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章 旧友来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败家玩意儿任知节只觉得郭嘉随军离开之后, 这平时人声鼎沸的许都都变得清寂了,郭嘉只道这一战会速战速决, 却也没说过何时能回来,任知节便每天坐在檐下的摇椅上, 摇摇晃晃, 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数着距离郭嘉离开过了几天。

    郭嘉离开的第一天。

    下了小雨,窗户外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窗台, 又溅在窗户纸上,任知节不能出门晒太阳, 只能哼哼小曲儿, 然而刘二丝毫不能欣赏到《荷塘月色》的美,捂着耳朵碎碎念,惹得她哈哈大笑,然后顿了顿,道:“要是郭奉孝在, 估计会赏我脑袋几个暴栗子。”

    语气中倒是颇有些回味的意思,当然, 她瞎, 所以没看见刘二奇怪的眼神。

    郭嘉离开的第二天。

    小雨停了, 放了晴,一大早就听见鸟儿在窗户外面叽叽喳喳,任知节心情大好, 早上吃了阿碧娘包的馄饨,就出了门,霸占了屋外面的摇椅。

    阿碧娘在伙房里忙活,刘二就赶上前去帮忙,然后被阿碧娘嫌碍手碍脚,给赶了出来。

    任知节听得吃吃直笑,待刘二走到她身边时,便咳了两声,假正经地说:“我眼睛瞎了,但还是记得好几年前的事儿,我记得阿碧娘眉眼标致,相貌上佳,性格温柔,又擅操持,二叔……”她不怀好意地弯了弯嘴角。

    “去去去。”刘二哼道,“倒是你跟少爷,什么时候才把亲事给办了?”

    任知节:“……”

    “你跟少爷有婚约,又一天搂搂抱抱的,谁不知道呀。”刘二道。

    任知节剧烈地咳嗽几声,伙房里的阿碧娘听见声音,忙将碗碟放到一边,跑出来,喊道:“刘二,姑娘身子不好,还让她出来吹风,今儿的午饭你是不想吃了吧!”

    刘二:“……”

    任知节拍了拍胸口,二叔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不过……她的手顿了顿。

    不过,她与郭嘉,横竖只是表兄妹罢,她与郭嘉都曾心怀天下,所以那纸婚约只当父母笑谈,乱世之中何以谈家,所以她未想过,郭嘉也未说过。

    如今她又成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更不能想了。

    可不能小看了她,也不能小看了郭嘉。

    郭嘉离开的第三天。

    任知节的心情倒没有昨天好了,她用完了午饭,便摸索着跨过了主屋门槛,然而在屋檐下摸索了半天,却没有摸到那把摇椅。

    刘二站在院中,抓了几把谷糠喂鸡,哼了一声笑道:“椅子我搬里屋去了,表小姐可别在外面吹到风了。”

    任知节哼哼,只觉得郭嘉的仆从也跟郭嘉一般小气,她索性靠着门框,听着鸡此起彼伏的咕咕声,道:“表哥竟会在院子里养鸡,也不怕把他的宝贝绿植给啄得坑坑洼洼。”

    刘二嘿嘿一笑说:“公子说了,表小姐需要养身体。”

    “他那身体更需要养。”任知节手指在腿上轻轻敲着,慢悠悠地说。

    “那不一样。”刘二撒了一把谷糠,“表小姐身体养好了,才能给郭家开枝散叶啊。”

    任知节:“……”

    她觉得她受到了比吹风更大的打击。

    “说真的,表小姐。”刘二将盛着谷糠的簸箕放到了一边,慢慢地走到了任知节身边,语重心长地说,“我也是看着少爷长大的,少爷虽身体不大好,但学问比大多数人都做得好,他从小就特别省心,特别乖巧,老爷夫人担心他活得不长,每日总会愁眉不展,然而少爷却从不当一回事儿,还笑着说,不就是一条命么,只要还活着便行了,何苦要去想那死后的事儿。”

    “少爷没什么特别亲密的朋友,虽然他不说,但我也知道,他怕他死了之后让别人伤心,所以不常与人深交,甚至能把别人气个半死,可你说,那么好的一个人,别人怎么会不喜欢他,他要是死了,别人怎么会不开心。”

    “可是,唯独表小姐,是少爷拼了命的,也想留在身边的。”

    院子里的鸡还在扑着翅膀抢着石板路缝隙里的谷糠,院外的商贩推着独轮车碾过路面,还传来小孩子追着跑的声音。

    任知节有些恍惚,总觉得有些东西已经摆在她的面前,只要她再努力去看看,就可以看得清。

    刘二叹了口气,道:“你们两个……”

    两个不让人省心的。

    晚上,任知节钻进被炉子烫得暖烘烘的被子里,想了想,还是决定承认。

    郭嘉离开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她脑中冒出这么一句话,又被自己给逗乐了,想着如果正在郭嘉面前一本正经地这么说,郭嘉脸上该是什么表情。

    可惜呀,她瞎。

    一连数到了郭嘉离开的第二十几日。

    这一日任知节是被敲门声惊醒的,似乎是巡城的兵士,一边拍着院门,一边嚷嚷着叫开门,刘二一边应着,一边穿过庭院,去解开了门闩。

    任知节在床边摸索了件外衣,随即披在肩上,慢悠悠走到门后,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一个兵士跟刘二说着话,似乎是在谈论着徐州的战况,刚说到丞相速战速决,一举拿下小沛和下邳,随即班师回东郡,将围困东郡白马守军刘延的袁绍军击退,如今应是在凯旋回城的路上,而这时,另一个兵士似乎在院中检查了了一圈,然后道:“没什么异常,咱们走吧。”

    待那两个兵士离开之后,任知节才推开了房门,问道:“这两个守城士兵来做什么?”

    刘二道:“说是城中潜入了袁本初的探子,过来搜查的。”

    “居然还跑到郭祭酒家搜查吗?”任知节有些奇怪地说,不过她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满心都是那两个兵士说东征的军队即将凯旋而归,她当即拍了拍手,道,“那今晚可得做些好吃的。”

    刘二哼哼道:“今晚少爷也回不来呀。”

    任知节一本正经道:“我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