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悲催的穿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瑞七年,七月盛夏,正是骄阳似火,天高云淡之时。

    大秦陪都洛京城中,夜幕初临,霞光艳影,风光旖旎。

    雪月河穿城而过,流入南城时,更加舒缓柔媚,河道两岸,柳绿花红,沿河建了一片绵延的楼阁,楼上轻歌曼舞,香风缭绕,鲛绡宝帐,莺歌浅吟。

    此处却正是洛京城中最大的销金窟,歌舞场,教坊窑子的所在处。

    望去,当真是看不尽风流倩影的温柔乡、道不尽软玉温香的烟柳巷。

    如今已是傍晚时分,沿河早已热闹非常。

    大秦建朝七年,如今天下战事初平,四处歌舞升平,洛京做为陪都,新贵云集,各处青楼红灯高挂,将整条雪月河都照映的通红,如落烟霞。楼中的姑娘们各各都收拾了起来,倚楼卖笑,轻弹慢唱,招揽生意。

    这雪月楼东面的一排烟柳巷后,却是一条狭窄的巷子,和楼前的旖旎风光不同,这里肮脏不堪,夕阳照射下,路面上满是油垢污浊,楼中姑娘们的盥洗水,多往此处倾倒,长久下来,污臭味混着浓重的脂粉味,简直令人闻之作呕。

    这条小巷中住着的多是些下九流的人家,什么修脚修面剔头的,媒婆牙婆拉皮条的,还有一些前头妓院所雇佣的打手等,也多寄居在此。

    此刻位于最东头的一处小院,布置简陋,上房统共就两间,左右是东西厢房,东边的厢房门紧闭着,西厢房却是充做了厨房,门窗早就破败,里头入目便是灶台,另有一张已看不清颜色和材质的木桌,断了一条腿,用石块垫着,上头放着些锅碗等物。

    一个穿青布襦衫的女人将好容易煎好的汤药,小心翼翼地倒进桌上缺了口的粗瓷碗中。

    她放下药钵,端着药碗往外走,手指触着那瓷碗粗糙割手的质感,想到曾经的宫廷深深,宫女如织,锦衣玉食,不由眼眶微红。

    她偏头用衣袖拭了下泪,这才加快脚步,推开东厢房的门,走了进去。

    屋中没有点灯,好在这会子天色还没黑透,霞光透窗而入,照着靠西墙的土炕,上头躺着一个纤细的身影。

    女人将药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转身将目光落在床上少女一张纵横交错布满伤痕的脸上时,好容易忍回去的眼泪便又决堤冲出。

    顾卿晚,她的小姑,曾经的京都第一美人,那样国色天香,风采卓绝的小姑,如今却这般毁了,躺在这肮脏的角落里,奄奄一息。

    庄悦娴闭了闭眼眸,又有几行清泪滚落下来,她忙抬袖狠狠抹了两下,这才上前坐在床边,轻轻推了推床上少女,柔声道:“晚姐儿,醒醒,该喝药了。”

    床上,沈晴与其说是被唤醒的,倒不如说是被脸上的疼痛刺醒,被外头飘来的恶臭熏醒的。

    晚姐儿,顾卿晚……

    她睫羽微颤,心头默念着这世的名字,唇角掠过一抹苦笑。

    都已经两天了,她像是庄周梦蝶一般,一觉醒来便从星二代沈晴变成了大秦国的罪官之女顾卿晚。

    这两日来她昏昏沉沉一直都在做梦,梦里的一切却都是这个叫顾卿晚的古代女子的短促一生。

    这顾卿晚出身百年世家漳州顾氏,乃是其嫡系一支,祖父顾明承,字伯裕,乃是大秦的开国元勋。

    他是开国皇帝,秦高祖的谋士,辅佐秦高祖建立了煊赫的大秦朝,以足智多谋,神机妙算而闻达于天下。

    先帝元年其被封诚恩伯,太子太师,而顾卿晚的父亲顾景阳,更是青出于蓝,壮年官拜户部尚书,母亲许氏出自许国公府,乃是国公府的嫡长女。

    还有个嫡亲的哥哥顾弦慎,弱冠之龄便考了先帝三年的武状元,后年纪轻轻升至五品神勇卫大将军。

    有如此的家世,顾卿晚又系唯一的嫡女,自然是万千宠爱于一身。

    祖父溺爱,父亲疼宠,母亲呵护,兄长爱护,便连嫂嫂,对她也是爱若亲妹。

    被顾家人捧若掌珠的顾卿晚,生的冰雪聪明,容貌出众,简直就是集万千好处于一身,天生的幸运儿……

    可惜这些都是往事了,或许就是因天嫉人妒,赫赫扬扬的顾家,在新帝登基后,一朝祸起,顾卿晚的祖父病逝,父亲入狱斩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