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肆佰贰拾肆回 重写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四百二十四回2000

    府尹是个身材雍硕的人,因他面上常带三分笑,也时常被同僚评价很有福气。然而自从河东出了水患这档子麻烦事儿,他就基本笑不出来了,每天吊着张灰败的脸色,同时越来越苛责手下。此时接待刺史,简直是副强颜欢笑的可怜样子。

    其实“贞观”的年号沿用这些年,各地都会出些大小天灾的,于是地方官员们都被锤炼地,对突发天灾处理地得心应手。

    这次河东水患出现后,原也是本地官员兴修堤坝、赈发灾粮、安定民心,向京城禀告一声,就不痛不痒地揭过去了。谁知这回怎么搞得,水患之事偏偏被京里德高望重的大佬上书呈情,显得身为府尹的他办事不力庸碌无为。

    陛下很重视河东水患的治理情况,不仅派了心腹担任刺史驾临视察,还遣了太子殿下过来亲探民间疾苦。

    府尹一旬之前见过素有高名的太子殿下,没等攀谈就被他的无形威压震慑住了,打好的满腹底稿全化为乌有,只好擦着额汗与刺史试探着交言。

    如今他看到刺史后面不远处站着,那道属于少年人的挺拔身姿,头皮便一阵阵地发紧了,他一个出身草野的粗鄙之人,可应付不来这样的小祖宗。

    人心毕竟隔着肚皮。

    李承乾不晓得府尹畏惧他如狼似虎。在府尹和刺史寒暄完毕,诸位官员纷纷敛袍落座时,还故意挨着府尹坐了右边席位。余光只见府尹的一边眉毛蓦然跳了跳。

    秦英不像李承乾,生来就有着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耀眼光环,在一瞬的场面凌乱中,很有自知之明地往阶下溜,想要找个清净地方把自己的气息藏起来。

    但李承乾何其心思剔透,当即明了她是在遵循道家的“功成名隐身退”观点,手指搁在下巴稍微沉吟,他便故意朝刺史朗声笑道:“此次小议,秦大人该是座上之宾吧。”

    刺史似乎也没听出李承乾话里,略带骄傲与得意,目光环视了一周人头攒动的厅内,点了点头道:“某今个儿是要与郑府尹,商议秦大人提出的治山之策。秦大人理应请为上座。”随即招手让秦英坐到自己身旁。

    有着刺史的一声令下,秦英自然不好推脱。若态度有个半分扭捏就是矫情造作了。她垂下眼帘,暗暗腹诽着李承乾的心机全用在歪处,步态却是大方地走到指定席位。

    鸦雀无声的厅中,只秦英一人在慢慢悠悠地拂袖坐下,仿佛自己是在挥毫作一卷行云流水的佳画。

    如此场面,府尹想不注意到秦英也是难事。

    ——这小儿眉目清淡,乍看着和太子殿下一般大的年纪,还真怀揣有几分本事吗?

    府尹脑海里掠过无关紧要的念头,便与刺史商谈起来正经事了。

    等听到刺史三言两语地介绍完治山之策,府尹面上表情不以为意,无声地表明他并不青睐这劳什子的治山之策。

    秦英抬眼看看上座的府尹,觉得情势有点儿不妙,准备转头向李承乾递个神色,让他等会儿帮忙周转下,就听府尹绷不住了心弦,冷冷嗤道:“要治水患先要治山?某活了三十多载,还从未听过这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