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7 周府覆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秦御说作为顾家的女婿,他也不会让九泉之下的岳父蒙受不白之冤,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要帮顾家翻案的意思。

    顾卿晚不觉怔住,半响她才眨了眨眼,道:“你……这是你的想法,还是王府。”

    秦御凝视着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旋即他将顾卿晚揽在怀中抱着,用下巴抵着她的发顶,轻轻的蹭了两下,这才开口道:“卿卿,是我从前对你太不好了吗?以至于你到现在竟都没有和我夫妻一体的觉悟?”

    顾卿晚因他的话又怔了下,旋即她摇头,道:“我有啊,我嫁给你,礼亲王府便是我的家,我不会让人损害王府的利益,更不会让人损伤你一丁点。”

    秦御闻言眸中带着笑意,唇边却露出些许无奈的晒笑来,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凝视着她,郑重其事的道:“是如此,我自然也是如此。夫妻一体,于我也是如此啊。于王府,自你嫁给我,顾家的事儿便已是王府的事儿了。”

    顾卿晚想说,可是从前秦御却并不是这样以为的,在她从刘民生那里得到周鼎兴的保证书时,秦御将那保证书压了下来。岂不就表示他没有为顾家出头的意思?现在怎么……

    她疑惑和迷茫的样子令秦御心中微揪,抚着顾卿晚的鬓发,道:“从前我虽有心,但却不能为你而枉顾整个礼亲王府。可如今你是我的妻子,父王和王妃他们同意我迎娶你的一刻起,便是已经认了顾氏这门姻亲,无论顾氏是昔日的首辅之家,还是现在的罪臣之家,顾氏都是王府的姻亲。姻亲蒙受冤屈,倘使置之不理,那我,还有王府又如何有脸面让你心甘情愿的为王府生儿育女,添砖加瓦?又有什么脸面能要求你一心一意的做我的妻,为王府着想?”

    秦御的话,令顾卿晚眼眸中缓缓浮现出动人的波光,笑意从她眼底荡开。

    他的话,告诉她,王府接受的是整个她,接纳的是背负着顾氏仇恨的她,顾家是王府的姻亲,为姻亲便是于皇帝为敌,王府也义无反顾。

    因为她是他们的家人!

    顾卿晚禁不住投靠进秦御的怀里,半响她才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闷闷的,道:“早知道嫁给你这么好,我还跑什么,使劲发挥发挥媚术,蛊惑的你早日迎娶我才好呢。”

    秦御闻言却笑了起来,拍抚着顾卿晚的背脊,道:“好了,外头的事儿,你就不要多管了。我和大舅哥会商量着来的,你如今产子还没完全恢复,多歇着,养好身子才是要紧。将来,咱们还得给糖包添几个弟弟妹妹呢。”

    顾卿晚叹了一声,嘟嘴道:“我想管外头的事儿,倒是也得能管的了啊。你不知道,自从有了糖包,我便觉得自己变笨了不少,外头的事儿我根本有心无力啊。”

    她说着倒是声音一顿,诧异的盯着秦御,道:“不对啊,从前你不是说咱们就生糖包一个,是男是女都不要了吗?”

    从前秦御在顾卿晚怀着时候是这么说过,那是因为憋的实在难受,再加上怕顾卿晚生产时会痛苦有危险。

    然现在他却不那么想了,他笑着啄了啄顾卿晚的唇瓣,道:“那是因为我没想到卿卿竟然这么强悍啊,瞧卿卿生糖包何等顺利,这么好生养,咱们不多要几个岂不是亏了?不过起码也得等糖包五岁后,在生第二个前,卿卿得先将我暂时喂饱了才成。”

    秦御暧昧的说完,薄唇已来到了顾卿晚的脖颈,落下一串密密绵绵的吻,一路往下……

    “嗯……”

    屋里很快便响起了细碎而暧昧的声响,外头树上的蝉似也感受到了那股躁动,突然阵阵鸣叫着,遮掩了那令人脸红的动静。

    相比之下,此刻的周府中却已乱成一团。

    周府的女眷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周鼎兴和周江延好端端的去上早朝,竟然就上到了刑部大牢中去,周家乱成一团。

    周老夫人问讯时便晕厥了过去,周清秋昨日还在为了圣旨赐婚的事儿,啼哭不止,要死要活的,可今日却遭受了这样的晴天霹雳。

    她也顾不上躺在床上**了,爬起来便带着丫鬟到了其母吴氏的院子。她到时,吴氏刚刚从震惊不信中回过神来,见周清秋进来,吴氏便跌跌撞撞的过去抱住了她,哭着道:“我的儿啊,这可如何是好,咱们母女的命怎么都这么苦啊,好端端的怎么你祖父和父亲就都进了刑部大牢了啊。”

    周清秋原本还寄希望于这是一场噩梦,或者是丫鬟们弄错了,直到这一刻才发现一切都是真的。她脸色愈发苍白起来,呆滞了一瞬,忙拽着吴氏,道:“母亲,你快去求求外祖父啊,求求外祖父救救祖父和父亲。祖父不是宰相,是首辅吗?祖父怎么可能入狱呢?这一定是弄错了,祖父不是最得皇上的信任和重用的吗?”

    吴氏因周清秋的话略定了定神,摸了一把眼泪,道:“对,对,母亲这就回国公府去,父亲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吴氏带了两个丫鬟急匆匆的走了,周清秋又急匆匆往周老夫人的院子去。

    周老夫人刚刚被丫鬟们从晕厥中救命,周清秋见丫鬟们都六神无主的,心中更是不安定,坐在了床前,周老夫人拉着她的手,垂泪道:“秋姐儿别怕,你祖父他行事一向谨慎,这当官的哪个没有几沉几浮,这额都是常事儿,皇上信任你祖父,没事儿的。”

    周清秋却知道祖母只是在安慰她,安慰她自己罢了,祖父和父亲都下狱了,这哪里是寻常的官场沉浮啊。

    周清秋声音微颤,道:“祖母可已派人去唤回叔祖父了?”

    她口中的叔祖父自然便是周鼎文了,五日前,周鼎文突然夜里做了场梦,梦到了早年丢失的那个儿子,其托梦说,其被卖到了沂州府。

    周鼎文竟然以梦为真,向周老夫人说明后,便向朝廷告了假,离开了京城去沂州府寻儿子去了。

    周老夫人闻言点头,道:“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儿,自然是要让你叔祖父赶紧回来周旋安排的,祖父已经给你叔祖父送去了加急信,想来你叔祖父接到信立马就会回来的。”

    周清秋这才略心安了一些,好再皇上没有让人前往京城外锁拿叔祖父,既然叔祖父没事儿,便说明周家犯的并不是什么抄家灭门的大罪,兴许还有转圜的余地。

    周清秋却不知道,刑部大牢中,周鼎兴正在怀疑周鼎文。

    只因今日朝堂上白御史弹劾的那些,都不是诬陷,确实都是周鼎兴犯下的罪行,但是这些事儿,他做的非常谨慎小心,根本就不可能被人查到。

    除非是自家人泄密了,而这个自家人很明显就是他的嫡亲兄弟,周鼎文。

    不管是卖官,还是私自铸造铜币,都涉及银钱往来,而在这方面上,周鼎文是能手,周鼎文也自然是周鼎兴的有力臂膀。

    兄弟二人是一母同胞,从小感情就好,周鼎文没了儿子,又是他将小儿子过继给了周鼎文,周家的长房和二房不分彼此,相处融洽,利益相关。

    他完了,周鼎文又能得什么好啊!

    周鼎兴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周鼎文要这么做!?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