门,一股重重的灰尘味扑鼻而来。陆可儿开了窗,让山风吹进屋内。她挽起袖子,麻利地打来泉水,擦洗着家俱。隔壁的山民送来了被褥,送来了一些简单的吃食。相帮着陆可儿里里外外的清扫着,偷瞟韩江流温雅俊逸的面容,直叹,陆家小姐命可真好。

    山谷里雨水多,正午时还艳阳高照的,到了傍晚,天色灰蒙,山谷里密密地落起了雨。

    韩江流站立在屋檐下,张望着被雨雾笼罩的远山,感到整个世界突然都安静了下来,他的心就象被这雨水洗涤过了,无比轻盈。

    可儿在厅堂与厨房间忙碌着,邻居们已经走了,她准备开始做晚膳。他提出帮忙,她笑着说君子远疱厨,一下把他推得远远的。

    他扭头看着她瘦小的身影。可儿肩膀好小,身子好细,汗从她的额头流了下来,他的心突地抽搐了一下,他好疼惜。。。。。。。疼惜?韩江流蹙起眉头,对着雨幕叹息。

    当爱情来到的时候,只在瞬息之间,不管多聪明的人,有时也会察觉不到。

    厨房里,可儿心情愉悦地似要跳舞。十几年来,她的人生乏陈可具,山谷里的花花草草、清流寒泉,是她唯一的快乐所在,她迫不及待想与夫君分享,希望夫君在这里,也能象她一样的快乐。

    雨水落下来,溅起的水花在山石上飞跳,山民们在雨中狂奔,蓑衣随着风飘扬,孩子们冒着雨,还在嬉戏。可儿拍拍手中的面粉,俐落地把做好的馒头放在蒸笼上,嘴角抿着笑。

    她将炉火烧至最旺,烟雾弥漫,她忽然咳了起来。

    韩江流注意到了,上前,想都没想,抱住了她,轻拍着她的后背。可儿的脸上有汗渍,有炉灰的污垢,还沾上了一些面粉,可不知怎的,对着这样的一张颜色丰富的脸,他觉得整颗心都是暧的。

    这是一个尽力想讨他欢喜、毫无保留全心全意地想爱他的小丫头,他懂。因为懂,产生了一点惶恐,他还不知该如何回应她。他不爱她,可是她却带给了他全心的感动。

    韩江流重重地呼吸,蓦地意识到,娶可儿也许不是报复,而是为了救赎自已。

    这是韩江流头一回主动抱她,可儿怔住,静静地让他抱着,也没回头,眼帘低下。

    晚膳非常简单,煮得稠稠的小米粥,一笼雪白的馒头,一碟腌制的山菜,两人在灯下,相对而坐。

    这是他们第一次没有佣仆在一边侍候,也没有其他人在场,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晚膳。和这山里的其他人家没有什么两样,日子贫贱,却过得非常温馨。

    他们没有聊家长里短。

    可儿做的馒头很香软,用山泉煮的粥也格外地清香,韩江流才吃一口就喜爱得不得了。

    “嗯嗯,好吃,好吃!”韩江流忍不住夸道,“可儿,你家也有佣仆,似乎你不需要自已做饭吧?”

    可儿笑得合不拢嘴,笑望着他将那馒头吃得一口都不留。“我在洛阳治眼疾时,没事干,有时就去厨房帮下忙。我很喜欢做饭,当时心里想着有一天能做给夫君吃。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我真的很开心。”

    韩江流停止了咀嚼,筷子滞在空中,他静静地瞅着她。

    为他做一次饭,都让她觉得开心,他在她的心里,到底有多重?

    “可儿,你是真的愿意嫁给我的吗?”嗓音变得好低好低。

    可儿对视着韩江流,韩江流的目光黝黑深邃,“夫君,我是因为喜欢你才坚持嫁给你的,当时爹娘已经想悔婚了,可是我想嫁,就是要嫁给夫君,一点都不勉强,相反我很快乐。”

    “成亲那天,一下子娶进两位新娘,你。。。。。。难过了吗?”对着她,他突然觉得有点对不住她。

    可儿轻轻摇头,“我不难过,那天晚上,最难过的人是夫君,卷发姐姐也来了,她给你送礼物,你们站在露台上,夫君哭了。。。。。。。”

    “可儿,你原来什么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