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章 且视天下如尘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元月二十九日,康城雍王所住的院落里,钟离、钟园听到雍王一整天都在骂“该死的臭女人”!

    他们不大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竟能让主上如此震怒,昨夜与青王不是处得好好的吗?不过他们并不想去弄明白,只是小心翼翼地侍候着主上。而除了主上一反常态外,康城基本上安然无事,只是齐恕、徐渊、程知三位将军面有异色,神情悲楚。

    薄暮时分,钟离、钟园正要入室掌灯,可手才触及房门,从里面传来一句,“都下去。”声音很轻,却不容置疑。

    于是,钟氏兄弟悄悄退下。

    房内,丰兰息依旧坐在那张榻上,眼睛呆呆地看着窗外,似如此看着,那个人便会从窗口飞回,可一直等到子夜……那人都未曾回来!

    不肯相信的,不肯放弃的,在这一刻却彻底绝望地承认,她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眼前了!她竟如此绝情地弃他而去!

    夜是如此的黑,黑得不见一丝星光。

    天地是如此的空旷,无边无垠却只留他一人。

    风是如此的冷,寒意彻心彻骨地包围着他。

    只要合上那扇敞开的窗,他可以足踏万里山河,他可以盘踞皇城玉座,他可以手握万生万物……无上的权势与无尽的荣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可是依旧那么的黑、那么的空、那么的冷!

    漫漫长长的一生啊,此刻却可以看到尽头。

    没有她的一生,至尊至贵……也至寂至空!

    元月三十日,雍王终于不再怒骂了,但依旧整日闭门未出,城中诸事自有诸将安排妥当,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事需要钟氏兄弟冒着生命危险去敲开那扇门。

    康城是平静的,虽有十万大军,但城中军民相安。

    风云骑也是平静的,虽然他们的主上现在没有在城中。在雍王抵达康城的第二日,青王即派齐恕将军昭告全军,因伤重未愈,须返帝都静养,是以全军听从雍王之命!

    墨羽骑、风云骑对于这一诏命都未有丝毫怀疑。

    那一日青王中箭、雍王惊乱的情景依然在目,初见为救青王而一夜苍颜白发的雍王时的震撼依然在心,而两王于万军之前相拥的画面,清晰地刻于脑中!

    所有的人都相信两王情深义重,两州已融一体,荣辱与共,福祸相担!

    二月初一,清晨。

    这天,雍王终于启门而出,钟氏兄弟顿时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好好侍候。不过这一天的雍王很好侍候,因为他基本上都待在书房,非常忙碌,至华灯初上,兄弟俩恭请他回房休息时,书房中的一切井井有条。

    二月初二。

    丰兰息照旧一大早便入了书房,钟氏兄弟侍候他用过早膳后便守候在门外。

    “钟离。”半晌后听到里面叫唤,钟离马上推门而入。

    “着人将此信送往苍舒城,孤邀冀王明日卯正于苍茫山顶一较棋艺!”

    “是。”钟离赶忙接信退下。

    “钟园。”

    “在。”钟园上前。

    “召乔谨、端木、弃殊、齐恕、徐渊、程知六位将军前来。”

    “是。”钟园领令而下。

    待书房中再无他人之时,丰兰息看向窗外,正风清日朗。

    “该死的女人!”脱口而出的又是一声怒叱。

    窗外的明丽风景并不能熄灭他满腔的怒火,而书房外守着的其他侍者对于主上此种不符形象的怒骂在前几日见识过后,便也不再稀奇了。

    片刻后,门外传来敲门声。

    “主上,六位将军已到。”

    “进来。”丰兰息平息心绪,端正容颜,从从容容地坐下。

    毕竟该来的总不会迟到,该面对的总不能跳过,该做的总是要担当,他又不是那个该死的任性女人。

    二月三日,冀王、雍王相会苍茫山。

    那一日,晨光初绽,一东一西两位王者从容登山。

    那一日,碧空如洗,风寒日暖。

    那一日,苍舒城、康城大军翘首以待。

    那一日,康城六将全都面色有异,神情复杂,却又无可奈何。

    那一日,天地静谧如混沌初开之时。

    那一日,午时,苍茫山上一道黑影飘然而下。

    那一日,康城墨羽骑、风云骑静候雍王诏命,但只等来雍王淡然一笑。

    当所有的一切全部安排妥当时,丰兰息长叹一口气,似将心头所有憾意就此一次全部舒出。

    “暗魅,暗魈。”凝声轻唤。

    清天白日里却有两道鬼魅似的黑影无息飘入。

    “主上。”

    “去黥城。”丰兰息微眯双眸,他现在心情并不痛快,偏生这阳光却和他作对似的分外明媚,好得过头,“将穿雨、穿云敲晕了送去浅碧山,并留话与他们,从今以后可大大方方地告诉世人,他们是宁家子孙。”

    “是。”黑影应声消失。”

    “暗魍、暗魉。”

    又两道黑影无息而来。

    “主上。”

    “将这两封信,分别送往叔父及丰苇处。”丰兰息一手一信。

    “是。”黑影各取一信,无息离去。

    “该死的女人!”不由自主地又开始骂起来。

    这一去便已是真正的大去,好不甘心啊!真恨不得吃那女人的肉!

    “嘻……你便是如此的想我吗?”一声轻笑令他抬头,窗台上正坐着一人,白衣长发,恣意无拘,可不正是那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人吗?

    这时他满腔的怒火忽都消失了,满心的不甘顿时化为乌有,平心静气地,淡淡然然地瞟一眼,“你不已经逍遥江湖去了吗,怎么又在此出现?”

    窗台上倚坐着的人笑得一脸灿烂:“黑狐狸,我走后发现自己少做了一件事,而这事若不能做成,那我便是死了也会后悔的。”

    丰兰息慢悠悠地看着她,笑得云淡风轻的,“难得呀,不知什么事竟能令你如此记挂,记挂到死不瞑目呀!”

    窗台上的人拍拍手跳了下来,站在屋中纤指一指他,光明正大地,理直气壮地道:“我要把你劫走!”话音一落,白绫飞出,缠在了丰兰息的腰间,“黑狐狸,你没意见吧?”她笑眯眯地看着那个被她缠住的人。

    “我只是有点疑问——”被白绫缠着的人毫不紧张,悠悠然地站着,倒好似就等着她来绑一样,黑眸黑幽幽地看着她,“你劫了我做什么?”

    白绫一寸一寸收紧,将对面的人一寸一寸拉近,待人至面前之时,轻轻地,郑重地道:“当然是劫为夫婿!”

    白绫一带,手一揽,一白一黑两道身影便从窗口飞出,墙头一点,转瞬即消。

    遥遥望着那远去的身影,钟离、钟园难得地叹了一口气。

    “唉……我们也该行动了是吧?”齐声长叹,齐声互问,然后齐齐相视一眼,再齐齐笑开。

    风云骑与墨羽骑的将士们此刻齐聚于校场,只因乔谨、齐恕两位将军传令,要在此颁布王诏。

    那时日正当头,天气虽有些冷,但明朗的太阳照下,令人气爽神怡。十万大军整齐地立于校场,黑白分明,铠甲耀目。目光齐齐落于前方,等待着两位颁诏的将军。只是……他们等待的人还未到,却有两道身影自半空飞落,高高的屋顶上,一黑一白并肩而立,风拂起衣袂,飘飘然似从天而降的仙人。

    众将士还来在怔愣,一道清亮的嗓音带着盈盈笑意在康城上空清晰地响起,“风云骑、墨羽骑的将士们,吾听闻你们的雍王俊雅无双,今日得见果是名不虚传,是以吾白风夕今日劫之为夫,于此诏告天下,胆敢与吾抢夺者,必三尺青锋静候!”

    霎时,教场上的人呆若木鸡。

    “你还真要闹得全天下都知道呀?”丰兰息摇头叹气,看着这个张狂无忌的女人,似薄恼,似无奈,心头却是一片欣喜。

    “嘻嘻……让天下人都知道雍王被我白风夕抢去做老公了,不是很有趣很有面子的事吗?”风惜云眉眼间全是笑。

    这时底下万军回过了神,顿时哗然,举目望去,虽距离遥远,但依稀可辨那是雍王与青王。可青王不是回帝都去了吗?何以又出现在此?何以如此放言?而雍王又为何任她如此?

    却见屋顶上雍王手一抬,万军顿时收声敛气。

    “墨羽骑、风云骑的众将士,孤已留下诏书,尔等听从乔谨、齐恕两位将军的安排,敢有不从者,视为忤逆之臣,就地斩杀!”

    丰兰息的话音一落,风惜云清清亮亮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你们都听清楚了,敢有不从者,视为忤逆之臣!”说完,她侧首看着丰兰息,“现在我们走吧。”

    “好。”丰兰息点头。

    两从相视一笑,伸手相牵,前方江湖浩渺,前方风雨未知,从今以后,你我相依相守!

    黑与白两道身影翩然飞去,消失于风云骑、墨羽骑众人眼中,消失于康城上空。

    众将士还未从震惊痴愣中回神,乔谨、齐恕已捧诏书走来。

    “奉两王诏命………”

    自那以后,便有许许多多的传说:有的说,白风夕爱慕雍王,强抢其为夫婿;有的说,雍王为白风夕的风姿所折,弃了江山追随而去;也有的说,白风黑息其实就是青王雍王,他们不过因为惧怕冀王,所以弃位逃去;还有的说,雍王、青王并非惧怕冀王,乃不忍苍生受苦,是以才双双弃位,归隐于山林,过着神仙眷侣的生活……

    传说有很多很多种,无论是在刀光剑影的江湖,还是在柴米油盐的民间,总是有关于那两个人的许多故事,总是有关于那一日的许多描述,只是那些都只能当做传说。

    那一日,记入史册的不过一句话:

    景炎二十八年二月三日,雍、青两王于康城留诏弃位而去。

    传说也好,史书也好,有精彩的,有非议的,有赞诵的,有悲伤的……但那些都比不上当日亲眼目睹两人离去的十万大军的感受!

    那样潇洒无拘的身影,那样飘然轻逸的风姿,岂是“遁逃”一词所能轻辱的!

    湛蓝的天空,明丽的阳光,那两人一条白绫相系,仿如比翼鸟齐飞,又如龙凤翱翔!

    东旦一战,雄兵奇阵,吾心折服;苍茫一会,治国恤民,吾远不及。冀王雄者,定为英主。区区荣华,何伤士卒?既为民安,何累百姓?吾今远去,望天下臣民,禀苍天之仁,共拥冀王,共定太平。

    这是雍王亲笔写下的弃位诏书。这一番话大义在前,大仁在后,普天莫不为雍王之举所感,便是千年之后,人们翻起《东书?列侯?雍王兰息》篇时,也都要赞雍王一个“仁”字!

    皇朝登基后,着史官撰写《东书》,严正的史官记下如此一笔:雍、青两王才德兼备,兵强将广,已然二分天下之势。然两王禀苍天之仁,怜苍生之苦,不欲再战,乃弃位让鼎,飘然而去,此为大仁大贤也!

    让鼎!

    那位史官不怕当朝皇帝降罪,也要记下两王风骨,足见其铁骨铮铮!

    而一代雄主皇朝,却也未降罪于史官,更未令其修改,任由史书记下这个“让”字,无畏后世讥他“让”得天下,其胸襟气魄亦令后人抚掌赞叹!

    而那离去的两人,不论是白风黑息也好,还是雍青双王也好,无论是当世还是千百年之后,那样的两个人都是比传说更甚的传奇!

    这些都是后话。

    不提康城万军的茫然无主,不提天下人的震撼激动,远离康城数十里外的小道上,一黑一白两骑正悠悠然并行。此刻他们已不再是雄踞半壁天下的雍王、青王,而只是江湖间那潇洒来去的白风黑息。

    “你放得下心吗?”丰息看看身旁那半眯着眼似想打盹的人道。

    这女人一脱下王袍,那贪睡、好吃、懒惰、张狂……所有的坏毛病便全回来了,唉……罢了,罢了,这一生已无他法了。

    “放心。”风夕随意地挥挥手,打了一个哈欠,“风云骑从不会违我诏命,况且极为敬重齐恕、徐渊、程知他们,康城有齐恕在决不会有事。而徐渊则携诏回青州,朝里那些异臣我继位时便赶尽了,冯渡、谢素皆是见惯风浪的老臣,素来爱民,当不会不顾青州百姓的生死而妄起干戈。说到底,百姓最看重的不是玉座上到底坐着谁,而是能让他们生活安康的人。皇朝又不是残暴无能之辈,而且我给齐恕、徐渊、程知下过命令,即算他们要离开,至少要待两年之后,那时风云骑应早就被皇朝收服了。”说罢转头笑看丰息,“倒是你呢,墨羽骑可不比风云骑。”

    丰息也只是淡淡一笑,“论忠贞四大名骑中当推风云骑,但墨羽骑有一点却是值得夸赞的,那就是完全服从君命,决不敢违。乔谨他们是良将,并无自立之心也无自立之能,而叔父那老狐狸他巴不得可以拋开这些令他躲避不及的棘手之事,好好颐养天年,丰苇那小子有叔父在,不用担心。至于我那些个‘亲人’嘛……哼,若想来一番‘作为’,没权没兵的,且凭他们那点能耐,不过正好让皇朝来个杀鸡儆猴罢了!”最后那笑便带上了几分冷意。

    “喏,要不要猜一猜皇朝会如何待他们?”风夕眨眨眼睛。

    “无聊。”丰息不屑地瞟她一眼,“他若连这些将士都不能收服,何配坐拥这片江山。他若是敢对这些人怎么样,哼哼,他这江山便也别想坐稳了!”

    “嘻嘻……黑狐狸,你后不后悔?”风夕笑眯眯地凑近他。

    “后悔怎样?不后悔又怎样?”丰息反问。

    “嘻……不管你后悔也好,不后悔也罢,反正这辈子你已被我绑住了!”风夕指了指至今还系在两人腰间的白绫。

    丰息一笑,俯首靠近她,“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玉无缘的那一局‘棋’!”

    风夕闻言,抬手抱住他,“你知道又如何,还不是乖乖跳入?”

    “哈哈……”丰息轻笑,揽她入怀,轻轻咬住她白生生的耳垂,呢喃道,“普天之下,万物如尘,唯汝是吾心头之珠,渗吾之骨,融吾之血,割舍不得!”

    “嘻嘻……我要把这句话刻在风氏族谱上。”

    “是丰氏。”

    “不都一样么。”

    ……

    一黑一白两骑渐行渐远,嬉笑的话语渐远渐消。

    苍茫山上,暮色沉沉,秋九霜和皇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山顶,却只见皇朝一人临崖而立,负手仰望苍穹。

    “主上,该下山了。”秋九霜唤道。

    皇朝却恍若未闻,伫立于崖边,任山风吹拂着衣袂。

    皇雨与秋九霜对视一眼,不再说话,只是站在他身后。

    良久后,才听到皇朝开口道:“他竟然说,若赢得天下而失去心爱之人,那也不过是个‘孤家寡人’。玉宇琼楼之上的皇座,万里如画的锦绣山河,都比不上怀抱爱侣,千山万水的双宿双飞!他竟然就这样将半壁天下拱手让人,就这样挥手而去!你们说他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

    两人一听不禁一震,实想不到本以为是一场激烈的龙争虎斗,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收局!

    皇朝转身,走至那石刻棋盘前。

    棋盘上的棋子依然如故,未曾动分毫,只是石壁上却又增刻了两句话:且视天下如尘芥,携手天涯笑天家!

    “苍茫残局虚席待,一朝云会夺至尊!”皇朝念着石壁左边原已刻着的两句话,心情没有慷慨激昂而是带着几分迷茫与失意,“明明是夺至尊,可那家伙却是‘且视天下如尘芥,携手天涯笑天家’,这个人人梦寐以求的天下竟然如此简单可弃!”

    垂首摊掌,手心上是两枚玄令,那是王者象征的玄枢。

    皇雨与秋九霜相视一眼,隐约间明了几分。

    “你们明日随我走一趟康城。”皇朝声音已恢复冷静。

    “需带多少人?”秋九霜问道。

    “不必。”皇朝却道。

    “主上……”秋九霜欲阻。

    “我若连这点胆量都无,又何配为风云骑、墨羽骑之主!”皇朝挥手断然道。

    “乔谨、文声、弃殊,冀王其人胸襟阔朗更胜于我,实为一代英主,必不会亏待于你们。你们若念我这些年待你们之情谊,那便不要白担了墨羽骑大将之名,好好领着他们,守着他们。从今以后忘记旧主,一心跟随冀王,打出一个太平天下,以不负你们一身本领志向,也不负我这一番苦心。

    “我此番离去,必不再归来。或天下人讥笑我胆怯,又或日后于史书留在话柄,但我终不悔。”

    康城城楼上,乔谨抬首仰望苍穹,夜幕如墨,星光烁烁,不期然地想起那双墨黑无瑕的眼眸,似乎偶尔在他极为开怀时,那双幽沉的眸子便会闪现如此星芒。

    康城慌乱的大军在他与齐恕的合力之下总算安抚下来,而黥城有弃殊、程知去了,以弃殊的精明、程知的豪气,想来也已无事。只是……此生可还有机会再见到那令他们俯首臣服的两人?

    “不论哪一样才是最重要的,我成全他。”

    青王,这便是你的成全吗?

    若主上选江山,你以国相赠,助其得到天下。这是成全其志?

    若主上选您,则失山河帝位,但得万世仁名,并有您一生相伴。这是成全其心?

    乔谨合眸握拳,默念于心:主上,请放心,乔谨必不负所托!

    而康城另一位大将齐恕却没乔谨大将军城楼赏星的闲情,他此时正站在院门前,有些头痛着到底要不要进去。

    唉,还不去找乔将军两人挤一挤吧。最终他叹一口气,打算去找乔谨搭窝睡一宿,可脚刚抬起,门却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