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特工皇妃别乱跑_分节阅读_15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敢说庄主不美,若是比起那契云国的帝皇,或许只差点点,但是那位壮男是远不如庄主的。”

    “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称之为老年的下人没好气道,“好了,我们别多嘴了,拔好了没?”

    “好了。”

    “那走吧,等下怠慢了毒药可死的是我们。”

    再次蹑手蹑脚,倆下人离开篱墙。可是,此刻的言宣火气直点燃眉头,一双充满怒火的眸子在夜色变得异常阴森,颜惜不稍提提神,差点就被这双眼睛给射杀了。莫不是因为听到败柳庄庄主抓走契云国一壮男,他又岂会如此愤怒。

    “爹爹,别生气了,去教训人家不就行了嘛。”

    言宣一愣,回过神来,差点爆笑出来,邪眸紧紧盯着颜惜,顿时勾起腻味的笑:“行,去教训教训那位庄主,敢抓我契云国的人,不想活了。”

    颜惜白了他一眼,慵懒道:“孩提样。”

    转身走。

    “喂,小颜惜,等等爹爹呀。”言宣急忙跟上,伸出手抓住颜惜的手,侧过身与她正眼凝视,认真道:“我知道败柳庄庄主抓走的壮男是谁,是我契云国的武探子,我任命他前来这一代觅寻五残组织的踪迹的,想不到……,我去救武玉恒,你在这等我出来,我不想你有危险。”

    颜惜眨巴两下,问:“多久?我在这很无聊的。”

    言宣爽快回答:“很快,救了人我们马上出来和你会合,千万别走开,知道吗?”

    颜惜哀默了一下,应声道:“好吧,爹爹小心。”

    “嗯,爹爹知道。”说完,在颜惜额头留下一个浅吻,言宣这才转身,邪魅身影跃出老远。

    “缠缠绵绵忆,缕缕幽幽念,独留惜影空对月,岂是月般孤寂。”言宣走后,颜惜躺在草地上对月吟诗,缕缕哀伤让她的心被寂寞渲染。“今朝梦,今朝醒,今朝望穿前世忆;莫问心属何地,生命不息,唯有勇玩直前闯,直至日月星辰……”

    “武玉恒转移阵地了吗?”

    颜惜愁对月之际,身旁两三条人影飞身落在她隐藏的草地边,随即伴着男人的粗矿声。

    [卷]油腻四国【巧缘篇】 第219章 银行卡呢

    睁开眼,钟意妮没有习惯每天醒来立即嚷嚷着流舞端水洗脸,反而出奇的平静地眨两下眼睫毛,然后抚抚疼痛的后脑勺,支撑床板坐起来。竹屋外的锣鼓声和嬉闹声使她空荡荡的脑袋有了强烈的反应。听到鼓声,她的脑袋反而疼得更厉害。

    走下床,迷糊的意识唆使她走到镜子边,看着无一物的黑发暴泻到半腰和红色短袖衣衫。没有哪里不对劲,为何她的脑袋空荡荡的?

    离开镜子,环视竹屋四周,萝卜、玉米到处挂,明摆是古朴农民的生活居所。

    通风的窗口,使她好奇,走至窗口,看到外面的世界,她再次惊叹。她现在住在二楼,而二楼前面是万千人群在热热闹闹地跳舞、打鼓,衣服更是与众不同,是极少的民族衣服。

    “小姑娘,你醒了?”

    正待钟意妮想知道那群人前面构架的木架所谓何事时,身后一女声响起。转过身,看到来人,不禁使她一阵错愕。现代有穿古代装的女人在生活吗?而且还见面叫姑娘,什么习俗嘛,难道在拍戏?

    “阿姨,你在叫我吗?”

    “这二楼还有别人吗?”素衣轻装面慈目善的中年女人幽默了句,然后走到钟意妮身边扶过她坐回床沿,温柔道:“你觉得站着说话好,还是坐着说话好?”

    钟意妮轻笑,不禁对眼前的漂亮中年女人倍加好感。

    “阿姨,这是哪里?我怎么出现在这里呢?你们在拍戏吗?刚刚外面那些人群那么热闹,肯定是在拍古装大戏,告诉我剧名叫什么,有时间帮你们宣传宣传,将来票房也升得高,你们导演也会加倍称赞你们的。”

    中年女人呆讹半刻,挤了脑汁理解钟意妮的话,可最后还是徒劳无功。

    “小姑娘,你……”中年女人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反而徒增伤感。

    难道真如大夫所言她失忆了?

    “阿姨,你怎么了?”见中年女人暗自伤神,钟意妮觉得纳闷,再唤:“阿姨?”

    中年女人掩饰伤感,堆起笑容,道:“我叫玉落珍,以后叫我修谨阿姨就可以了,因为我儿子叫修谨,所以大家都这么叫。对了,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嘛?

    钟意妮疑惑地看着玉落珍。

    “是这样的,我们在姜国和楚辽国的界河边发现你的,所以把昏迷中的你带回来。请了大夫帮你看看,结果发现你的后脑勺受了伤,估计你会失忆。”玉落珍慢慢地解释。

    失忆?

    钟意妮为这词差点愣晕过去,她现在什么都记得,何为失忆?这阿姨真幽默。

    “修谨阿姨,我什么都记得啊,怎么我会失忆呢?我叫钟意妮,是恒蓝集团钟总裁的三千金,媒体都认识我的,我怎么会失忆呢。倒是你们,怎么把我带到剧组来了?我是科学家,有很多事情要去研究的,而且还要上学,怎么有时间拍戏呢?你们这样把我弄来会影响甚大的,至少你们导演饭碗不保,公司想倒闭。”

    此刻,玉落珍一头雾水。

    眼前人,既然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为何她却又扯出一堆没有的话?难道是半失忆半清醒?

    有这个可能。

    “好了,别扯那些我听不懂的话。我且问你,你是哪国人?我们姜国,还是楚辽国,还是陌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