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回 置死而后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回置死而后生

    秋风呼啸着席卷长安城,不放过任何地方,连大理寺狱的天窗都被它光顾了。

    秦英正坐在巴掌大的天窗下晒太阳,却被陡然的冷风吹了个激灵。她缩了缩脖子,双手揣进夏制道袍的宽大袖子里。

    这一转眼,已经深秋了啊。看来,离…那个日子不远了:秦英眯了眼睛默默道,不由自主地把身体缩成更紧的一团。

    黄叶一点点地凋零,大理寺狱的死囚一点点地减少。

    秋后问斩,毫厘不错。秦英数了数空牢房,对于自己的死期大概有了数。没有难过,也没有不甘。只理性地计算剩下的时间。

    终于,她的左边隔壁被拉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秦英一整天都在牢房里乱走。临睡前停了步子,想:明天她就该和称心倒霉了吧……毕竟,她和称心获的是同一桩罪。

    罪名轻如鸿毛:狎近太子,与太子有染。

    深夜,在扎人的稻草矮榻上翻来覆去,竟彻夜未眠。

    第二日磨磨蹭蹭起身,发现眼睛疼痛地像是大哭了一顿。

    她伸出手揉。可能是揉眼的力道狠了,泪水顺着腮啪嗒一声落下。这才发觉自己并未坚强到不惧死亡。

    午时还早,便有人为秦英送饭。他恭敬地把食盒塞进去,之后施礼道:“太子妃传话来,‘这些聊表心意。吃完正好上路。‘”

    怕她和称心不肯上黄泉路,太子妃便伸手推一把吗?

    于是她咧嘴一笑:“有劳太子妃挂记,小道定会走好。”

    那人点点头:“小的去给称心送食。”说完沿着壁上的火把,又往大理寺狱的深处去了。

    她品着御厨做的白玉豆腐,冷不丁听到里间的称心大叫:“不!我要见太子殿下!”

    秦英优雅地啜饮着冬瓜汤,心道:吼地声嘶力竭口干舌燥,也起不到丝毫效果,何必呢?

    饱餐一顿,又接到了一只食盒。她抬眸看向来人,霎时结结实实地惊了一跳。

    脱口而出:“白大郎,你怎么会来?”

    “皇后娘娘派我过来的。娘娘相信你是被冤枉的,可她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劝不动盛怒中的陛下,只能送了酒菜,让道长…走得顺利些…”

    她微笑着打断他的话:“替小道谢过皇后娘娘。”

    看秦英如此通透,白大郎一肚子的话竟用不上了。他长叹了声,走出曲折的甬道。

    正垂着头考虑怎么处理食盒里的东西,牢门的铁锁又哗哗地响了。

    访者天天有,今天格外多。秦英喃喃,待余光无意触到门外的绣纹官靴,她变了脸色。

    “秦道长别来无恙?”侯君集道。

    来看她的人,非敌即友。而对面这个人…刚好是她最厌恶的敌人。

    她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缓缓说:“托侯尚书之福。秦某进来个把月了,今天才死。”侯君集出狱之后官复原职,还是兵部的尚书。

    “之前,某被道长送进牢里,陛下赦免了某。如今道长被某算计,入狱待死。试问道长还有运气出来,再与某斗一回合吗?”他啧啧道。

    秦英骂他一句“小人得志”。他们俩的仇怨相结已深,除了你死我活外,再不能化解。

    “错了,是风水轮流转。”侯君集眯着眼道。

    此话落在秦英的耳,引来她的思考——时耶?命耶?造化弄耶?因果错耶?

    终究是想不通,解不脱。恨自己缠缚其中,恼他人构绳吊索。

    侯君集目光沉沉地打量她。这般好相貌,做男人真真可惜。他与秦英勾心斗角地博弈了十年,还不知道秦英的道袍之下,是个女儿身。

    “大人,时间到了。”狱卒小步赶过来汇报。

    “走吧。”侯君集一条腿迈出牢门,回眸朝她望了望。

    亲手把唯一的敌手送到死地,本该是高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