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0章 亲自下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菜做好,天色已渐晚了,简又又离开了厨房,在厨房里呆了一下午,有股淡淡的油烟味,她是无所谓,但想到自己今天第一天回季府,怎么也不能失了形象,便打算回屋换套衣服再去膳厅,走到后花园的时候,就看见兰宣急匆匆的模样,一见到简又又,顿时又惊又喜:“二小姐,您去哪了,可叫奴婢好找。”

    简又又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着她:“别紧张,我去了厨房,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该用晚膳了,江嬷嬷过来通知小姐去找夫人,跟夫人一块儿去前厅。”

    “好,我知道了,等我回去换身衣服就去见娘。”

    兰宣跟在简又又的身后,往流盈阁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奴婢伺候二小姐梳洗更衣。”

    “好。”

    待简又换好衣服去俞柳君的清芷院时,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了,俞柳君早就等的心急了,恨不得直接去流盈阁找简又又,还是江晴茵劝住了,毕竟从流盈阁往前厅去,是经过清芷院的,要是俞柳君去找简又又,再去前院,这更浪费时间。

    一见到简又又,俞柳君立即露出欣喜的笑容,大步走了上去,看着简又又的眼里满是柔和的慈爱目光,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似的,又怕如今的自己做了一场梦。

    “娘,让你久等了。”简又又任俞柳君紧紧的握着自己,笑着道。

    俞柳君忙摇头:“不久不久。”十五年的时间都等过来了,还差等这一会会的时间吗?只不过初寻回女儿,她总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恨不得女儿时时刻刻呆在她的跟前才好:“肚子饿了吧,咱们去前厅。”

    “恩。”

    季府没有那些文官府邸过多的讲究跟规矩,所以并没有特别在府中归划出单独的膳厅,俞柳君带着简又又到前厅的时候,人都到齐了,都坐在位置上等着她们。

    “娘。”季云鹤起身,俊美非凡的脸上终年冷若冰霜,即使面对自己敬爱的娘亲,也没有过多的笑容,要不是他眼底那抹温柔的目光,简又又都要怀疑这货是不是不待见自个的亲娘。

    叫了俞柳君一声之后,季云鹤看向简又又,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浅浅的点了点头。

    即使他这十五年来也日日期盼自个的小妹回来,心底对妹妹也是喜爱与疼爱,但终究十五年的分离,加上性格使然,无法做到像季云尘那样自然熟。

    “娘,姐姐。”季云尘虽然纨绔,但却是这个家里的一抹阳光,他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笑意,使得他英俊的容貌越加的出彩。

    简又又看着自己这个双胞胎弟弟,有些哭笑不得,这得是有多强大的基因突变才能把她生的如此平庸。

    即便她并不丑,但在这个颜值高超的季家,真真是算不上什么。

    “母亲,二姐。”季云雪也站起身,恭敬的对着俞柳君行了个礼,桃红色的抹胸长裙,将她衬托的如三月桃花般美艳逼人,她微垂着头,看上去温柔动人,直叫人想忍不住的要怜惜。

    简又又的心里又是一阵狂叹,这季家会不会弄错了?怎么看自己这颜值都不像他们家的人啊。

    季老喜滋滋的看着简又又,一只手不停的抚着胡须,喜爱之情溢于言表,本就一直想娶回来当孙媳妇的,这下好了,一下子成了他的宝贝孙女,吼吼吼吼,这感觉真是美的不要不要的,以前不知道时不觉得,如今知道了,真是越看跟他那死去的媳妇长的相象。

    “爷爷,爹,大哥。”简又又对着长辈有礼的唤道。

    季老自是摸着胡子连连应道,季谦目光和蔼的应了一声,笑道:“又又,过来坐。”

    季云鹤则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俞柳君叫了一声季老之后,便拉着简又又走了过去。

    以前简又又没回来时,俞柳君很少跟大家一起吃饭,加上府里大权落在容姨娘手上,所以季谦的身旁,更多的时候坐的是容姨娘,季云雪虽是庶女,但亲娘得势,又是将军府唯一的小姐,地位自然高,位置也是随她喜欢,也没人说什么。

    而今,她依着以往,坐在位置上,季谦跟她中间的空了个位置,想来那是俞柳君的,但如此一来,身为嫡女的简又又,却只能坐在了季云雪的下首边,俞柳君的脸,顿时难看了。

    “咱们季家虽然不注重规矩,但该有的礼数还得有,容姨娘当家这么多年,难到基本的礼数都没有教会你么?这嫡庶嫡庶,嫡在前,庶在后,嫡为尊,庶为卑,谁准你抢在嫡姐的前面,成何体统,走出去别人怕要骂我们将军府没有家教了,你自己丢脸不打紧,别坏了季家的脸面。”

    季云雪在俞柳君这番夹棍带棒的训斥下脸色发白,手指紧紧的绞着衣袖,咬着红唇站了起来,卑谦的道:“母亲教训的是,是云雪失礼了。”

    她唯唯诺诺的样子,俨然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而俞柳君就是那恶婆婆。

    季谦看着受了委屈的季云雪,眉头轻轻一皱:“柳君,不过是个位置,何必这样小题大做呢?”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仿佛点起了俞柳君内心隐藏的一把火,那温柔的神色立即变成犀利非常,她狠狠的瞪着季谦,咬牙道:“我小题大做?要不是她娘,我女儿会流落在外十五年?在我女儿下落不明受尽欺凌的时候,她的女儿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我的女儿没有爹疼没有娘爱的时候,她的女儿却被你捧在手心里的疼爱,说到底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纳她为妾,要不是你粗心大意,我女儿就不会丢了十五年。”

    说到最后,俞柳君几乎是咆哮出声的,精致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恨意,既恨自己夫君纳别的女人为妾,忘了他们曾经的海誓山盟,也恨他将女儿弄丢,让自己日日以泪洗面。

    季谦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是深深的愧疚,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