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4章 相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简又又嗤笑一声:“苏大人紧张什么,我不是还在你手里吗?你若不放了我大哥,如何让我相信你的诚意。”

    苏泷抿了抿唇,思索了片刻,觉得简又又一个人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除非她自己不想要小命了。

    “好,本官就依你。”苏泷气愤的说完,甩袖离开了房间。

    简单的事情本来就是一个陷井,想要证明他的清白极其容易,一切都在苏泷的掌控之下,想要找到真凶格外简单。

    上午简又又才跟苏泷提出这个要求,傍晚简单就被人给放了出来,简单就被释放了出来,同时恢复了功名,只是因为这件事情,他的考试资格被取消了,考卷也被销毁,所以哪怕他找回了清白,至少今年的举人,是跟他无望了。

    而如今这个时候,简单也来不急想这些,又又为了救他还身陷囹圄,功名了什么都已经不是他在乎的了。

    然而,出了大牢,简单却又茫然了,他根本不知道该去找谁救又又。

    “简大哥……”

    突然,一阵急切的声音传来,简单顺着声音望去,就见张虎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身旁同时来的还有颜明玉跟秦庸。

    “你没事了?那简又又也没事了吧?”秦庸看着除了虚弱的脸色发白像是快要死了的简单,并没有被虐打的痕迹,于是问道。

    要说他有多着急,肯定不急张虎跟颜明玉来得紧张,或许连自家媳妇都比他紧张,这一次来苍城,也是夫人说了,他才来的。

    颜明玉也是一脸急切的看着简单。

    阳光下,简单苍白的脸色几近透明,他看着眼前的三人,无力的摇了摇头:“没有,苏知府想得到葡萄酒的酿制方法,又又被扣住了,只放了我一人。”

    “该死的。”张虎紧捏着拳头,愤愤的骂道。

    “别急别急,容我先去苏府一趟,你们先找个客栈,不是说陆彩云在苍城失踪了么,你们先找找她,等我回来再商议。”秦庸安抚着几人的情绪,提议道。

    颜明玉点了点头:“秦大人说的有理,若是有秦大人出面,能让又又平安回来最好。”

    秦庸官再小,那也是个县太爷,在知府面前也相对有话语权,苏泷要酿酒的秘方,简单既然能出来,想来又又也是答应给他了的,有秦庸出面担保,事情应该会比较容易。

    “恩。”

    张虎跟简单赞同的点点头。

    ……

    秦庸去了苏府,虽然没有吃闭门羹,但结果却并不尽人意,回到客栈的时候,连头都是垂着的,看得颜明玉跟张虎一颗心沉到了底。

    天色,渐渐的暗沉了下来,简单因为发烧一直没治,如今吃了药,沉沉的睡了过去。

    屋子里,一片沉默。

    良久,颜明玉率先开口:“如今该怎么办?”

    “我一跟苏大人说起简又又的事情,他便转移话题,怎么也不肯给个准话,唉……”秦庸脸上闪过一丝无耐,苏泷这人本就不好相与,自己也是一直小心翼翼的生存着,每年孝敬的可不少,否则自己这县太爷也不能一坐就是这么多年,人家背后有尚书当靠山,可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随意得罪的。

    “若是又又把酿葡萄酒的秘方给了苏大人,他放人也就罢了,就怕他……”颜明玉皱着眉头,有些不安的说道。

    张虎一脸茫然又不安的目光看着两人,心头直打鼓。

    为什么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秦庸抬头,看了颜明玉一眼:“明天我去趟府衙,一晚上的时间,简又又总该把秘方给他了。”

    若是苏泷不放人,那情况可真就不怎么乐观了。

    苏泷的品性,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见秦庸这么说,颜明玉跟张虎点点头,如今只能往好的一方面想……

    夜幕降临,秦庸吃了晚饭便去睡了,让他这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县太爷赶了近一天的路,也实在是累坏了,张虎在简单的屋里照顾他,颜明玉睡不着,也索性过来陪着,两人坐在桌边,唉声叹气。

    两匹快马奔驰而来,溅起身后的尘土飞扬。

    容璟之的表情,阴沉的几乎能滴出墨来,冰冷的目光只是轻轻一扫,就有种让人如坠冰窖的感觉。

    木有不敢有任何的耽搁,领着容璟之往府衙狂奔而去。

    简又又早在得知简单被放了之后,便将葡萄酒的制作方法一五一十的写了下来,就连细节都标的清清楚楚,苏泷拿了之后便立即命人按纸上的要求采办一系列东西,急急忙忙去找人酿酒了。

    她躺在床上,一边想着脱身的法子,一边来回翻身,如今性命被人捏在手里,换谁都睡不着,忽然,一阵香味传入鼻中,简又又轻轻嗅了几下,猛的瞪大了眼睛,拉过被子将鼻子捂住了。

    该死……这突然飘来的香味必定有异。

    心头划过一丝紧张,她往头上摸了摸,暗暗骂了一声:妈的,没插簪子,这下连武器都没有了。

    早知道就该在头上插根簪子,木头的也行啊,总比现在手上只能抓着一团软棉棉的被子强。

    简又又虽然憋气憋的快,但香味传来的时候还是吸入了一些,此刻尽觉得身体有些无力,被子下的手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痛传来,立即让她清醒了不少。

    哪个乌龟王八蛋,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正在心里骂着,房门被人推了开来,月色明亮,推门的霎那向屋里洒下一地的银光,简又又抬眼望去,虽然不够清晰,但依稀能辨认来的是谁。

    呯——

    “嘶……”那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手捂着额头,隐隐能感觉到手中的热流,不用看也知道必是流血了,低头望去,就见刚刚飞来的“暗器”此刻摔在地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