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5 被兔兔解决掉的侧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婴孩毕竟体弱,经受不住折腾,洗儿礼并不复杂,很快便结束了。顾卿晚抱着糖包,在礼亲王妃的陪同下,象征性的在宾客间走动了下,让宾客们瞧了瞧糖包。

    见糖包瞪着大眼眸,好奇的四处看,竟也不哭闹。生的又是难得一见的漂亮,宾客们难免便赞不绝口。

    “小郡王生的可真是俊俏,这再十多年,可是要将大秦的姑娘们都迷倒了。”

    “那是当然,郡王妃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燕广王就更是闻名大秦的美男子,小郡王生的俊俏是一定的。”

    “真是长的好啊,怎么瞧着这孩子比寻常满月的孩子要灵动的多呢。果然是寂空大师说的,这孩子有慧根,是佛祖庇佑的幸运儿啊。”

    ……

    顾卿晚转了一圈,便抱着糖包退下了,留秦御,王妃他们招呼客人便好。

    那厢宾客们也开始往大大的鎏金盆中投放礼物,这个礼物并不是前来贺喜的礼物,贺喜的礼物早便在进府时便已经送上了。

    这添盆礼却是另外给孩子准备的一些表示祝福的小玩意,寻常男宾客多送一些玉佩啊,毛笔啊,麒麟小玉件之类的,女宾客也差不大多,姑娘们则是打的小长命锁,小木雕,或者金瓜子之类的。

    到了周清秋添盆时,姑娘们看去,却见她取出一对小巧玲珑,做工精美的婴儿小鞋子来,放进了鎏金盆中。

    众女不觉都微怔了下,那厢陈心颖也瞧见了周清秋的所作所为,当即脸色就是一变,低声道:“不要脸!”

    只有很近的亲人,才会给孩子以自己的针线活做添盆礼物。

    周清秋这么做,显然是因为侧妃的事儿,因为将来她会成为糖包的庶母,这才提前用针线鞋子做了添盆礼。

    简直就是不要脸到了极致!

    陈三夫人见女儿如此,嗔了她一眼道:“姑娘家家的说的什么话!就算她不要脸,你也跟着不要脸了吗?”

    陈心颖吐了吐舌头,这才转过了目光,不再盯着那边看。

    添盆礼后,众人散开,男宾都去了外院说话吃酒,女宾们夫人们随着礼亲王妃,姑娘们却挪步到花园中游玩赏景。

    周清秋也和相熟的几位姑娘到了花园,玩了一会投壶,几个姑娘便坐在了垂挂亭中吃糕点休息。这垂挂亭,因种植藤蔓,四周垂落如绿幕而得名。

    绿藤枝蔓垂落在背后,夏日坐在里头,极是凉爽自得。

    几个姑娘说着话,难免便又谈起了方才的洗儿礼来,又赞叹了下盛况,便有人想起周清秋的添盆礼来,道:“周姐姐的女红精进了不少呢。”

    “是呢,方才我瞧着周姐姐给小郡王添盆的那双小鞋子,做的可真是精巧绝伦呢。”

    周清秋闻言却含笑摇头,道:“不过是双鞋子罢了,因是特意准备的,便多用了些心思罢了。哪里就称得上精妙绝伦了,不惹人笑话便罢了。”

    “鞋子越小了反倒越难做,周姐姐想必费了不少功夫,用了不少心思呢。周姐姐这份心,想来燕广王点下是感受的到的。”旁边高三姑娘暧昧一笑,打趣的推了下周清秋。

    周清秋脸上一红,转头嗔了眼高三姑娘,道:“不要瞎说,我本是不想送这个的,然祖父却道,圣命不可违,即便如今圣旨还不算下达,但也要心存敬畏之心,这才……你们就莫要取笑我了。”

    周清秋这话的意思是,圣旨早晚都会再宣,她早晚都是秦御的侧妃,送那自己做的鞋子做添盆礼再合适不过。

    她言罢,高三姑娘便笑着道:“周姐姐不必解释,我们都知道的,周姐姐早晚都是小郡王的庶母嘛。”

    周清秋脸色更红,一众姑娘皆是笑了起来。

    却没人瞧见亭子的顶上,兔兔带着一个通体毛发雪白的小毛球正在翠绿的枝叶间玩闹。

    听闻亭子中的说话声,兔兔顿时从枝叶前跳了起来,竖着耳朵又听了两句,当即便扒开树叶往亭子里瞧了两眼。

    通体雪白的另一只墨猴,许是瞧着它很奇怪,也跟着趴在旁边,扒开树叶往下看。

    “吱吱。”

    兔兔冲其低声叫了几下,金色的身影如一缕烟,沿着藤蔓便滑了下去。它很快便接着藤蔓浓密的枝叶靠近了周清秋。

    藏身在枝叶间,扒开周清秋背后的茂密树叶,兔兔认真研究着周清秋身上的衣裳。小东西是见过顾卿晚缝制衣服的,犹记得有一次,庄悦娴教顾卿晚给糖包做衣裳,教顾卿晚一种新的缝制针法。

    那种针法缝制衣裳更贴合身体,针脚更不明显,但是只要找到了线条处,拆开线头,衣裳很快便能一下子拆开,很是方便,给小孩缝衣裳,难免长长短短的要随着其成长有所改动,用这种针法很合适。

    而周清秋身上的衣裳,兔兔认出也是按照那种针法缝制的,兔兔黑豆眼一亮,只见树叶不停的耸动,过了片刻兔兔钻出藤叶,雪白墨猴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它口中叼着的几根银线,眨巴着眼睛露出不解之色。

    兔兔咧嘴一笑,冲其招了招手,便带着其爬上亭顶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雪白墨猴也过来坐下等着看好戏。

    没片刻,亭子中的姑娘们便休息好了,相携着从亭子中走了出来,这时恰好湖另一边王府的管家带着十多个男客往这边走来。

    “怎么会有男客现在过来?”高三姑娘诧异道。

    王府伺候的丫鬟笑着禀报,道:“姑娘们不必担心,方才周嬷嬷说,有一些男客先前不曾瞧过王府的浮云堂,对浮云堂又慕名已久,便求了王爷,想现在过来观赏下。姑娘们放心,他们不会乱走惊扰姑娘们的。”

    高三姑娘闻言点头,笑着道:“原是如此,周姐姐,咱们走吧,我方才就瞧见那边儿有一大片的海棠花,开的正好,咱们过去看看吧。”

    她说着,一指湖东边的方向,要去那边正好会和湖那边行来的男宾们相遇。显然高三姑娘是瞧见那边来的多是各府的贵公子们,便动了些小心思。

    上次浮云堂宴客,是因为礼亲王的寿宴。来的自然多是年长之人,好些各府的年轻公子并不曾到场,故此,对面走来的,倒有不少各府的公子们。

    几位姑娘皆面露兴味之色,周清秋虽然对那些公子们没兴趣,但她也不会做恶人,挡了别人的路,便也点头跟着她们往湖那边走,眼见就要和那行公子们碰上,突然就从湖面上吹来了一阵子风。

    周清秋抬手本能的挡了下鬓发,却突然感觉身上一滑,她本还没大在意,直到对面响起一片抽气声,公子们的表情变得很古怪惊异,与此同时,周清秋也感觉身上一凉,她低头一看,顿时尖叫起来。

    而周清秋旁边的姑娘们,因为和前头公子们相遇,正搔首弄姿的表现自己美好娇羞的一面,都没人留意到周清秋。

    忽闻尖叫响起,她们望去,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周清秋身上的夏衫不知为何竟散成了碎块,自身上脱落,一片片可怜而滑稽的掉在了腰间,若非腰带系着,怕早被风吹走了。

    可这样挂着也无济于事,周清秋身上就只剩下一件小小的肚兜,根本就遮掩不住什么风景。

    她此刻双手环抱,想要遮挡些风光,可却因这个东西,圆润都被挤出了肚兜,更加明显诱惑,暴露十足。

    阳光照在她身上,无所遁形的将她在古人眼中近乎裸露的身体,呈现在了一群公子哥儿的面前!

    姑娘们简直难以相信看到了,同样受了惊吓的她们,只纷纷尖叫着,本能的退后,远离周清秋。

    对面的公子们一瞬或震惊,或垂涎,或鄙夷后,意识到这不是寻常女子,分明是哪家的闺秀,倒是纷纷转过了头,一脸尴尬泛红。

    周清秋抱着肩,蹲在了地上,她脸色不停变幻。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也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人在她身上动了手脚。她只知道,自己完了!

    不行,拼死她也得为自己最后争取一下。

    周清秋想着,咬牙突然起身,一个飞奔,她直接跳进了相邻的湖里去。

    “不好,周姐姐自杀了!”

    “周姑娘跳湖了!救人啊!”

    姑娘们纷纷尖叫了起来,那边有位公子一马当先,一跃纵进了水里去。

    垂挂亭的上头,兔兔抱着肚子,在枝叶间滚来滚去,吱吱乱叫,它的小媳妇眨巴着淡淡的蓝眼眸,正无比崇拜倾慕的瞧着它。

    消息传到连心院时,顾卿晚正在给糖包喂奶,听到外头一阵笑声,她略诧的挑了挑眉,还没吩咐伺候在旁的文晴出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儿,文竹便快步走了进来。

    她笑着道:“郡王妃猜怎么着?”不等顾卿晚真猜她就迫不及待的又道,“那个什么周家的姑娘是等不到进咱们王府做什么侧妃了,方才在花园子里头,这周姑娘不知道做的什么妖,一阵风吹过来,竟然将她的衣裳直接给吹散了,刚好一群公子哥们去花园里欣赏浮云堂,正瞧见周姑娘衣不蔽体的模样,这周姑娘大抵是羞于见人了,扭头就一头扎进了湖里,结果被威远伯三公子给救上了岸,浑身湿漉漉还没什么衣裳被威远伯三公子抱上来的模样好些人都瞧见了呢!”

    顾卿晚闻言惊愕的张了张口,道:“周清秋?”

    文竹点头,道:“可不就是她嘛,哼,那女人可不要脸了,先前奴婢听秋荷姐姐说,她居然做了双鞋子给小郡王添盆,真将自己当王府侧妃了。先前奴婢们还怕郡王妃生气,不敢跟郡王妃说,现在可有她好看的了。”

    文竹兴高采烈的说完,文晴也笑了下,旋即却又面露担忧,道:“会不会给郡王妃惹来麻烦?奇怪了,好端端的风怎么会将她的衣裳给吹散。”

    顾卿晚也略拧了下眉,这事儿确实古怪的很。

    不管是谁做的,周清秋在王府花园中出了事儿,这盆脏水世人是一定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